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117章 时迁偷鸡遭敲诈三雄愤怒烧黑店

第117章 时迁偷鸡遭敲诈三雄愤怒烧黑店

    再说那潘公在家里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也没见杨雄他们回来,心里有些慌了,赶紧到翠屏山去看,一上山就看见了潘巧云的尸体横卧在地上。潘公吓坏了,立刻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赶到翠屏山,发现潘巧云胸中几刀,死在地上,而杨雄的车子还停在那里。警察立即认定:杨雄是被绑架了,于是先带潘公回警察局录了口供,立案侦查,然后又让潘公回家去等绑匪的电话。

    杨雄,石秀,时迁三人离了蓟州,晓行夜宿,这一天来到郓州地界。不觉天色渐渐晚了,三人看见前面一个酒店,三人奔进酒店找个位子坐下。服务员递过菜单问道:“三位帅哥,吃饭还是吃面?”

    石秀接过菜单一看,吓得跳了起来,杨雄和时迁忙问怎么回事。石秀将菜单递给杨雄道:“你们看吧!”

    杨雄接过来一看,也吓了一跳。时迁大嚷道:“你们在抢人呀,一份咸菜就要一百块!”

    那店小二冷冷道:“你们爱吃不吃,我又没逼你们!”

    杨雄看了看石秀和时迁道:“干脆我们吃面吧!”

    石秀和时迁点了点头。杨雄便对那服务员说道:“那就给我们煮三碗面吧!”

    就听那店小二说道:“面一百块钱一两!”

    就这一句话差点没把三人吓趴下。

    “咱们别在这里吃了,另外找一家吧!”时迁说道。

    “你们去哪里也没用,我们这酒店是连锁经营的,这方圆几十里都一个价。”店小二冷笑道。

    石秀又问道:“那饭多少钱一斤啊?”

    “饭不要钱!”

    “那给我们一人一斤饭!”三人一齐说道。

    “想的美,要点了菜才有饭明白吗!”

    三人无奈,只得要了份最便宜的咸菜。店小二收下钱,给他们把饭菜端上来后就进里面打麻将去了,不再管他们了。

    三人端起饭,就着咸菜吃了起来。吃了没两口,时迁忽然放下筷子说要去方便一下,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见时迁笑嘻嘻地提着一只大公鸡回来。杨雄问道:“这鸡是哪里来的?”时迁笑道:“这咸菜吃着实在不是味道,我就去外面看看有什么吃了,看见这只鸡在笼子里,我就悄悄把鸡抓到河边去杀了。他们这厨房里现在又没人,我们悄悄去把鸡煮来吃了吧!”

    石秀笑道:“真是狗改不了****!”三人笑了一阵,时迁悄悄把这鸡拿到厨房放到一口高压锅里就煮了起来。没多久,鸡熟了,时迁也不切开,找个盘子装上就端了出来。三人用手撕着就大吃起来。

    过了一会儿,那店小二可能输光了钱吧,垂头丧气的从屋里出来了。一眼看到桌上有一大堆鸡骨头。服务员慌忙跑去鸡笼里看,鸡已经不见了,连忙跑进来怒气冲冲地喝问三人道:“你们也太不像话了!怎么把我的公鸡偷来吃了?”

    时迁道:“谁吃了你的公鸡了!我们吃的那是我刚才在河里逮的一只野鸭子!”店小二道:“胡说,鸭子嘴巴是扁的,可嘴巴是尖的,分明就是我的公鸡!”

    时迁狡辩道:“它本来嘴巴是扁的,可在高压锅里煮了后,在压力的作用下,嘴巴就变尖了。”

    石秀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不要争了。你的鸡多少钱,我们赔你就是了。”店小二便道:“那好吧,就赔两万块吧!”

    “两万块?”三人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时迁笑道:“小子,你穷疯了吧,一只鸡要两万块,你抢劫呀!”

    店小二道:“我这公鸡可不是一般的公鸡,它可是一只下蛋的公鸡!”

    杨雄他们三人一听,接着捧腹大笑。时迁笑道:“赶快打120吧,这家伙一定有精神病,居然说公鸡会下蛋!”

    店小二怒道:“谁是神经病,告诉你们,我这下蛋的公鸡那个记者牛大叔还来采访报道过,当时他出两万要买我这鸡我都没答应,让你们赔两万那是便宜你们了!”

    石秀大怒道:“你哄姥姥去吧!把老子惹毛了老子一分钱都不给你!”

    店小二冷笑道:“小子,你倒挺拽的,你们想这我这里闹事,告诉你们,我们这祝家酒店可不比其它酒店,我们董事长可是祝家庄的祝庄主,他老人家上头可是有人的。今天你们要是不留下两万块的话,就把你们抓起来说你们是梁山泊的贼寇!送到城里警察局去领赏。”

    石秀听了,大骂道:“老子就是梁山泊的怎么样,你有本事就来抓老子去领赏啊!”杨雄也怒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不赔你你能把我们怎么样!”时迁也道:“你有种打110啊,当心老子去物价局告你们!”

    店小二见三人如此横,心里有些害怕,大叫一声:“快来人啊!有人来砸场子!”话音刚落,就见店里冲出十几个收拿西瓜刀的大汉来,其中一人问店小二道:“老二啊!有什么事?”

    “拜托你,我不是跟我说过多少次以后别叫我老二,我听着渗得慌,你得叫我二哥!”

    “知道了二哥,叫我们什么事啊?”

    店小二一指杨雄他们三人道:“这几个家伙想赖账,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众人一听,立刻举起刀奔三人扑了过来。

    杨雄和石秀大喝一声,掀翻桌子,一人掰下两条桌腿当武器就迎了上去。这几个人哪里是杨雄和石秀的对手啊。不到五分钟,就全趴在地上直哼哼了。再找那店小二时,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了。

    杨雄忙道:“兄弟,咱们快走,那小子一定又叫人去了!”

    三人立刻收拾好东西,一人捡了一把西瓜刀往外就走,石秀道:“这个黑店不知道宰了多少消费者,不能便宜了他们!”便去厨房里拿出菜油,撒在屋子四周,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一张报纸就扔在门口。地上都是撒了油的,遇到火,一下就燃了起来。

    三个这才甩开脚步,望大路便走。刚走没多远,就见后面有一两百人,打着电筒追来了。

    石秀忙道:“咱们赶紧顺着小路走。”杨雄嚷道:“这些虾兵蟹将有什么好怕的!来得正好,老子刚才正没打过瘾,他们来一个咱们杀一个!来两个咱们杀一双!看他们有多少人!”

    正说着,那群人已经追了上来。三人大喝一声,杨雄当先,石秀在后,时迁在中,三个挺着西瓜刀就冲了过去。

    杨雄舞起刀,一下砍翻了五六个,石秀赶过来,又砍翻了七八个。

    三人且打且走,正走之间,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正把时迁罩住,拖入草丛里去了。石秀急转身来救时迁,天上又撒下一张大网,幸好杨雄眼疾手快,一把把石秀拉开,大网便落空了。两人见时迁被捉了,心里有些慌了,也顾不得时迁了,杀开一条血路望东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