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114章 杨雄中计封肉铺石秀怒杀裴如海

第114章 杨雄中计封肉铺石秀怒杀裴如海

    杨雄听了潘巧云这番话,想起当时石秀看到潘巧云时那种失态的样子,不由得信了。大怒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是个。这家伙今天早上还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哦,我明白了,一定是这小子怕你把他的丑事告诉我,就来个先下手为强。老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欺负的。我马上就报警抓他!”说着,抓起电话就要打110.潘巧云忙拦住道:“老公,还是算了吧。警察把石秀抓去最多拘留他几天,可人家知道了这事后会笑话你的。”

    杨雄怒道:“算了,他差点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决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潘巧云听了,心中暗暗高兴。

    当天下午,杨雄就带着几个手下来到石秀他们的肉铺。

    此时只有石秀一个人在肉铺里。他见杨雄来了,立刻笑着迎上前招呼道:“大哥,你怎么来了,来,坐。”说着,给杨雄抽了条凳子。

    杨雄坐下,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冷冷地看着石秀。

    石秀莫名其妙,忙问道:“大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杨雄没有理他,只是冷冷道:“把营业执照拿出来!”

    石秀只得把营业执照拿出来,交给杨雄。

    杨雄接过营业执照,递给手下道:“收起来!”

    石秀大惊道:“大哥,怎么了?”

    杨雄打着官腔道:“我们接到很多举报,说你们店里卖注水猪肉,按照规定我们现在要暂时吊销你们的营业执照,查封你们的店铺。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我也不能徇私枉法!”

    说着,叫人把肉铺封了,又叫手下开了一张单子交给石秀厉声道:“限你们一个星期之内到工商局来接受处罚,要是不来,后果自负!”说完,领着人扬长而去。

    石秀是个机灵的人,看杨雄刚才那副神情,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暗暗笑道:“杨雄这个蠢货,我千叮万瞩要他保密,可他一定是在潘巧云面前说走了嘴,潘巧云听出了些什么,于是先下手为强,反咬我一口。杨雄耳根子软,被她哄住了,一怒之下就来对付我。唉,这种朋友真靠不住,好心没好报,算了,我还是回去送我的蜂窝煤吧!”

    石秀慢慢回到家,因为昨晚没有睡好觉,他又累又困,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睡到半夜,石秀醒来,心中寻思道:“杨雄虽然跟我翻脸,可他毕竟是我哥们,只不过是一时脑袋发晕才会听信了那女人的话,跟我撕破了脸,可我不能眼看着我兄弟掉进火坑啊!前一阵山东阳谷县那个武氏炊饼集团的老总武大郎不就是被他老婆潘金莲和她的奸夫西门庆一起合谋害死的吗。如今这潘巧云,!怎么又是姓潘的。还有那个和尚裴如海也不是善男信女,总有一天会对我大哥图谋不轨的。不行,我不能让我大哥做第二个武大郎!”

    想到此,石秀立刻翻身起来,抓起一把杀猪刀就往屋外走,刚走到门口,他忽然停住了,又转身回来从抽屉里找出他上次买电脑时送的一支录音笔揣在身上,这才出了门。

    石秀提着刀,悄悄向杨雄家走去。当他走到杨雄家旁边的一条小巷时,忽然发现路口有个头陀藏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张望。

    石秀觉得有些蹊跷,于是悄悄绕到那头陀背后,一把把头陀按在地上,低声喝道:“不许动!我是警察!”

    那头陀吓得大叫道:“阿sir啊,我没有做坏事啊!”

    “没做坏事,你一个和尚半夜三更你不回寺庙,在这里东张西望干什么。最近这附近经常丢东西,看来一定是你干的!跟我回警局录口供吧!”

    头陀急了,忙道:“阿sir啊,我真的没有做坏事,我在这里只不过是替人放哨而已!”

    “放哨?放什么哨?替谁放哨?”石秀轻轻喝问道。

    “嗨,是这样的阿sir,到我们报恩寺来实习的那个和尚裴如海没做和尚时曾经和区工商局杨局长的老婆有一腿。杨局长他们全家来我们报恩寺做法事时,裴如海和那个女人又遇上了。杨局长做完法事回来后,裴如海就和杨局长的老婆约好,趁着杨局长上夜班的时候偷偷跑到杨局长家里来和她亲热。裴如海怕被杨局长撞上,所以每次给我一百块钱让我替他在外面放哨,只要我一看到杨局长就立刻拨打他的电话,他好赶紧溜走。”那头陀说道。

    石秀道:“你的电话呢?”

    头陀道:“在我兜里,您要不信,我马上打他的电话,他就会出来。”说着,头陀又指着路边的一个包裹对石秀道:“阿sir,裴如海怕穿着僧袍走在路上惹眼,所以每次来都先找个公共厕所换了西装才去,等完事后再换上僧袍。那包就是裴如海的僧袍。”

    石秀从头陀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电话簿问道:“那个号码是他的?

    “就是头一个,1414开头的那个!”

    石秀听完,让头陀站起来,然后对他说道:“那好,你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穿上试一试。”

    头陀哪敢不从,立即脱下衣服帽子交给石秀,石秀接过衣服,猛然举起刀,一刀割断了头陀的喉咙,那头陀鼻子了哼了一下就倒下不动了。石秀将头陀拖到路边藏起来,然后自己穿上头陀的衣服,带上他的帽子。

    一切准备好以后,石秀就用头陀的手机拨打了裴如海的电话,然后仔细盯着杨雄家的大门。

    不一会儿,杨雄家的大门开了一个缝,一个脑袋伸出来往四周看了看。接着,一个穿着西装的人慢慢贴着门走了出来。

    石秀借着路灯一看那人正是裴如海,赶紧转过身坐在地上缩成一团。

    裴如海走了过来,见石秀还坐在地上,喝道:“还坐着干什么,还不快把我的衣服拿来!”

    石秀站起身,慢慢转过身来,裴如海一看是石秀,大惊失色,拔腿就跑。

    石秀抢上前,左手一把捂住裴如海的嘴,右手一刀就插进了他的胸口。裴如海挣扎了几下就断气了。

    杀死了裴如海,石秀立即脱下身上那套头陀的衣服重新给穿在那个头陀的尸体上,又把裴如海的尸体也拖过来和头陀放在一起,接着掏出手绢搽掉刀上的指纹,把刀放在裴如海的手里,然后悄悄地回家睡觉去了。

    话说前街有一个卖油条的王老头,这天天还没亮就推着车子去做生意。王老头推着车子走过这巷子时,突然尿急了。他看看四周没人,便停下车子走到路边去方便。忽然脚下被绊了一下,王老头低头一看,地上趴着两个人。他连忙伸手去推道:“兄弟,快醒醒,别在这里睡,当心着凉!”

    王老头推着觉得手上有些粘乎乎的,忙缩回手来一看,满手是鲜血。王老头吓得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嚷道:“不好了,杀人啦!”

    街上的住户听到王老头的叫声,都打开门出来看。一看,两个尸首躺在地上。众人大惊,赶忙打电话报了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