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83章 宋公明误上贼船混江龙及时救险

第83章 宋公明误上贼船混江龙及时救险

    宋江明知他在敲竹杠,可如今性命攸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三人连忙跳上船。宋江掏钱给了那梢公。那梢公收下钱,却一动不动。宋江忙道:“你收了钱怎么还不开船呀?”

    “我这船是坐四人的,要坐满了才能开。”梢公说道。

    宋江眼看那大汉领着人快要赶到了,急了,一跺脚,又掏出两百块交给梢公说道:“还有一张船票我买了,你快开船吧!”

    梢公笑着收了钱,这才摇着船,慢慢往对岸划了过去。宋江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那大汉领着人赶到了江边,大叫道:“开船的,你赶快把船开过来,我们是斧头帮的!”

    宋江和张千,李万吓得发抖,说道:“船家!求求你不要过去!我们再多给你些船钱!”那梢公点头道:“你们放心,我做生意很讲道义的,既然收了你们的钱,我就一定会为你们办事的。”

    岸上的人见梢公并不理会他们,大喝道:“开船的,你要再不过来,待会儿抓住砍死你!”那梢公冷笑几声,不理他们,继续驾船。

    宋江这才出了一口长气,对那梢公说道:“先生,你真是个好人啊,为了我们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居然不惜得罪斧头帮,在下一定好报答先生!”

    那梢公笑道:“哪里!哪里!你们刚才吓坏了吧,来,我出个智力题给你们猜猜,轻松轻松。”

    宋江笑道:“好啊!”

    那梢公说道:“有五百个士兵去打仗,走到半路上遇到了一条大河,他们就找了船来载他们过河,士兵们上了船以后,岸上还剩下二百五十个士兵,那么你们说上了船的士兵是多少呢?”

    宋江一听,差点没笑道大牙,心道:“这也算智力题呀,这题小学二年级的都知道答案。”

    张千,李万异口同声地答道:“这还不简单,是二百五啊!”

    那梢公哈哈大笑道:“不错,你们真聪明,的确是二百五,我一定要好好奖励你们!”说着,手丢开船的操纵杆,从船了抽出一把西瓜刀,说道:“你们要吃‘板刀面,’还是要吃‘馄饨?’”

    张千,李万傻乎乎地说道:“先生你太客气了,还要请我们吃宵夜,不过今天晚饭我们吃的是方便面,现在不想吃面食了,有烧烤吗?”

    “要有啤酒就更爽了!”宋江跟着说道。

    那梢公又气又笑,睁着眼,喝道:“!你们想的还挺美的。告诉你们,老子说的是黑话,吃‘板刀面’呢,老子就用这把刀把你们砍了,要吃‘馄饨’呢,你们脱了衣裳,跳到江里去!”

    三人吓得面无人色,毕竟宋江有见识,盯着那个梢公战战兢兢说道:“你你好好大的胆子,居居然敢打劫,我我要打110了!”

    宋江苦苦哀求道:“先生你行行好,我家里有很多钱,只要你不杀我!全给你都行!”

    那梢公喝道:“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不杀你,你好去报警抓我呀!”

    宋江忙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向毛主席保证决不会报警!”

    那梢公又喝道:“少啰嗦,快点,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考虑,要是三分钟你们决定不了,我就替你们做主了。”

    正在这生死关头,只见江面上“突突突”开来一艘豪华游艇。

    游艇上的人大喊道:“什么人的船在前面挡着路,赶快让开,咱们李帮主的船来了!”

    那梢公一见,笑着对游艇上一个人说道:“是李大哥呀!今天又约了谁来游艇上赌钱呀?”

    游艇上那人也笑道:“原来是张兄弟啊,你不是已经登报说洗手不干了吗,怎么还要做这种事呀?”

    梢公笑道:“唉,没办法呀,前一阵我炒期货赔了一大笔,现在欠银行的贷款都还没还呢,银行的那些人天天都来催我还贷款。”

    宋江听着那李帮主的声音很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了,便扭头去瞟了一眼。这一瞟不打紧,宋江顿时大喜过望。原来这李帮主正是自己以前在一个酒会上认识的朋友叫李俊,网名叫‘混江龙’,是江州漕帮的帮主。二人当时很谈得来,互相留了电话和QQ号。从那以后他们就经常在QQ上聊,后来还一起约着出去玩过几次。

    看到李俊,宋江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扯开嗓子大叫道:“李兄弟救命啊!”

    李俊听得像是宋江的声音,便大声问道:“是宋江大哥吗?”

    “正是!你赶快打110啊!这小子想杀我们蒙财害命!”宋江大喊道。

    李俊听了,立即纵身从游艇上跳过船。一看,果然是宋江。李俊又惊又喜,一把抱住宋江回到游艇,看了看宋江说道:“哥哥啊,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今天幸亏遇着我,不然好了,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伤着你!”李俊转身瞪着那梢公喝道:“你小子好大的胆子,打主意都打到我大哥的头上了,要是我大哥有什么事老子跟你没完!”

    宋江摆摆手:“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我去一下更衣室就是了。”

    “大哥,你去更衣室干嘛呀?难道这小子把你的衣服弄破了。”李俊问。

    “哎呀,不是,就是刚才我一害怕就小便失禁了,我得赶紧换了呀!”宋江小声说道。

    李俊呵呵一笑,便叫人带宋江去更衣。

    那梢公呆了半晌,也上了游艇,小心地问李俊道:“李大哥,这人就是那个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皇上也要给他送外卖的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呀?”

    李俊白了他一眼骂道:“你这个混账,老子不是给了你好几张宋大哥的签名照吗,难道你认不出来!”

    那梢公笑道:“哎呀!这黑灯瞎火的我怎么看得清楚啊。宋大哥要是说出他的名字,我就是杀我老爸也不会杀他呀!”

    宋江换好衣服出来,李俊请宋江坐下。宋江指着张横问李俊道:“这家伙是谁?你给我好好扁他一顿,还有,赶快让他把敲诈我的钱还给我!”

    李俊忙道:“哥哥,这个家伙也是我的兄弟,叫张横,绰号船火儿,是在这浔阳江开渡船的。今天鬼迷了心窍才会打大哥的主意,大哥就饶了他吧!”说完,对张横喝道:“混账东西,还不快过来给大哥赔礼道歉!”

    张横赶紧给宋江跪下,一边打自己耳光,一边说道:“哥哥恕罪!兄弟我也是被银行逼急了才会做这事的!这是您的钱,我还给你!”说着掏出八百块钱还给了宋江。

    宋江收下钱,笑道:“算了,算了,不知者不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