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58章 施恩细述血泪史武松仗义出援手

第58章 施恩细述血泪史武松仗义出援手

    施恩一听武松问起,于是说道:“大哥请坐,待小弟将其中原委细细告诉大哥。”

    武松不耐烦道:“说话不要文诌诌,我听着直起鸡皮疙瘩。

    施恩道:“小弟自幼学习跆拳道,如今已经是三段了。小弟一直喜欢在黑道上混,因为小弟从小就是近视眼,所以一直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所以黑道上的朋友都叫小弟‘金眼彪’。孟州快活林本是小弟的地盘,因为那里口岸好,我就投资了一百多万,在那里开了一个酒店,因为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所以生意特别的好。再加小弟的赌场,每月可收人二三十万。后来一个叫‘蒋门神’的家伙见我的地盘如此赚钱,就眼红了,跑来要我每月给他十万元保护费。我自然是不肯了,于是那‘蒋门神’就带人来砸了我的场子,抢了我的地盘,我去找他理论,他还把小弟身上打得三处骨折!我去请孟州黑道上的那些老大出来说句公道话,可因为‘蒋门神’的表哥是孟州军区的营长张团练,那些黑社会老大都不敢惹他,他们都对我推脱道:‘在黑道上混,不是你抢我地盘就是我抢你地盘,有什么好埋怨的,你要有本事你也可以去抢回来呀!’”说到这里,施恩再也忍耐不住,悲从中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武松越听越气,大喝道:“真是无法无天了!”又问道:“兄弟,你干嘛不报警呀?”

    “哥哥嗳!你傻呀,张团练他们是军区的人,手里有兵权,警察那里敢惹呀!”

    “哦!说的也是!”

    “小弟知道大哥武艺高强,而且不畏强权,不怕黑势力,做钉子户时连拆迁办的人都敢打,所以就想请大哥帮我去把那酒店抢回来!大哥,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

    “帮忙没问题,不过我帮你把酒店抢回来有什么好处呢?”

    “只要哥哥能帮我抢回酒店,我让哥哥你当酒店的副老板!”

    “我要当了酒店的副老板,那我以后是不是以后在酒店就可以白吃白喝?还可以白拿了?”

    “那是自然,以前我在酒店里还埋了好几坛四十年的女儿红,大哥你一定喜欢的。”

    “真的吗?”武松大喜。“那这个忙我帮定了!”说着,一把拉起施恩就往外走。

    施恩忙道:“大哥,你这是干嘛呀?”

    “去把酒店给抢回来呀!”

    “啊!”施恩没想到武松这么爽快就答应,是又惊又喜。

    “大哥,不要急,蒋门神如今坐镇主场,而你现在是打客场呀,不如先把休息几天等体力恢复了再说吧。”施恩说道。

    “这怎么能等呢,多等一天就多一分危险,万一你埋的那酒被蒋门神发现了我不就空欢喜一场了吗!别磨蹭了,咱们快去吧!”武松有些急了。

    “那好吧,不过那蒋门神真的很厉害,大哥你行吗?”施恩有些犹豫地说道。

    武松见状,便问施恩道:“那蒋门神有多少级了?”

    施恩道:“他和我打的时候是四十五级,如今恐怕没有五十级也有四十八九级了!”

    武松一听,呵呵大笑道:“我还以为那蒋门神有七八十级呢,原来不过才五十级而已。告诉你兄弟,哥哥我打拆迁办的人时已经有六十级了,打蒋门神那种垃圾还不是小kiss!”

    施恩是喜出望外,赶忙道:“那我就放心了,哥哥,咱们就赶紧去吧!”

    武松道:“不过,我最近在练一种技能,需要喝酒练,所以这一路上我看到酒店就要喝三瓶酒。”

    “看到酒店就要喝三瓶酒”施恩吓了一跳。

    “怎么?舍不得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大哥你喝得下吗?你知不知道,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酒店一共有一百多个,一瓶酒是一斤,三瓶就是三斤,这一百多个酒店大哥岂不是一共要喝三百多斤酒。大哥,你肚子有那么大吗?”

    “什么,这一路上一共有一百多个酒店!这里到快活林很远吗?”武松问道。

    “没多远,就两三里路!”施恩道。

    “啊,两三里路就有一百多个酒店,你们孟州在搞酒店展销会啊!?”武松吃了一惊。

    “哪儿啊!那是因为蒋门神抢了我的酒店后,张团练就去威胁孟州税务局,于是税务局就规定说凡是开酒店的就可以不缴税,所以,以前的那些杂货铺啊,药铺啊,铁匠铺啊的都改成酒店了。”施恩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会有那么多酒店呢。既然这样,那我就每个酒店喝三杯吧!”

    “咱们还是带我家里酒喝吧,家里的酒可比酒店的好多了,那可是极品的五粮液哦,还是前年一个犯人送给我老爸的。”

    “极品五粮液那我喜欢!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呀!”

    于是,施恩叫人带着酒,领着武松就往快活林而去。

    一路上,武松见到酒店就要喝三杯,到了快活林,武松已经醉得是不省人事了。施恩一见,急了。使劲把武松摇醒道:“大哥,快活林到了,你快去呀!”

    武松费力的摆摆手道:“兄兄弟,我我看今今天是是不行了,不不如咱们先先回去,我们明明天再来吧!”

    施恩又气又急,破口大骂道:“,你这个骗子,把老子的好酒哄来吃了又不给老子办事,没那么便宜!”于是立刻叫人端来一盆冷水,照着武松脸上就泼了下去,又叫人去药店买了一大瓶葡萄糖来给武松灌下去解酒。

    经过这么一折腾,武松顿时清醒了不少,他爬起来,见自己身上湿漉漉的,就问施恩怎么回事。

    施恩忙道:“刚才你喝酒时不是不小心把酒瓶打破了吗,酒就洒了你一身呀。”

    “哦!是这样啊,这酒一喝多啊记性就不好了,看来以后还是少喝点好!”

    众人肚里都暗暗好笑。

    施恩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酒店道:“大哥啊,前面那个酒店就是我的酒店了,我们先藏起来,你一个人去吧。”

    武松道:“干嘛要藏起来,跟我一起去扁那个蒋门神呀!”

    “还是你大哥一个人去吧,我要跟去了,万一大哥打不过那个蒋门神怎么办啊,他见到我和你在一起,岂不是要找我麻烦!”

    “切,胆小鬼!”武松鄙夷地看了施恩一眼,摇摇晃晃地就朝那个酒店走去。

    武松走到那酒店前,见一个大汉,****着上身,躺在一株槐树下的躺椅上乘凉。武松斜着眼看了一看,心中寻思道:“这个家伙一定就是蒋门神了。”

    武松踉踉跄跄地奔入酒店,见柜台里面站着一个女人。武松心道:“这妞一定就是蒋门神的马子了。”于是就走到柜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双手一拍桌子,大叫道:“快拿酒来!”

    那些伙计见武松衣服破破烂烂,便爱理不理地说道:“你个要饭的,快滚!我们这儿没有剩饭给你!”

    武松怒道:“什么要饭的,老子是来喝酒的。”

    “喝酒,你有钱吗?”伙计冷冷地说道。

    武松“啪”地从兜里摸出一张十元的美钞放在桌子上大声道:“老子今天用美元付账!”

    那些伙计都是势利眼,见武松摸出了美元,以为来了豪客,马上就换了一张脸孔,笑着问道:“哎哟先生,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你要点什么?”

    “温两碗酒,来一碟茴香豆!”

    “什么!?”

    伙计是又好气又好笑。没奈何,只得把武松点的东西端上来。

    武松端起一碗酒,喝了一口,一口吐在那伙计的脸上,大骂道:“!这是什么酒呀!简直就是醋,而且还是掺了水的醋!快给老子换了!”

    伙计见武松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有些害怕,赶忙跑去给他换了。

    武松端起碗,将酒倒进嘴里,忽然“扑”的一声全吐在那伙计脸上。

    伙计刚要发作,就听武松喝道:“,当老子是白痴呀,这分明就是工业酒精勾兑的酒嘛!想拿来蒙老子呀,赶紧给老子换了!”

    伙计见他醉了,怕他借酒撒疯,将客人吓跑了,于是忍气吞声,走到柜台边,悄悄对那个女人说道:“老板娘,这家伙是个识货的,给他换点好的,万一这小子撒起酒疯来,倒霉的还是我们!”

    那女人忍住怒气,又舀了两碗上等的花雕酒递给伙计。伙计把酒放在武松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