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54章 第三者命丧狮子楼武督察发配孟州城

第54章 第三者命丧狮子楼武督察发配孟州城

    武松来到狮子楼,伙计一见,赶忙笑着迎上来招呼道:“哎哟!这不是武sir吗,稀客,稀客,快里面请。”

    武松看了看那伙计,冷冷地问道:“西门庆在哪里?”

    伙计见武松满脸杀气,不敢隐瞒,说道:“西门老板就在二楼3号雅间里面。”

    武松冲上楼,找到3号雅间,一脚踢开门就闯了进去。

    西门庆因为县长早上打电话告诉他武松告状失败了,再加上他刚刚和一个客户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心里挺高兴的,于是就请那个客户一起狮子楼来喝酒。

    西门庆此时正和那个客户一边喝酒一边笑嘻嘻的互相切磋着泡妞的技巧。忽然间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西门庆抬头一看,见武松杀气腾腾地冲了进来,情知不好。

    西门庆自知不是武打对手,就只好动计了。强装笑脸说道:“原来是武督察啊,快请坐!在下对武督察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决,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在下一直都想拜会武督察,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既然有缘,一定要好好向武督察讨教一番。”

    西门庆说这么些话无非是为了扰乱武松的注意力,自己则悄悄地伸手入怀里掏出手枪,对着武松举枪就打。

    陈督察曾提醒过武松西门庆身上有枪,所以武松一进门就在暗中戒备。他见西门庆伸手入怀就知道他要掏枪了,等西门庆掏出手枪,武松立刻纵身一闪,西门庆这一枪就落空了。西门庆见这一枪落空了,又调转枪来,准备再打。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他开枪,武松将潘金莲的人头当作暗器向西门庆打了过去。西门庆闪身一躲,武松已抢身上前,飞起一脚将西门庆的枪踢飞了。西门庆见枪没了,抓起一条凳子就扑向武松。武松一侧身,左脚一个扫堂腿,西门庆“扑哧”一下,跌了个狗吃屎。

    西门庆爬起来,瞪着武松道:“姓武的,你不要逼人太甚,你再逼我,我可要出绝招了!”

    武松笑道:“你来呀,老子看你小子还有什么绝招!”

    只见西门庆将身子一转,背对着武松。武松一惊,心道:“这是哪派的武功呀,我可没见过。看来这小子说的还不是假话,我可得当心点。

    西门庆忽然将上衣一脱,光着上身背对着武松跪下。武松一看,西门庆背上刺着四个大字“英雄饶命”。

    武松哈哈大笑:“这就是你的绝招啊!”接着怒喝道:“别人我可以饶,你我偏不饶!”

    西门庆一听这话,拔腿想跑。武松跟上就是一脚,重重地踹在他后心,西门庆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就趴在地上不动了。武松上前,一把提起西门庆就从窗口扔了下去。西门庆“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摔在路上。路上的人不知怎么回事,都大叫道:“不好了,有人跳楼了,快打120!”

    武松冲进狮子楼的厨房,从一个厨师手里夺过一把菜刀,跑到门口。

    这时外面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西门庆躺在地上,口里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武松冲过去,手起一刀,就将西门庆的脑袋切了下来。周围的人吓得大叫。

    武松将西门庆的人头和潘金莲的人头包在一起,大摇大摆地走了。旁边的人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谁敢来拦呀。

    武松回到家,邻舍们见他一身是血,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武松大声对众邻舍说道:“在下因为一心给哥哥报仇雪恨,杀了仇人,如今已经犯了死罪,我现在准备去投案自首,只是刚才吓着了诸位,我心有不安,我就给大家每人一千块钱作为精神损失费吧。”

    一听这话,大家顿时欢声雀跃,心里的不安顿时一扫而空。

    武松又道:“我这一去,生死未卜。我想麻烦大家替我将家产变卖了。”

    大家齐声道:“没问题!”然后指着一个穿西装的人说道:“老陈就是开拍卖行的,就交给他办吧!”

    只见那老陈站出来对武松说道:“武督察,你就放心吧,在下一定会将你的家产拍卖出一个好价钱的。”

    武松点点头,又说道:“现在我就要去县里投案自首,哪位邻居愿意跟着去为我作证的话,我再多给他两百!”

    一来西门庆已经死了,大家没有顾虑了,再加上又有钱拿,大家当然愿意,便一起跟着武松,押着王婆往县衙走去。

    此时整个阳谷县都哄动了,街上跟着看热闹的人不计其数。县长听得,心下骇然,随即升堂问案。武松押着王婆在堂前跪下,那些邻舍跪在右边。武松怀中取出口供,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县长看了口供,又一一问过证人。便宣布休庭,然后退到后面和自己的秘书商量怎么判。

    那个秘书以前和武松合作的时候,武松很照顾他,经常给他不少好处,他就觉得武松这人挺够哥们。如今他见武松有难,决心要帮他一把。于是就对县长说道:“大人啊,今天扫毒组当场查获了西门庆药厂制造的大量毒品,现在中央已经知道了这事,就算西门庆没被武松杀死也肯定活不了了。”

    县长“嗯”了一声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秘书道:“我听说原来药监局的局长被捕了,现在新上来的局长正在下令全国彻查假药。咱们都知道西门庆造的是假药,早晚会查到他那里,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立即将他的药厂查封了,把西门庆的家给抄了,还可以大大地捞他一票。”

    那县长是个唯利是图的人,西门庆如今在全国财富榜上排名是十七位,抄他的家,那是油水大大的,县长又怎么会不乐意呢。眯着眼睛笑道:“好啊!好啊!”

    秘书趁机又说道:“这武松以前也为大人挣了不少钱,大人不如就做做好事放他一马吧。”

    那县长此刻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去抄西门庆的家。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好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秘书便道:“那咱们就在报告上写武松在查毒品追捕西门庆时,西门庆拒捕被武松击毙。而潘金莲嘛,就说她为给奸夫报仇找武松拼命,被武松误杀。”

    县长点了点头道:“嗯,就照你说的办。”

    于是县长重新回到大堂,依照秘书说的宣判道:“被告武松在追捕大毒枭西门庆时,因西门庆拒捕而将其击毙,不负刑事责任。其后西门庆的情妇潘金莲为给奸夫报仇找武松拼命,武松防卫过当,将其杀死,念在武松投案自首,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精神,决定从轻发落,判武松发配孟州劳动改造一年!”

    武松大喜,磕头谢了。

    县长接着又判道:“被告王婆,先引诱良家妇女卖,后来又教唆潘金莲毒杀亲夫,情节恶劣,判处死刑。”

    王婆听完判决,吓得大叫道:“大人,我不服,我要上诉!”县长一拍桌子,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许上诉!”

    王婆一听,当时就吓得瘫倒在地。

    县长又特别照顾武松,破例给了他一个星期的时间让他回家去处理家里的事情。

    武松回到家,先找了个公墓把大哥和潘金莲埋葬在了一起。武松在武大郎坟前一边烧纸一边喃喃道:“大哥耶,我本来不想把这和你埋在一起的,但你一个人在下面一定会很寂寞,按理说我应该下去陪你,可我还想再多玩几年再去见你,所以就只好叫这个先来陪你。不过你放心,这已经被我杀怕了,不敢再害你了。”

    几天后,老陈替武松将武大郎的房子,店铺全都拍卖了。武松自己留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武松先付了前几天答应给邻居的钱。想起郓哥也算帮过自己不少,当初要不是他去报案,武大郎说不定只有枉死了,于是又把郓哥工作的那家水果店买了下来送给了郓哥,吩咐他好好做点生意,别再沉迷上网。郓哥含泪谢了武松。最后还剩下一部分,武松便把这些钱全捐给了慈善机构。

    武松又亲眼看着枪毙了王婆后,才由两个公人押着,离了阳谷县,往孟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