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水浒歪传 > 第8章 鲁智深五台山撒酒疯花和尚文殊院搞破坏

第8章 鲁智深五台山撒酒疯花和尚文殊院搞破坏

    再说鲁智深回到禅床上扑倒头便睡。

    上下肩两个和尚推他起来,说道:“你这样要不得;既然出了家,就要学坐禅?”智深怒道:“老子睡老子的,关你球事?”

    两个和尚道:“善哉!善哉!”

    鲁智深一听,爬起身道:“善哉,是不是有鳝鱼吃啊,在哪里?端出来让我也尝尝啊。”两个和尚道:“苦也!”

    鲁智深便道:“鳝鱼怎么会苦,肯定是你们把苦胆弄破了?”

    两个和尚都不理他,任他睡了;次日,便要去对长老说知智深如此无礼。首座劝道:“他是长老哥们的兄弟,我们惹不起。你们忍一忍,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鲁智深见没人管他,更是有恃无恐,每天晚上鼾声如雷;晚上起来解手,他嫌茅厕太远,便在佛殿后拉屎拉尿,弄得遍地都是,臭不可闻。

    侍者禀长老说:“这智深太不象话了!天天不念经不拜佛,在佛殿后拉屎又拉尿!我们这儿如何容得下这种人!”

    长老喝道:“胡说!不看赵员外的面子,也要看我的面子,给他点时间改嘛。”

    自此无人敢说。

    鲁智深在五台山寺中不觉住了四五个月。这天鲁智深走出山门,信步来到半山亭子上,坐在板凳上,寻思道:“早晓得老子就不当这个鸟和尚了!老子以前每天好酒好肉不离口;如今老做了和尚,天天青菜豆腐,把老子肚子里的油水都刮光了。现在到处是什么减肥中心,我看啊还不如当和尚减肥来的快,这么些日子老子起码瘦了有五十斤!赵员外这几天又不叫人送些零食来给老子吃,唉!到哪儿去弄些酒来吃也好啊!”

    正想酒哩,只见远远地一个汉子挑着一付担桶,唱上山来,上盖着桶盖。

    鲁智深见那汉子挑担桶上来,坐在亭子上看。

    鲁智深道:“兄弟,你那桶里装的是什么?”

    那汉子道:“啤酒。”

    “啤酒”鲁智深大喜道:“多少钱一扎?”

    那汉子道:“和尚,你在开啥子玩笑哦?”

    鲁智深道:“洒家和你开啥子玩笑哦?”

    那汉子道:“我这酒,挑上去只卖与寺内火工,道人,轿夫,做生活的吃。本寺长老已有法旨∶如果卖与和尚们吃了,我们都要被长老炒鱿鱼。啷个敢卖给你吃?”

    智深道:“啤酒不是酒,是液体面包,快卖一桶给我。”

    那汉子道:“杀了我也不卖!”

    智深道:“老子杀你干啥子,老子只买你的酒喝!”

    那汉子赶忙挑了担桶便走。

    智深赶下亭子来,双手抓住扁担,抢过酒桶。

    智深把那两桶酒都提在亭子上,地下拾起瓢,开了桶盖,舀起就喝。

    一边喝一边哈哈大笑道:“喝酒不要菜,这样才痛快!”

    没多久,两桶酒就喝了一桶。

    鲁智深打了个酒嗝道:“兄弟,我今天没有带钱,明天到寺里来拿钱,记住了是文殊院,不要跑错了庙,放心,我是不会赖帐的。”

    那汉子怕寺里长老得知,炒了鱿鱼,只得忍气吞声,把酒分做两半桶,挑了,拿了瓢,飞快地跑下山去了。

    只说智深在亭子上坐了半日,酒劲上来了;智深下了亭子歪歪斜斜地走上山来。

    看看来到山门下,两个保安远远地望见,拿着竹棍,来到山门下拦住鲁智深,喝道:“你是佛家弟子,如何喝得烂醉了上山来?你难道没看见告示∶但凡和尚破戒吃酒,打四十竹棍,赶出寺去;如纵容醉的僧人入寺,也要打十下。你快下山去,饶你几下竹棍!”

    鲁智深一来初做和尚,二来旧性未改,睁起双眼,骂道:“王八蛋!你两个要敢打老子,老子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两个保安见势头不好,一个赶忙去报监寺,另一个虚拖竹棍来拦鲁智深。

    鲁智深用手一挡,张开五指,照那保安的脸上就是一耳光,打得他踉踉跄跄;跟着又一拳,把他打倒在山门下,疼得那保安杀猪般大叫。

    鲁智深笑道:“老子今天心情好,就饶了你这家伙!”

    踉踉跄跄颠入寺里来。

    监寺听保安的报告,叫起火工,轿夫等二三十人,各执棍棒,从西廊下冲出来,正好遇着鲁智深。

    鲁智深大吼一声,大踏步跑过来。

    众人初时不知鲁智深会武功,都想要立功,一拥而上。鲁智深左手一挥,倒下去三个,右脚一踢,躺下五个。剩下的一见,敢忙丢了棍棒,退入藏殿里,把门关了。

    鲁智深抢过来,飞起一脚,把门踢开。

    那二三十人都被赶得没路,鲁智深夺过条棒,追着那二三十人打。

    监寺慌忙报知长老。

    长老听得,赶忙来到廊下,喝道:“智深!不得无礼!”

    俗话说“酒醉还有三分醒”。鲁智深虽然喝醉了,却认得是长老,赶忙丢了棒,向前来施礼,又指着那监寺对长老道:“智深吃了两碗酒,又没有惹他们,他引了一群人来打洒家。”

    长老摆摆手道:“你快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鲁智深一瞪监寺道:“要不看长老面,老子打死你们几个秃驴!”说完,便去睡了。

    众僧都不服,一齐围着长老道:“徒弟们曾谏长老来,今日如何?本寺那容得下这个酒鬼,乱撒酒疯!”

    长老道:“智深他是修心不修口的,就像那个济公和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济公是降龙罗汉下凡,这智深乃是伏虎罗汉下凡。”

    众僧道:“长老,你就不要袒护他了嘛,在佛像背后拉屎拉尿,还佛祖心中留?”

    长老只得道:“唉,我也没奈何,赵员外是我们的大客户,我也不好得罪,且看赵员外之面,饶恕他这一番。我明日去教训他就是了。”

    众僧冷笑道:“好个偏心的长老!”

    次日,长老叫过智深道:“智深老弟啊,虽然赵员外是你兄弟,可你也不要太过份了,给我点面子好不好。你晓不晓得,这一周我都接到一百多封投诉你的信件了,你要再闹事的话我也罩不住你了,你知不知道那个监寺早就想把我弄下台,他望着我这个位子都好几年了。

    鲁智深点头答应了。自此他一连三四个月不敢出寺门去。这一天,鲁智深觉得嗓子有点疼。鲁智深便取了些钱揣在怀里,一步步走下山来,打算去卖点药来吃。他来到山下一个市镇,走进一家药店买了一包银嗓子喉宝。鲁智深买了药后转身就往药店外走,忽然看见药店门口摆着一台称体重的秤。鲁智深忍不住也站上去称了一下,这一称不打紧,把鲁智深吓了一跳。原来这秤上称出鲁智深的体重是160公斤。鲁智深顿时大叫起来:“什么!我现在居然只有160千克重了,这是怎么搞的,记得我刚出家那天体检时称的体重可是250千克啊!才几个月我就怎么少了90千克啊!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于是鲁智深立刻把药店的伙计叫来指着秤问道:“喂!兄弟,你们这个秤是不是不准啊?”

    那伙计摇头道:“师父,这怎么可能啊!要知道我们这个秤可是经过了国际质量管理体系ISO9000认证的,精确度那是达到了千分之零点零九的啊!”

    “啊!”鲁智深大惊,喃喃道:“想不到我真的少了90千克啊!不行,老子得找个馆子吃些肉把它补起来。”

    想到此,鲁智深便往市镇上走去,看看那市镇上,有卖肉的,也有卖菜的,也有酒店,面店。看的鲁智深兴奋的不得了,暗自道:“!老子要早知有这个好地方,当时也不去抢他那桶酒吃了。这几天老子看到饭就呕清水,过去看看有啥子好吃的。”

    正走着,忽然见前面有个打铁的在那里打铁。

    鲁智深走到铁匠铺门前看时,见三个人在那里打铁。

    鲁智深便问道:“喂,打铁的,有好铁么?”

    那打铁的住了手,道:“师父,请坐。要打甚么东西?”

    鲁智深道:“洒家要打一把点三八的左轮手枪。”

    打铁的道:“点三八的左轮是警枪,我们不敢打。”

    “那就给我打一把AK47吧。”智深道。

    打铁的笑道:“师父啊,AK47是恐怖分子用的呀,你怎么能用呢。”

    鲁智深一听就火了,瞪眼道:“这个你也不敢打,那个你又说我我不合用,那你说我可以用什么啊!?”

    打铁的忙道:“师父,我看这样,我们现在打的那个沙僧牌多功能禅杖正在搞促销,打一条禅杖送一把戒刀,既实惠,又合师父用,你看如何?”

    鲁智深点点道:“不错,就打禅杖。”

    打铁的又道:“不知师父要打多少斤重的禅杖?”

    鲁智深道:“给洒家打一条一百斤重的。”

    打铁的笑道:“重了。师父,小人怕师父现在的级别太低了不能用?”

    鲁智深焦躁道:“老子都六十多级了还不能用一百斤的?”

    那打铁的道:“师父,一百斤重的要八十级以上的才能用。依小人看,师父这个级别正好打一条六十二斤重,攻击加20的水磨禅杖。你看如何?”

    鲁智深道:“那好,多少钱?”

    打铁的道:“不开发票的话就五两银子。”

    鲁智深道:“那好,你如果打得好,还有小费。”

    那打铁的接了银子,道:“小人就开始打了。”

    鲁智深道:“走,我请你去啜一顿。”

    打铁的道:“小人忙得很,师父自个去吧。”智深离了铁匠铺,走了不到二三二十步,就看见一个酒店。

    鲁智深掀起门帘,到里面坐下,敲着桌子,叫道:“拿酒来。”

    老板忙说道:“师父啊。小人租的房屋是寺里的,长老不许我们卖酒与寺里僧人吃,如果被发现我们要吃不了兜着啊。”

    鲁智深道:“你卖些给洒家吃,要有人看见,我就说买的是矿泉水嘛。”

    那老板道:“那太冒险了,不行,不行,师父还是到别的地方去吧。”

    鲁智深只得起身,出了店门,又连走了好几家酒店,结果都是一样。

    智深寻思一计,先去杂货店买了块布,又找了些树枝做成一个包裹。然后背着包裹走到市镇尽头。看到那里有个小酒店。

    鲁智深走入店里,坐下便问道:“主人家,到文殊院还有多远?”

    老板看了一看道:“不远了,就在前面。”

    鲁智深道:“哦,洒家饿了,快拿些酒肉来。”

    老板道:“师父,你是哪儿来的哟,还要喝酒吃肉啊?”

    鲁智深瞪眼道:“洒家是河南嵩山少林寺的,我们那儿的和尚是要练武的,要是不喝酒吃肉哪来力气练武啊。少啰嗦,快拿酒来。”

    老板见他背着包裹,又是外地口音,没有怀疑,便道:“那师父要喝什么酒?”

    鲁智深道:“开两瓶XO。”

    “小店没有。”老板答道。

    “那路易十四呢?”鲁智深又问。

    “也没有。”老板答道。

    鲁智深一拍桌子道:“那你这儿到底有什么酒?”

    “只有老白干。”老板道。

    鲁智深盯了老板一眼道:“是工业酒精勾兑的吧?”

    老板忙道:“那怎么可能,你不知道,自从上个月前面酒店卖工业酒精勾兑的酒吃死了人后,工商局和消协都查得很严,现在没有人敢卖工业酒精勾兑的酒了。”

    智深问道:“那好,先拿一桶来。有啥子肉?拿些来下酒。”

    老板道:“肉都卖光了。”

    鲁智深猛闻得一阵肉香,走出去一看,只见墙边煮着一锅狗肉在那里。

    鲁智深道:“你明明有狗肉,为啥子不卖给我吃?”

    老板道:“我怕你是出家人,不吃狗肉。”

    鲁智深道:“哪个说和尚不吃狗肉,那个济公就最喜欢吃狗肉了,快端上来!”

    那老板连忙取半支熟狗肉,捣些蒜泥,端来放在智深面前。

    鲁智深大喜,用手扯那狗肉蘸着蒜泥吃。不一会儿,一桶酒就喝光了。

    老板看到都呆了。鲁智深又喊:“再拿酒来。”

    老板道:“再要多少?”

    智深道:“再拿一桶来。”

    老板只得又拿了一桶来。

    不一会儿功夫这桶酒也喝光了,剩下一支狗腿,鲁智深揣在怀里;扔下一锭银子道:“多的银子,老子明天再来吃。”

    老板这才知道鲁智深是五台山的和尚,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鲁智深口里唱着怪里怪气的歌,踉踉跄跄地往山上走去,走到半山亭,酒劲涌上来;鲁智深跳起身,把两支袖子搦在手里,就在亭子里一边唱歌一边练起了醉拳,练得性起,忽然一招“铁拐李旋肘膝撞醉还真”打在亭子柱上,只听得刮刺刺一声响,亭子柱就折了,亭子摊了半边,保安在寺里听得半山里传来怪声怪气的歌声,骂道:“是哪个混蛋在制造噪音,出门一看,只见鲁智深一步一颠的正上山来。

    两个保安吓呆了:“糟了!这酒鬼今天又发酒疯了!”

    赶紧把山门关上,把拴拴了。

    保安从猫眼里偷偷往外看时,见鲁智深跑到山门下,见关了门,便提起拳头擂鼓似的敲门。

    两个保安拍着胸口暗暗庆幸道:幸好当初做这个门时长老坚持要用实木,看来是早有准备啊,要是当初依监寺的话用层板来做这个门,肯定一拳就被他咂烂了。

    鲁智深敲了一阵,回过头来,看见左边的金刚,喝道:“你个死大块头,他们看到老子就躲,你还敢拿拳头来吓老子!老子让你尝尝厉害!”说着一招“张果老醉酒抛杯踢连环”踢在金刚腿上,那金刚“哄”的一下就倒了。

    保安瞧见,暗道:“糟了!糟了!”赶紧去报告长老。

    鲁智深又调转身来,看着右边金刚,喝道:“你这家伙还敢笑!”

    便跳过去,又一招“蓝采和单提敬酒拦腰破”朝那金刚脚上打去。

    只听“哄”的一声响,那金刚从台基上就倒了下来。

    鲁智深舞着双拳哈哈大笑。

    两个保安赶紧去报告长老。

    长老道:“不要去惹他。”

    只见这首座,监寺,都寺,都向方丈禀说:“这醉猫今日又发酒疯!把半山亭子,山门下金刚,全都打坏了!如何是好?”

    长老道:“让他打,反正那个亭子我早就想修了,只不过没钱。如今他打坏了,正好让他兄弟赵员外拿钱出来盖个新的,要是他把我的禅房打了就更好了,我早就想盖栋别墅了。”

    众僧道:“那金刚可是国家一级文物,如今被打坏了,要是文物管理局追查起来怎么办?”

    长老道:“不说打坏了金刚,就是打坏了整个庙,我们也拦不住,谁要敢去拦他那是茅坑里面打电筒。”

    众僧都道:“什么意思啊?”

    “照(找)屎(死)啊!”长老冷冷道。

    众僧出得方丈,都道:“这是什么长老,满嘴胡言!”

    只听鲁智深在外面大叫道:“秃驴们听着:你们已经被我重重包围了!快快开门投降吧,我们优待俘虏,要是再不开门投降,老子就要用火攻了!”

    众僧听得,只得叫鲁:“快打开门,让那畜生进来!若不开时,他真的放起火来就糟了!”

    保安只得轻手轻脚地拔了门拴,然后飞也似得跑到房里躲了起来,众僧也各自躲了起来。

    鲁智深把山门一推,扑地就倒了进来,跌了一交;爬起来,摸了摸头,直奔僧堂来。

    监寺,都寺,没有告诉长老,叫起一班职事僧人,火工道人,轿夫等,约有一两百人,拿着棍棒,一齐打入僧堂来。

    鲁智深大怒,大吼道:“老子现在正手痒,正好拿你们当靶子。

    说着冲入人群,一顿醉拳,打伤了几十个。

    监寺见势头不对,赶忙大叫道:“快打110,快打110。”

    鲁智深一直打到法堂下,正撞见长老,长老喝道:“智深!不得无礼!再不停手我就打110了!”

    鲁智深听长老说要打110,酒一下就醒了,心道:我是个逃犯,要是把警察招来就麻烦了。于是便住了手,叫道:“长老你要给洒家做主啊,他们一百多个人欺负我一个人!”

    长老道:“智深,你把我害苦了!你上次发酒疯闹事,我帮你摆平了;今天你又如此。打烂了亭子,又打坏了庙里的金刚,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国家一级文物,你现在把这儿闹得鸡犬不宁,你还是走吧!”

    鲁智深没有说话。

    长老突然跪下,大哭道:“智深老弟啊,求求你走吧,别再给我惹麻烦了,为了你我弄得都神经衰弱了。我保不了你了,众怒难犯啊,如今监寺他们威胁我说:要是不赶你走的话,他们就要跳槽了。你就行行好,离开这儿吧!”

    鲁智深大怒道:“老子去把他们都宰了。”

    长老怒道:“你把他们都杀了,我一个人当光杆司令啊!”

    “不还有我吗!”鲁智深道。

    “你不过是个假冒伪劣产品。顶个屁用啊!”长老跺脚道。

    鲁智深道:“那你说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