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447章 举报材料
    晚上,杜雨霖下班回家时,见伊琳娜正坐在客厅和小芙蓉玩,边玩边教她俄语,齐姐陪侍在一旁。

    见杜雨霖穿着一身簇新的中将军服英气勃勃地走了进来,伊琳娜吓了一跳,问:“怎么,你现在当兵了?”

    杜雨霖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将军服,笑着说:“怎么样,还可以吧?”

    伊琳娜也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赞许地点点头,“雨霖,你穿上军服真英俊。对了,你这是多大的官儿呀?”

    杜雨霖想了想,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李斯聪告诉我,我是见官大三级,你说多大的官儿。哎呀,不说了,我今天饿坏了,吃饭吧。”

    站在一旁的齐姐马上说:“先生,厨房早就准备好了,就等您回来了。”

    杜雨霖点头,“好,那就叫他们上菜吧。”说着抱起小芙蓉和伊琳娜一起进了餐厅。

    餐厅很大,他们三个人坐下后,齐姐和另三个保姆从厨房一个接一个地往上端菜,不大一会儿就摆了满满一桌子,之后她们四个侍立一旁。

    伊琳娜早已经很熟练地使用筷子了,可是她吃了几口之后,还是有些不适应地看了看身后站着的两个下人。

    杜雨霖看了她一眼,问:“你怎么了?”

    伊琳娜勉强地笑了一下,“我吃饭时后面站着人怎么这么不得劲儿。”

    杜雨霖向四个下人挥了一下手,“我们一家人想静静地吃顿饭,你们不用在这儿服侍了,都出去吧。”

    四个人躬身退了出去。

    等他们都退下了,杜雨霖问伊琳娜,“各处的房间都看了吗?满不满意呀?”

    伊琳娜给小芙蓉喂了口饭,然后说:“别的倒没什么,就是有个琴房太好了,我有几年没弹钢琴了,今天下午,趁薇拉睡午觉时我弹了好几首曲子呢。”

    杜雨霖得意地点点头,“那是我叫他们特意给你准备的,我知道你想弹钢琴。”

    伊琳娜问:“雨霖,你摆这么大的排场,一个月得花多少钱呀?”

    杜雨霖笑,“我现在是公家人了,这个都是公家花的钱。”

    伊琳娜问:“雨霖,你现在这个官到底是管什么的呀,怎么这么大的排场,跟沙皇似的。”

    杜雨霖想了想,把他现在的工作简单地向伊琳娜介绍了一下。

    抗战胜利后,面对全国各收复区不计其数的日伪产业,国民党政府派出大批军政官员前往接收。

    一时间各种接收机关林立,仅平、津、沪、杭四地就有此类机关175个。这些接收大员们打仗时跑得无影无踪,可是捞钱时他们从各个地方都冒了出来,借着手中的权力大肆营私舞弊,贪污盗窃,纷纷上演“五子登科”的各路大戏。

    这些大戏,致使民怨沸腾,全国各地舆论哗然,各路媒体也纷纷指责。

    为了改变这些现状,国民党政府决定对全国各地这些收复区接收处理敌伪物资工作进行一次“全面清查”。

    成立了,七区十八组的督察团,为了避免地方势力的干扰和各部门的扯皮,这些督导团全部归******的委员长侍从室直接管理,被人称之为“钦差大臣团”,而李斯聪则被任命平津冀军事吏治督察团的团长。

    李斯聪接受这个任命后觉得十分挠头,因为他是政工干部出身,内部管理秘协调以及干部的整训工作是他的长项。

    而这些督察团将面临的是政、军、商等各种复杂的机构和团体,将面对各种人物,尤其是平津一代,历史古都,人杰地灵,各派势力错综复杂,是很难处理的事情。

    于是李斯聪想到了从小在北平长大,擅于交际,精于江湖事,人际关系广泛的特点,另外,最关键的是,两人是大学校友,在大同时又精诚合作,成功的锄除了包括桥本隆一、中谷孝之两个大特务,以及成功炸毁了日本人进行秘密武器研究的46矿井和兵营等这些事情,让李斯聪对杜雨霖赞佩有加,所以,他极力向******推荐了杜雨霖,要求让杜雨霖来当自己的副手。

    李斯聪是******非常看重的人,所以他答应了他的要求。

    伊琳娜有些担心地问:“看样子,这个工作也不是很容易做的。”

    杜雨霖吃了一口菜,说:“给这么大的官儿,这么大的权力,这么大的好处,当然一定是非常有难度的了。不过,这些事对我而言并不是很难,你就放心吧。”

    两人吃完了晚饭,伊琳娜和小芙蓉回她的房间睡觉了,杜雨霖则来到书房,坐在书桌后,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些文件看了起来。

    今天下午,李斯聪亲自来到杜雨霖的办公室,把一份有关华北区海军专员办公处平津分处主任陆乃新的贪污案的相关资料拿给他,要他好好研究一下。

    资料显示:陆乃新,43岁,葫芦岛海军学校毕业后,在张学良的东北军里的海军部队任上尉连长,后来东北易帜,他便一帆风顺,做了海军教导总队的大队长。在此期间,他曾兼任海军部海外选雷的工作,在此期间就有举报他借选购水雷和鱼雷之机大赚了一笔钱。

    1944年初他曾被调往军政部工作,抗战胜利后,他又调回海军服务,以华北区海军专员办公处平津分处上校主任的身份,进驻天津,担接收海军敌伪产业的工作。

    有一份资料是分别署名“知情人”、“效忠党国的战士”、“为民请命者”等的6封检举信,检举信很详尽地讲述陆乃新的感情生活经历。

    陆乃新原配刘氏是个地主的女儿,两人感情不和,后来他续娶了尚氏,原配刘氏气得发疯了,不久便失踪,他遂将尚氏扶了正。不久,他又娶了第三个太太葛氏。

    虽说有两房太太,可是他来津炎后时常出入舞厅、旅馆、酒吧,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与凤凰舞厅的舞女金红(本名陆红英)相识,金红是津门红极一时的名舞星,是有名的交际花,与许多政界、军界的要人都有来往。

    陆乃新来之前,金红一直与一个姓苏的议员来往密切,陆乃新一出现,水性杨花的金红便马上就投入到他的怀抱。

    金红之所以这么快搭上陆乃新,是因为陆乃新每次请她跳舞都是一掷千金,而且陆乃新身为接收大员,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陆乃新曾向金红夸下海口:“你如果跟了我,天津、塘沽的任何东西,你只要想要,那它就是你的了,我封你为接收夫人!”

    不仅,陆乃新就把金红纳为小妾,并赠以一盒金银首饰,金红也改名为吴新芝,陆乃新挑了第一区上海路临河里10号的一幢小楼为他们的新房。

    婚后,金红与陆乃新形影不离,不论是政事、家事她都要横加干预。在接收时,金红是见汽车要汽车,见房子要房子,见金子要金子;她还不断地挑拨陆乃新与尚氏的关系,一次竟扣陆乃新一星期,不让其回家见尚氏,直至尚氏找上门来,并与金红大打出手。

    此外,这个金红还依仗陆乃新的势力,在平、津政界、军界的要员们面前耍态度,动辄大声喝斥,大发接收夫人的脾气。

    一次,在公开场合,她竟指着曾将其捧红的苏议员的鼻子说:“我这朵鲜花险些插在你这堆狗粪上!”气得苏议员浑身发抖,心脏病发作,当时就昏死过去。后虽经及时抢救保住性命,但也只能卧床休养,因无颜见人而闭门谢客,经常跟人说,一定要出这口恶气!一定要亲手杀了金红这个小贱人!”

    资料里还说,最近一段时间,这个金红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住在北平,经常去六国饭店的舞厅跳舞。

    杜雨霖看着这份绘声绘色的资料,不觉笑了。

    很显然,这些材料一定是个这姓苏的议员和其它和陆乃新有仇怨的人汇集相关证据进行检举的。

    看完这6封检举信,杜雨霖又拿起一份资料看了起来。

    这个资料上是陆乃新和各级官员的关系表,其中有一项指向的是军统北平站站长马寒山。

    资料上说,虽说两人从未在一个部门工作过,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两人私交深厚,来往密切。

    看到“马寒山”三个字,杜雨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