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406章 一路货色(二)
    ……

    早上,因为池田雅子身体不好,请假在家,所以是杜雨霖一个人出门,他刚走出家门,伊琳娜从后面叫住他,“先生,我想去教堂一下,您可以载我一段吗?”

    杜雨霖打了个响指,“当然,走吧。”

    两人出了院门,一前一后上了车。

    伊琳娜一上车就有些不安地搓着双手说说:“先生,对不起,刚才我撒谎了,其实我不是去教堂,我是想……我是想跟您借一点钱。”

    杜雨霖扭脸看了一眼伊琳娜那对因为紧张而不停地眨着的大眼睛,笑着问:“你想借多少?”

    伊琳娜伸出一只手,“五百块。”

    杜雨霖把车停下,掏出钱包,可是他的钱包里没有那么多,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伊琳娜,我现在钱包里没有这么多,你急着用吗?”

    伊琳娜连忙摆手,“不急,不急,您要是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说好了。”

    杜雨霖看着伊琳娜局促不安的样子,好奇地问:“我可以问一下你借钱干什么用吗?”

    “我在一家旧货店看到有一架德国产的照相机,就想买下来,可是我手里没有钱,所以……”

    杜雨霖有些奇怪地皱了一下眉头,“小翠没给发工资吗?”

    伊琳娜垂着头,“给了,不过,我没要,我在你们家不是做佣人的,只是临时暂住,所以,我不能要工资。”

    “你,你一直也没要工资?”

    伊琳娜点点头,“我永远也不会做别人家佣人的。”

    杜雨霖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我去银行给你取。”

    伊琳娜没说话。

    杜雨霖开着车往银行走去。

    走到半路上,伊琳娜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先生,我听说你杀过不少人,是吗?”

    “是啊。”

    “杀过多少人?”

    杜雨霖故意扳着指头数了一下,然后对伊琳娜说:“我的手指不够用,我可以借你两只手用一下吗?”

    伊琳娜有些惊愕地看着他,“你杀过超过二十个人?”

    杜雨霖点头,“我能大概记住的,应该有三十个吧。”

    “先生,你杀这么多人就不怕下地狱吗?”

    杜雨霖微笑地摇摇头,“我杀的人全是坏人,是按上帝的旨意办事,所以上帝不会怪我的,我死后也不会下地狱。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杀过人?”

    “是二太太跟我说的,她说你以前在北平当过警察,杀过很多人,手上沾着好多鲜血,而且你……一不开心就会杀人,是个杀人魔王。”

    杜雨霖听了这话,哈哈大笑,“你别听她的,她是吓唬你呢。”

    “可是她并没有撒谎呀,你自己也承认杀过人,而且有三十多个,我实在无法想象你竟然会是这种……这种人。”

    见伊琳娜有些惊惧地看着自己,杜雨霖跟她开玩笑,“对了,娜娜,你不要工资,这五百块钱你打算怎么还我呀?”

    伊琳娜看样子早有打算,她马上说:“我想好了,我可以星期天到公园里给人照相赚钱,我还可以给一些杂志社翻译稿件。”

    杜雨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问伊琳娜,“对了,你为什么不向你那位蒋姑姑借呀?”

    伊琳娜摇摇头,“我麻烦她的事已经够多了,我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我不大想再麻烦她。”

    “够多了?有多少,能跟我说说吗?”

    伊琳娜默默地摇了摇头。

    杜雨霖载着伊琳娜去了银行,取了钱,又载着她去那家旧货店买了那个德国产的相机,接着又要把她送回家。

    伊琳娜制止了,“先生,我可以自己走回去,不麻烦你了,还有,我希望这件事你不要跟二太太和雅子姐姐说,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快把这些钱还给你的。”说着,开门下了车,急匆匆地走了。

    杜雨霖又启动了车子,不过,他并没有到大同炭矿株式会社,他今天要去一下46号井。

    他边开车边掏出口袋里的两个沉甸甸的垒球看了一眼。

    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杜雨霖正开着他的吉普车往46号矿井走,忽然后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汽车引擎的声音。

    一辆漂亮的斯蒂旁克牌轿车从他车旁呼啸而过,走在杜雨霖车前时还故意别了一下。

    两车相错之际,杜雨霖看到开这辆斯蒂旁克牌轿车的人是穿着一身漂亮西装,梳着油光光的大背头的夏天培。

    相错之际,夏天培还又得意又嚣张地瞥了杜雨霖一眼。

    杜雨霖换了高速档,狠踩了一下油门,他的车突然像一头奔向猎物的豹子,向前面那辆斯蒂旁克牌轿车扑去。

    没过一会儿,杜雨霖的车就追上夏天培的车了,两车相错之际,杜雨霖猛得向右边打了一下转向,撞向夏天培的车。

    夏天培可能没想到杜雨霖会撞他,躲得慢了点,他的车被杜雨霖的车撞了个趔趄,车头一歪,车身驰出山路,跌跌撞撞地向山下冲去。

    夏天培猛地踩住了刹车,又拉住的手闸,他的车才勉强停住,从车后视镜,夏天培看到,杜雨霖车内伸出一只手,大拇指向下伸了伸,打了一下喇叭,疾驰而去,卷起了一片的烟尘,全落到夏天培漂亮的车身上。

    夏天培在车内狠狠地跺了一脚,脸颊抽搐了几下,看着远去的杜雨霖,眼睛里射出两道仿佛要杀人似的,无比凶恶的光。

    最近几天,夏天培恨死杜雨霖了。

    前几天,中谷孝之找到晋北政厅行政长官夏恭,很委婉地告诉让夏恭通知他的儿子夏天培,以后大同炭矿株式会社的德国机械和相关配件不再由他的商行进口,而转由一个由杜雨霖介绍的一家洋行负责。

    中谷孝之此前之所以和夏天培的洋行合作,有两个原因。

    一、夏天培是夏恭的儿子,他希望能借此和夏恭搞好关系;二、此前,夏天培曾向中谷孝之暗示自己是一个德国情报部门派驻中国的重要职员。

    第二个原因在他们的合作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此前和中谷孝之关系很好的一个德国情报部门重要官员,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捕入狱了,他想借助夏天培的关系再培养一条重要的情报渠道,所以就算他明知夏天培给自己的报价要高于市场三倍以上,他也故意装作不知道。

    可是就在前几天,中谷孝之偶尔遇到了那个刚刚被释放出来的德国情报部门的老朋友,顺便向他打听了有关夏天培的事情,让他非常生气的是,夏天培骗了他。

    夏天培并不是他所说的什么情报部门派驻在中国的重要职员,而仅仅是一个不在册的外围情报搜集人员,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中谷孝之平生最恨别人骗自己,因此他决定中止和夏天培的合作。

    可是他又不想因此把和夏恭的关系闹得太僵,所以借口说是杜雨霖向他介绍了一个价格更优惠的中间商。

    就这样夏家的一个最赚钱的生意就没有了,所以夏天培恨死杜雨霖了,可是杜雨霖对此却一无所知。他更不知道自己会因此惹上多大的麻烦。

    杜雨霖开着车来到46号井门口,手里拿着那个垒球接受了门口哨兵的全身检查之后,他开着车走了进去。

    刚走不远,他突然看见中谷孝子带着一个身穿着一身漂亮的法式猎装的年轻女孩子正四处指点,似乎在向女孩子介绍着什么。

    中谷孝之是个很傲慢的人,除了级别相当高的大人物,他很少这样陪着人到处观看了。

    杜雨霖仔细打量了那个女孩子几眼,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中谷孝之和这个女孩子的旁边还站着李化龙,而且那个女孩子好像和李化龙很熟的样子,不时得相互说笑着。

    李化龙更是一脸的得意。

    杜雨霖十分奇怪,李化龙认识的人他绝大多数都认识的,可是这个女孩子他可是从来没见过。

    杜雨霖下了车,走到三人面前,向中谷孝之打了个招呼。

    中谷孝之好像心情相当好,向杜雨霖介绍道:“杜先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中谷优香。”接着又向那个女孩子介绍道:“优香,这位是杜先生,我们大同炭矿株式会社的工程师兼安保队队长,他是留美出身的。”

    中谷优香先向杜雨霖深鞠一躬,然后偷眼打量了他几眼,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