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381章 地动山摇
    晚上,池田雅子没回来。杜雨霖仰躺在沙发上想着白天的事情。

    今天下午,小林佑吉让他把关押在临时战俘营的那些战俘用几辆军用卡车送到怀仁县郊外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那地方有十几个穿着防护服的日本兵正在临时搭帐篷,看样子是给这些战俘住的。

    杜雨霖不明白小林佑吉为什么要把这些战俘送到这里来住。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无人烟,也没有矿井。

    杜雨霖联想到小林佑吉这样做是不是跟那个神秘的武器研制计划有关。

    杜雨霖正想着呢,小翠拿着一盘新鲜的荔枝从厨房出来,紧贴着杜雨霖坐下,拿起一个荔枝剥起来边剥边问道:“眼睛眨巴眨巴的又想什么野女人了吧?”

    杜雨霖手抚着她的后腰,问:“闺女睡了?”

    “嗯,刚哄睡。张嘴。”

    杜雨霖张开嘴,小翠把刚剥好的一个荔枝塞他的嘴里。

    杜雨霖边嚼着味道甜美的荔枝边想着刚才的事情。

    小翠吮了吮沾满了汁水的手指,又剥下一个荔枝,放进自己嘴里,边嚼边看着杜雨霖,“雅子姐姐今晚不回来睡了呀?”

    “不知道,她今天负责招待一些从北平来的客人。”

    小翠亲昵地把滚热的身子倚在杜雨霖的怀里,把杜雨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前,喃喃地说:“她晚上要是不回来,我们去她房睡吧?”

    “为什么到她房睡呀?”

    小翠用涂着豆蔻的指甲轻轻地掐了杜雨霖胳膊一下,“我想试试她的房间有什么好,为什么有的人会半夜里偷偷摸摸过去睡?”

    杜雨霖暗笑,不说话。

    小翠抬眼看了杜雨霖一眼,问:“有件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什么事呀?”

    “她也和我一样什么都肯跟你做吗?”

    杜雨霖想了想,“有的肯,有的不肯。”

    小翠哼了一声,“还是的呀,那为什么有的馋猫一天不过去好像饿得难受似的?”

    “可能是吃得少,所以饿吧,要是吃多了就不饿了。”

    小翠扁扁嘴,“两人合起伙来天天骗我说什么假的假的,到头来怎么假到一张床上了,看我好欺负还是看我傻,好骗?”

    “这不是骗,事情总是在不断变化着嘛。”

    小翠忽然坐起来,盯着杜雨霖。

    杜雨霖有些摸不清头脑地问,“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小翠犹豫了一下,说:“哪天你们俩在一起做的时候,我能不能在门外扒着门缝儿看看呀?”

    杜雨霖先是一怔,接着哈哈大笑,“你这是怎么了,竟然会有这种念头?”

    小翠有些不甘心地说:“我一直想看看像她那样一个总是端着架子的女人和男人做那件事时是什么样儿?你就让我看看呗。”小翠摇着杜雨霖的胳膊。

    杜雨霖说:“这事儿我倒无所谓,不要说你扒着门缝儿看,就是你站在我们床前看我也无所谓,问题是雅子同意吗,要是她同意的话,你可以看。”

    “她那样的人当然不能同意了,你不跟她说就是了。我就在外边看一小会儿,看看什么样儿就行。”

    小翠今晚穿着一袭水绿色束身湖州真丝亵衣,一对直欲裂衣而出的胸,妖娆体态尽显无疑,加上一双透着彻骨妩媚的眸子,还有连嗔带吟的说话声、似馨如兰的体香。

    杜雨霖不由得一时情动,伸手把她揽在怀里……

    ……沙发让杜雨霖一阵猛烈似一阵的冲击压得咯吱咯吱的响,小翠轻轻噬着半点红唇,双颊潮红,娇吟连声,眼波透出狐一般的魅惑和迷离……

    突然,门外响起一阵开门锁的声音。

    杜雨霖知道应该是池田雅子回来了,急忙要从小翠身上爬起来。小翠死死地抱着他的身体不肯松手,嘴里还故意大声吟叫着。

    池田雅子一开门,见杜雨霖和小翠搂在一起,羞得满脸通红。她用手遮着脸,埋怨道:“你们俩个也真是的,你们做这种事能不能到你们屋里做呀,在这里,还让不让人进屋了?”

    小翠手上使劲抱着杜雨霖,嘴上却好像很委屈地说:“谁说不是呢。雅子姐姐,你还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德性,想要起来,不管不顾的,什么地方都敢来。对了,雅子姐姐,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这样吧?”

    池田雅子拿着要换的衣服,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门,关上门。

    小翠点着杜雨霖的鼻子,用满介弦外之音的腔调说道:“你呀,你,我就知道你是这样,都是老婆做事分三六九等,你这是欺负我老实还是欺负我傻呀,我虽说没读过什么书,可是这种事我可是心里明镜似的,你也不要当我是傻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说什么真的假的,还偷偷摸摸的,对不对?”

    小翠的这些话池田雅子在屋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她也知道小翠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这几天小翠总是指桑骂槐得说些怪话,实在是让她忍无可忍。她猛地打开门,冲着客厅里的小翠大声喊,“小翠,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我是这个家的太太,你不过是个小……是个姨太太而已。”说着狠狠地瞪了杜雨霖一眼,“砰”地关上门。

    小翠没想到池田雅子会说自己是小老婆,她推开杜雨霖从沙发上一骨碌爬起来,“小老婆怎么了,小老婆能生孩子,不像有的人,一年多了也没下一个蛋。”

    杜雨霖用手堵住小翠的嘴,小声地说:“我的姑奶奶,你们能不能不吵了?”

    小翠还要吵,杜雨霖一把抱起她,走进他的卧室,扔在床上,然后自己也爬上床。

    小翠小狐一样偎进杜雨霖的怀里,身子蛇一般缠在杜雨霖身上,一双玉臂紧紧地环住杜雨霖的脖子,微闭迷离如丝的双眸,仰起娇艳红润的樱唇,鼻息咻咻,吐气如兰,“我的爷,人家还要……”

    “咚咚咚!有人在门外叩门,“雨霖,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是池田雅子。

    正缠着杜雨霖的小翠又气又恨,向门外大嚷,“不知道人家两口子在办事儿呀,有什么等办完事了再说不行吗?”

    池田雅子又敲门,“雨霖!”

    杜雨霖拉开小翠缠着自己的胳膊,“看样子是真有急事,你等一下,我去看看有什么急事,等一会儿就回来。”

    小翠恨恨地推了一下,“你出去就别回来了,你今晚就在她那屋睡吧!”

    杜雨霖亲了小翠一下,下了床,打开门,问:“有什么事?”

    池田雅子蹙着眉,“到我房间说。”说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杜雨霖跟了进去,坐在池田雅子软香的床上,“有什么事,说吧。”

    池田雅子离着老远站在杜雨霖对面,抱着双臂,说:“今天下午我陪着安德森夫人到46号矿井去,我看见他们从里边搬出许多奇奇怪怪的设备和装置,对了还有一些防护服,装了好几辆卡车,不知运到哪里去了。”

    “你肯定不是煤炭挖掘设备?”

    “当然不是了,那个我还能不知道。我怀疑这是不是跟他们进行的那个秘密研究项目有关。对了,他们还不让我往眼前靠,有好多身穿着防护服士兵在卡车四周看护。”

    杜雨霖皱着眉头良久后说:“也是今天下午,小林佑吉让我把那些战俘送到怀仁县的一个没有人烟的荒郊野外,那里也有好多兵,也穿着防护服。”

    “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荒无人烟,也没有矿井,他们送战俘到那种地方干什么?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刚从招待所大院出来时,看见中谷孝之陪着那个鸠彦亲王和冈村宁次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坐车出去了。”

    杜雨霖刚要说话,就听一阵孩子的哭声,紧接着小翠在门外敲门,“雨霖,你出来,孩子哭了,我哄不好,你来哄!”

    杜雨霖看了池田雅子一眼,向门外说:“好,我知道了,我说完了事儿马上过去。”

    小翠在门外不耐烦地咕哝,“马上马上,马哪个上呀,等你闺女哭死了,你再马上好了。”

    池田雅子皱着眉头冲杜雨霖挥挥手,“你出去吧,你再不出去,说不准她会打进来。”

    杜雨霖上前抱着池田雅子想安慰她一下,池田雅子一把推开他,“一身的狐狸味儿,你少碰我。”

    “狐狸味儿,哪有狐狸味儿?”杜雨霖作势四处闻自己的身体。

    池田雅子给他可笑的样子逗得“扑哧”笑了,推他,“好了,你快走吧,我也累了,想好好睡一觉。”

    “一个人睡不寂寞吗?”

    “寂寞总好过让人家打上门来,好了,我求你了,你快走吧,你再不走,小芙蓉不哭死也让她给掐死了。”

    杜雨霖刚要出门,池田雅子突然又叫住他,“你等一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杜雨霖停下来问,“是不是后悔了,想晚上让我来陪你呀?”

    池田雅子张了张嘴,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脸却涨得通红。

    杜雨霖见她神情如此怪异,不禁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池田雅子叹了口气,“最近的麻烦事太多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到底是什么事儿呀,你不说今天晚上我都睡不着觉。”杜雨霖上前抱住池田雅子。

    池田雅子抬脸看着杜雨霖,“雨霖,我怀……”

    池田雅子话音未落,窗外突然专来一声闷闷的巨响,紧接着整个房间是一阵的地动山摇,池田雅子梳妆台上摆着的各种瓶瓶罐罐由于巨大的摇晃力全部掉在地上,摔得满地都是。

    池田雅子一时没站稳,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上。

    杜雨霖也踉跄了几步,但是他没有摔倒,他马上上前扶起池田雅子。

    这时候,就听见到小翠在门外没命地喊:“地震啦!地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