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377章 天大的喜事
    最近几天杜雨霖特别忙,华北方面军从各战场运了一百多年国军战俘来到大同。

    小林佑吉让杜雨霖和李化龙把这些人关进在第46号矿井附近临时修建的一个战俘营当中,并由安保队配合宪兵队进行看守。

    刚开始,杜雨霖以为把这些战俘弄来是为了解决各矿区矿工不足的问题,没想到几天过去了,特高课并没有把这些战俘送到各矿区。

    看样子,运这些战俘来是另有目的。

    可是目的又是什么呢?杜雨霖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天上午,杜雨霖正在战俘营四周晃荡,见两辆美式吉普车开了过来。

    一辆车上坐的是中谷孝之和蒋婉,另一辆车是中谷孝子的卫队。

    中谷孝之那辆车走到杜雨霖身前,停下了。中谷孝之从车上下来,向杜雨霖招了招手,“于队长,你过来,咱们聊聊。”

    杜雨霖走了过去。

    中谷孝子掏出一盒美国“骆驼牌”香烟,抽出一支递给杜雨霖,自己也点了一支,“于队长,我听说你是留美的?”

    “是啊,在美国呆过几年。”

    中谷孝之吸了口烟说:“这美国的东西就是好呀。香烟、机械、电影、美女。”中谷孝之忽然话锋一转,“于队长,我听说你的继母赵落霞是共产党?”

    “她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她一直在我父亲身边工作,在军中,而且她跟我父亲结婚不久,我就去美国留学了,我们连话都没说过几次。”

    中谷孝之看了杜雨霖一眼,笑了,“于队长,你不要紧张。我问你这个问题并不是查问你什么,而是想请你找到你这位继母,我想和她聊聊天?”

    杜雨霖一时猜不透中谷孝之这话的用意,他打量了中谷孝之一眼,说:“现在宪兵和警察局好像正在通缉她。”

    中谷孝之摇摇头,“这个不是问题,我已经发布命令取消了通缉她的命令了,她现在可以公开露面的。”

    “嗯,这样呀,那中谷先生要和她聊什么呢?”

    “和她聊聊我们双方合作的事情。”

    杜雨霖一惊,“双方合作,哪个双方?”

    中谷孝之轻描淡写地说:“当然是我们和共产党啦。”

    “中谷先生,据我所知日本华北方面军及相关门口这几年在华北一直推行反共、防共的政策,您说的双方合作,我不是很明白是什么意思?”

    中谷孝之微微一笑,“于队长,那些‘反共、防共’,之类冠冕堂皇的辞令是政客们的事,我们是特工人员,特工人员的工作手段和政和客不一样,我们要的是结果。”

    “结果?什么结果?”

    “我想和华北方面的共产党合作对付国民党,对付军统。”

    他问道:“他们现在已经国共合作了,而且共产党对日本人好像一直是敌视的态度,所以,我估计恐怕共产党不会答应。”

    “国共合作?”中谷孝之神秘莫测地摇摇头,“国共两党表面上合作,实际上在很多方面还是同床异梦,甚至相互下绊子。对了,你知道之前你的那位继母为什么会被逮捕吗?”

    “不知道呀?”

    “就是大同军统站站长朱光华暗中和桥本隆一联手做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说军统和日方暗中有联系?”

    “不是联系,合作。国民党军统系统当中有不少人因为各种目的都跟我们日方有合作,就是蒋委员长也一直和日方一些上层人士有交往。”

    杜雨霖故作惊讶状,“真的假的,真没想到。”

    “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就是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我想和共产党方面沟通一下,看是否能和他们合作,各方面的合作,有利于我们双方的合作。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你那位继母,希望你能我的意思转达给她。”

    杜雨霖假装答应,“好吧,如果我有机会的话,我会把您的这个意思转达给她的。”

    中谷孝之敲了敲脑袋,“对了,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加入我的中谷特务机关。”

    “参入特务机关?”杜雨霖摇了摇头,“中谷先生,你别开玩笑了,我不过是个技术人员,这个安保队的队长也是临时帮帮忙,再说了,我也不是日本人,我怎么可能加入您的中谷机关呢?”

    中谷孝之笑着摆摆手,“于队长,你这么说说明你还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做事向来不拘泥于那些条条框框,我说可以就可以,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杜雨霖思索了一下,“这件事可不是小事情,我想考虑一下。”

    “好好好,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过,你要是成为我们中谷机关的人,你在大同就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力,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呀。”

    “不管怎么样,我还得谢谢中谷先生对我的信任和栽培。”

    中谷孝之摆摆手,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事情,又问:“对了,于队长。我听小林说你以前好像是姓杜,而不是姓于。”

    杜雨霖知道这件事很多人知道,他也没必要隐瞒,所以他很痛快地点点头,“我过去在北平治安总署任职,您可能知道,北平发生了茂川先生被杀事件,我是被重要怀疑的对象,当时谷……哦,不,桥本先生说大同需要人,就把我带到大同来了,为了掩人耳目,他让我改名换姓,我就去掉了名字中的前面的字,改姓于了,不过,恰好我母亲也姓于,说起来,算是我跟了母姓了。”

    中谷孝之沉思片刻,“中国人讲究行不改名,做不改姓,于队长,我想你以后就改回姓杜吧,至于说你在北平的事,我替你想想办法,既然他们没什么确凿的证据,我想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要说刚才的一些诧异杜雨霖是装的,可是听了刚才的这些话,杜雨霖的的确确地有些诧异,他完全没想到中谷孝之竟然会替他做这样的事。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中谷孝之。

    中谷孝之微笑着看着他,“怎么,你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不不不,我是没想到中谷先生会帮我这么大的忙。要是中谷先生真能帮我解决了这个心病,那对我来说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中谷孝之亲切地拍了拍杜雨霖的肩膀,“雨霖呐,如果你能到中谷特务机关来帮我的忙,我可以给你更多比这还要大的喜事。对了,我听说茂川荣治跟你之间的矛盾是因为几张照片,是吗?”

    杜雨霖心头一动,笑了笑,说:“是的,他一直认为我手上有几张有关蒋委员长和田中首相之间的什么照片,可是我从来就没看见过这个东西。”

    中谷孝之似乎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原来是这样呀。我也只是随便问问,你别想得太多,好了,你忙吧。”

    杜雨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中谷孝之看着杜雨霖远去的背影,刚才还笑容可掬的脸慢慢变得阴森可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