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369章 艰难生存
    屋子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本来屋子里有一个小型的手摇式发电机,只要摇几个,小屋内的灯就会亮一阵。可是由于两天一宿没吃东西,杜雨霖饿得连摇发电机的力气也没有了。

    以前,池田雅子住在这个安全屋时,野原菊子每天都会定时给她送两顿饭。

    自从杜雨霖被关进来后,野原菊子就再没有送饭来。

    两天一宿过去了,两个人什么也没吃,都是饥肠辘辘。

    还好,小屋内安装着一个水龙头,有水,两个人饿得实在不行,只能喝点水解饿。喝得肚子里一活动就咣当咣当的响。

    杜雨霖倚坐在墙上百无聊赖地伸手捶了一下旁边的墙,那墙发出“通”的一声,不像捶在墙上的声音。

    杜雨霖不由得摸了摸那处,自言自语地说:“这声音怎么不对呀?”

    躺在床上的池田雅子说:“那是一扇窗,外面是卫生间,要是外边点灯的话,从这个玻璃可以看到外面卫生间的情况,估计应该是一个观察口,就是不知道从外面能不能看见里面,要是能看见的话……”

    “不可能看到,这是一种特制的单面玻璃,应该是德国产的,当初设计这种玻璃主要是用来安装在审讯室里用来观察受审者一个人呆着时候的反应的。没想到谷铁衣这个家伙用在这上面了。”

    “他为什么要设计这个小屋子呀?”

    “狡兔三窟你听说过吗?”

    “谷铁衣,哦,不,他的真实姓名叫桥本隆一,是个资深的特工。我想他之所以修这样的屋子就是为了一旦自己需要躲起来,他就会躲在这里。如果没有人指引,从外面看很难看发现打开这间屋子的机关。而且你看这些墙壁都是经过隔音处理的,就算这里边发出什么声音,外边也听不见。”

    杜雨霖觉得肚子饿得难受,站起身走到水笼头前接了几口水喝,正喝着,他忽然眼睛一亮,猫着腰四处寻找着。

    池田雅子听到他四处窸窸窣窣地四下活动,支起身子,疑惑地问他,“你找什么呀?”

    杜雨霖边找边说:“既然谷铁衣把这里当成躲难的方,还安装了水笼头就应该有食物,这里一定有储备的食物,就是不知藏在哪里。”

    池田雅子无力地苦笑了一下说:“你不用找了。他们给我送的饭很少,我在这里饿的难受时也四处找过,根本就没有什么食物,我劝你还是老实呆着,节省点体力吧。”

    “不对,一定有,有水必定有食物,不可能没有。”杜雨霖继续寻找。

    可是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杜雨霖有些泄气地又倚坐在墙上,“你刚才说什么?节省体力?要不出不去节省体力有什么用,再这样下去,用不上两天的时间,咱俩都得饿死在这里。”

    杜雨林话刚说到这儿,他忽然看见一只肥肥的老鼠从墙角的一个洞口溜了出来,正要钻进另一个洞口。

    杜雨霖身子一跃,一把用双手扑住了那只老鼠。

    老鼠在杜雨霖手中吱吱地叫着挣扎。

    池田雅子问:“你又在闹什么呀?”

    “我捉了只老鼠。”

    “老鼠,你捉它干吗?”

    杜雨霖拇指食指一使劲,把老鼠给捏死了,“抓它干吗,你没见这家伙一身肥肉呀?”

    说着,他把死老鼠放在一旁,摸到那个小型发电机旁边,用力摇了摇。

    小屋内的灯马上亮了起来。

    杜雨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小心地把老鼠皮扒了下来,把内脏进行了清除,用水龙头的水冲了冲。

    杜雨霖拿着那块清洗好了的老鼠肉走到池田雅子跟前,闻了闻,“你闻闻,多香!”

    池田雅子皱着眉头,有些恐惧地问:“雨霖,你不会……要吃它吧?”

    “当然,你瞧瞧它有多肥,我告诉你,这老鼠肉烧一烧,可香了。”把老鼠肉在池田雅子眼前晃了晃。

    池田雅子吓得忙用手遮住脸,别过头,“求你了,你别再说了,你再说我就要吐了。”

    “吐?你胃里有东西吐吗?你吐一个我看看?”

    杜雨霖拿瑞士军刀小心地割下来一条肉,又用水冲了冲,走到池田雅子跟前,把手中的肉递到她眼前,“吃吧,好香的。”

    池田雅子闭着眼,“就算饿死我也不吃这个,你快拿走!”

    杜雨霖看了看那条肉,扔进自己的嘴里,好像真的很香的样子,夸张咀嚼着,“雅子,你尝尝,真的很香。”

    “你……你再逼我,我就……我就死给你看!”

    “死?你怎么死呀?上吊没绳子,跳井没有井,割腕,刀还在我手上,对了,我这还有一把枪,要不,你就用枪吧……砰,一枪就可以了……”

    杜雨霖突然脑子里电光一闪,他三下两下脱下外衣,和内衣。

    池田雅子惊愕地看着杜雨霖,“你,你要干吗?”

    杜雨霖光着上身走到池田雅子眼前,“我想了,反正咱俩用不了多久就都要见上帝去了,我当了你先生这么久,还没尝过你的味道呢,要不然,咱们就……”说着又坏又亮的目光在池田雅子身上扫了扫,身子往前凑了凑。

    池田雅子苦笑不得地推开他,“去死吧,你这个家伙,都这个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再说了,你……你还有力气干那个吗?”

    “要不,你让我试试看,说不定……能行呢?”

    “你滚!”

    杜雨霖转回身,把内衣撕下来一块,平铺在地上。然后掏出手枪,把弹夹退了出来,又从弹夹里拿出三颗子弹,用瑞士军刀启开弹头,把三个弹壳里的枪药小心地倒在地上平铺的那块布上。

    然后拿着枪向后退了几步。

    池田雅子迷惑地看着杜雨霖,“你,你这是要干吗?”

    杜雨霖用枪瞄了瞄那堆枪药,说:“你刚才的话提醒我了。就算我试成功了,你没身无力,跟条死鱼似的,能有什么意思,我得让你有力气,我生龙活虎了,我才弄得有意思,你说是不是?”

    池田雅子不知杜雨霖半真半假地说些什么,不过她知道杜雨霖做事一定是有原因的,她静静地看着杜雨霖。

    杜雨霖又瞄了一下那堆枪药,一扣扳机,子弹准确地打在那堆枪药上,枪药一下着了,紧接着下面的那块布也跟着着了起来。

    杜雨霖冲上前,拿起自己的内衣举在那堆火上面,接着转过脸对着池田雅子大叫:“快去把那块肉拿过来,快!”

    杜雨霖的声音很大,好像很急,池田雅子不得不下了床,去拿起那块肉,递给杜雨霖。

    杜雨霖用瑞士军刀扎起那块肉放在火上烤。

    没过一会儿,满屋飘散着诱人的烤肉香。

    蹲在一旁的池田雅子不由得咽了下口气,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块香气四溢的肉。

    杜雨霖把那块冒着香气的肉在池田雅子鼻子前晃了晃,坏坏地笑道:“小娘子,如果你肯陪本少爷玩一下,这块肉就归你了。”

    池田雅子恨恨地瞪了杜雨霖一眼,转身上了床,躺下。

    杜雨霖拿着肉,走过去,“好了,好了,不用陪本少爷玩了,这块肉归你了。”

    池田雅子背对着他,不理他。

    杜雨霖把她的脑袋扳过来,面色凶恶的说:“小娘子,我告诉你呀,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吃了,然后……嚼碎了用嘴喂你嘴里……我数到三呀,一,二……”他把那块肉在池田雅子嘴边晃着。

    池田雅子好像有些担心地看了杜雨霖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雨霖,这个真的能吃吗?”

    “当然能吃,雅子,听话,吃了吧。不吃的话,你真的会饿死的。”

    “那你吃一口。

    杜雨霖小小地咬了一口,香香地吃了起来,边嚼边说道:“好吃,真好吃,快吃,趁热。”

    池田雅子见杜雨霖吃了,一把拿起那块肉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杜雨霖这才意识到,她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是想要自己也吃一点,心里不由得一阵的温暖。

    ……

    那个小型手摇发电机坏了,不能发电了,所以屋子里变得黑漆漆的。

    池田雅子躺在床上,杜雨霖躺在地上。

    黑暗中,池田雅子无力地问:“雨霖,我们被关进来几天了?”

    “三天两宿,过了今晚就是三天三宿了。”

    “为了救我,让你也被囚禁在这里,真对不起你。”

    “两口子之间,说这个干什么?嗳,不对呀,我们还不是真两口子,你这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亏,你是不是想个什么法子补偿我一下?”

    池田雅子没说话。

    屋子内一阵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池田雅子说:“雨霖,地上凉,你到床上躺着吧,床上暖和些。”

    “算了吧,旁边躺着个大美人,还不让我享受,太难受了,不如躺这里舒服。”

    池田雅子无力地笑,“你这人吧,哪都好,就是这花心的毛病实在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俩马上就要死了,你还有心思说这种话。听话,上来吧。”

    地上实在是凉,杜雨霖只用几个碎布盖着自己的身体,早就浑身发抖,他犹豫了一下,摸着黑,上了床,躺在池田雅子的身边。

    池田雅子把身上的被子盖在杜雨霖的身上,抱住了他。

    “喂,你别抱我,你抱我,我怕我自己忍不住要干非法的事。”

    黑暗中,池田雅子小声地说:“别吹牛了,现在就算我让你干非法的事儿,你有力气干吗?”

    “那可说不准?要不然,你转过去,我试试看。”

    池田雅子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子。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池田雅子忽然尖叫了一声,“啊,疼!你这家伙,你还真……疼!疼!”

    “雅子,一会儿,就不疼了。”

    “都,都,都这么疼吗?”

    “也不是都,我的东西大,所以疼。”

    “你就吹吧,啊!你能轻点吗,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