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337章 矿洞之中
    小林佑吉冲进谷铁衣的办公室,“老师,不好了,第82号井不知什么原因发生了爆炸,下面现在有将近三十几个人,包括杜雨霖和山田久美子。”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知道吗?是不是……是不是有人故意破坏?”

    “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调集所有能调集的力量到现场去了,现在我也要过去,您要不要去?”

    谷铁衣想了想,说:“你去就可以了,我就不用去了。”

    小林佑吉点点头,转身匆匆而去。

    小林佑吉一走,谷铁衣马上拿起电话……

    ……

    这个矿洞并不是很大,凉嗖嗖的。

    矿洞里,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内衣的山田久美子双臂抱着膝盖蜷缩着坐在一个角落,原本红润的双唇有些发青,眼睛有点肿,浑身上下瑟瑟发抖。

    原本冷艳、刁钻的她,现在恢复了一个十几岁小女孩该有的模样。

    杜雨霖赤着上身要洞内四处翻找,他想找一条针织物或者毯子什么给山田久美子披上,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你要找什么呀?”山田久美子看着杜雨霖焦急的样子问。

    “我想给你找个披的东西,要早知道我在这儿准备条毛毯就好了。”

    “你不是有打火机吗,这里有木头,要不然点把火吧,我都快要冻死了。”

    “小妹妹,你没闻到现在到处都是瓦斯味儿吗,现在这外边到处是瓦斯,就是咱这洞里边也不知道有多少瓦斯,我一点火,咱们俩全得给报销了。”

    突然,杜雨霖发现自己拿进来的那个保温壶立在几块碎木头当中,并没有被损坏,他欣喜地拿了起来,“我的宝贝,你在这儿呀。”说着,他小心地倒出一盖儿热咖啡递给山田久美子,“快喝了暖暖身子。”

    山田久美子接过咖啡,一下全部倒进肚子里,身子有了一点点的温暖,然后她把那个盖儿还给杜雨霖,杜雨霖马上把保温壶给盖上了。

    山田久美子看出杜雨霖也是冻得够呛,嘴唇都紫了,问道:“你不喝一点暖和暖和吗?”

    杜雨霖跳了跳脚,“我不冷,咱们现在就这点暖和气了,要留到最后。”

    “我们会死在这儿吗?”山田久美子问。

    “有可能吧,在要看外边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如果这个矿井没有完全被炸塌,只是局部的塌方,我们应该会获救,如果……”杜雨霖看到山田久美子的脸上现出无比恐惧的神色,他马上说:“……哎,哪那么多如果,你放心好了,我们一定能获救的,你不用担心了。”他又原地使劲地跳了跳。

    ……

    小翠不安得在家里的各个屋子里来回地走着,“华莱士”默默地跟在她身后来回地走。

    房门一响,池田雅子一脸沉郁地走了进来。小崔从里屋冲出来见只有池田雅子一个人,不由得问道:“雅子姐姐,他没回来呀?”

    池田雅子不敢看小翠那天真无邪和期盼的眼神,她低着头换了衣服,“他出差去北平了,这几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雅子姐姐,你听说没,今天大同好像有个矿出事了?”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呀,是不是小道消息呀,你别信这些小道消息。”

    “可是今天一整天我这心就砰砰真跳,右眼皮也跟着跳。”

    池田雅子勉强地装作轻松的样子,说:“你那是迷信。”

    小翠忽然发现池田雅子的眼下有泪痕,问道:“雅子姐姐,你,你怎么哭了?”

    池田雅子抹抹眼睛,“没有呀,哦,刚才被风吹迷了眼。”说着,她几步进了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咬着被角无声地哭了起来。

    小翠转脸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走到眼前,拿起电话,刚拨了一个号,又放了下来。

    ……

    矿洞里,那一壶咖啡已经喝完了,绝大部分是山田久美子喝的,在山田久美子的逼迫之下杜雨霖也喝了一点点。

    他们俩个紧紧地抱在一起,还是瑟瑟地发抖,杜雨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眩,意识也有些模湖,他知道自己有可能是瓦斯中毒了。

    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又晃了晃在自己怀里昏昏欲睡的山田久美子,大声地说:“久美子,不要睡,不要睡,醒醒!”

    山田久美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可怜巴巴地说:“我冷,我冷。”

    杜雨霖使劲地把她抱在怀里,自己嘴唇哆嗦地说:“这回,这回不冷了吧。唉,你别睡,我给你讲个笑话。你知道你们日本有一个很著名的海军将领叫山本五十六吗?”

    山田久美子晕晕乎乎地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有一个叫‘八角钱’的外号吗?”

    “不知道。”

    “我让知道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他为什么叫‘八角钱’,他这个人是个出色的军人,同时也是个赌徒,而且很好色,年轻的时候,他几乎天天到你们日本的那些风月场合去找女人鬼混。你们日本从事那种工作的女人呀有一种服务,就是给客人剪指甲,一角钱一个手指头,大部分的客人都是收一块钱,可是这些姑娘总是收他八角钱,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山田久美子头又垂了下来,不说话了。

    杜雨霖使劲地拍了拍她的脸,大声地说:“别睡别睡,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你清醒一下,我告诉你那些姑娘为什么总是收他八角钱呀,因为他只有八个手指头,所以只收八角钱,你说好笑不好笑?”

    山田久美子闭着眼极勉强地笑了一下,然后说:“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死在这儿,我真不想死,我才十七岁,我还不想这么早死。”

    “谁说不是呢,你多年轻,还这么漂亮,将来不知道有多少公子王孙要娶你,对了说不定你们日本天皇的儿子也会要娶你,对了,你们日本天皇有没有儿子呀?”

    山田久美子忽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杜雨霖,“在临死前我有一件事一定要问清楚。”

    “什么事,你问你问。”

    “那天晚上杀我爸爸还有和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你为什么老要纠结这件事呢?”

    “你不要转移话题,就请你直接回答我,是不是你。”山田久美子声音尖利而诡异。

    关于这件事,杜雨霖内心无比纠结,实际上他有好几次都很冲动的想告诉山田久美子那天晚上所有的事都是他做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每次他的话已经到了喉咙口,又咽了下去,他始终也没说出来。

    现在,两人已经走到了生命与死亡交界处,要不要把这件事的实情告诉她呢?

    杜雨霖思索了一下,摇了摇头,“久美子,你说的那件事不是我干的。”

    山田久美子听了这话,身体一下软了下来,她虚着眼睛问道:“你真的没有骗我?”

    杜雨霖苦笑,“现在我们俩都快死在这里了,我有必要骗你吧?”

    山田久美子拉起杜雨霖的手,“好吧,我相信你了。从现在开始,我把过去心里所有对你的怀疑和不明不白的怨恨全部抛掉,一心一意地爱你。”

    杜雨霖吓了一跳,“你,你说什么?”

    山田久美子说:“现在说可能已经晚了,可是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看上了你,可是我又担心你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人,所以一直把这份爱深藏在心底,现在,我可以爱你了。”说着,山田久美子忽然紧紧地抱住杜雨霖,小嘴儿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呢喃着,“爱我,爱我,求你爱爱我!”

    杜雨霖正不知所措间,他觉得自己的嘴唇上一凉,山田久美子的一对冰冷、软糯的唇瓣已经狠狠地贴在他的嘴上。

    杜雨霖只得脑子轰的一下,全身的血液一下全部涌到了头顶,他觉得浑身燥热无比,眼前的山田久美子不知为什么一下变得无比的娇柔、美丽,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