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318章 伏击地点
    杜雨霖打开院门,发现站在门口敲门的人是赵落霞,手里提着个皮包。

    “您怎么来了?”杜雨霖奇怪地问。

    “怎么,你这个家我不能来吗?”赵落霞说着话迈步进了院门。

    杜雨霖笑道:“您看,你挑这个理儿,干吗?我的意思是天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哦,我来是为了两件事,一件呢是告诉你军统那个狙击手的位置调整了一下,另一个,我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小丫头搞上了,我这个做长辈的来瞧瞧,要是看得入眼的话,我还得送份礼呢。”

    杜雨霖把赵落霞让进了步。

    池田雅子见赵落霞一惊,问道:“您怎么来了?”

    赵落霞咯咯地笑起来,“你说你们两口儿俩呀,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小翠从厨房直出来,见了赵落霞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有些盼援似地扭头看了杜雨霖一眼。

    杜雨霖说:“按老礼儿,你应该叫老太太了。”

    小翠上前道了个万福,“老太太,小翠给您行礼了。”

    赵落霞扶起小翠,仔细地上下端详了小翠一番,转脸对杜雨霖说:“雨霖,你这孩子的艳福可真不浅呀,找一个是个美人儿坯子,找一个是个美人儿坯子,你瞧瞧这孩子长得多水灵,多俊呀。”

    杜雨霖说:“你老人家既然受了礼了,是不是该有个见面礼给小辈的才合规矩呀?”

    赵落霞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看了身边的池田雅子一眼,周身摸了摸,最后从手脖子撸下一个玉手镯,递到小翠手上,“孩子,我来的匆忙也没有什么准备,这个玉镯子呢是我戴了多年了,就送给你做见面礼了。”

    小翠扭脸看了杜雨霖一眼,意思是问能不能收这个礼。

    杜雨霖扬扬手,“老太太高兴,你就收下吧。”

    小翠这才给赵落霞深施了一礼,“谢谢老太太。”

    “哎呀,我才多大呀,就老太太、老太太的真难听,孩子,你就跟着雨霖叫我姨吧,我听你和雨霖已经……”说着瞟了旁边的杜雨霖一眼。

    杜雨霖大大方方地说:“已经圆过房了。”

    小翠羞涩地垂着头,涨红了脸。

    赵落霞斜了杜雨霖一眼,轻笑道:“雨霖,我倚老卖老的说一句,这没过门就圆房好像也不大合规矩吧。”

    杜雨霖见小翠羞涩难当的样子,轻推了一下她:“去给老太太弄杯好茶来。”接着换了话题,“姨,你刚才说来告诉我军统那个狙击手的位置调整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

    赵落霞掏出一张图,放在桌上,“军统那边出了点岔子,雅子拿回来的图你看过了吧?”

    “看过了。”

    “朱光华跟我说,他们的伏击地点有所改变,是在这里。”说着赵落霞指了一下地图,那个位置正是刚才杜雨霖对池田雅子所说的有一片茂密的松树林的地方。

    池田雅子和杜雨霖对视了一下。赵落霞看到他们的表情,问:“怎么回事?”

    池田雅子说:“刚才雨霖已经预估到军统的伏击地点应该这里,还让我去找你,跟军统商量一下呢,他认为这个地点比上一个地点更为合适。”说着,她转脸看了一下杜雨霖。

    杜雨霖有些小得意地笑了笑。

    赵落霞拿起她的皮包,小心地打开,从里边拿出两个合在一起比烧饼略小一点的一个半圆形物体,对杜雨霖说:“雨霖,其实我今天来的真正目的是给你送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呀?炸药?”

    “是的,这是英国特工部门提供给军统的一种极特殊的炸药,是用开水引爆的。”

    “开水引爆?”

    “是的,这种炸药无论怎么击打撞击它,它都不会炸,只要经过开水一浇,他立即爆炸。军统得到的情报说这位崇仁亲王身患很严重的糖尿病,需要不停的喝水,他身边的一个卫士专门给他提着一个暖水瓶,军统给你的任务是想办法把这两个炸药放在那个暖水瓶的下面。”

    “然后呢?”

    “接下来的事情由他们自己解决。”

    “这么说不用我找到一个恰当的机会让那个亲王闪出一个可以被射杀的空间了?”

    “是的。”

    池田雅子说:“可是明天现场一定要对所有人进行搜查,雨霖怎么把这两个东西带进去呢?”

    杜雨霖想了想,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池田雅子好奇地问。

    ……

    谷铁衣的办公室内。

    幽暗的灯光下,小林佑吉很恭敬地站在一旁,谷铁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一字一句地说:“我估计明天军统或者共产党的人会刺杀亲王,到时候,你不用跟着崇仁亲王的队伍走,你和泽口凉平调换一下,负责外围的安检工作就行了。”

    原来的计划是由小林佑吉负责跟随崇仁亲王的一行人,由泽口凉平负责外围的安检工作。小林佑吉不知道谷铁衣突然改变安排的用意,他问道:“老师,我认为近距离的护卫工作要比远距离的要重要的多,您为什么要把我调整在外围去?”

    谷铁衣摇了摇头,“小林君,你错了,崇仁亲王自己就带着卫队,再加上我们给他安排的几层护卫,可以肯定近距离不会出什么问题,就算出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反而是远距离的护卫工作要重要的多,我估计要刺杀崇仁亲王一定会选择远距离用狙击步枪行刺,那样要比近距离更容易得手,而且撤退也相对容易一些。”

    说着谷铁衣展开桌子上的一张地图,向小林佑吉招了招手,“来,现在我研究了一下明天的形势。明天如果真有人要刺杀崇仁亲王的话,他们有两种选择,一种是他们会派人到矿井口附近近距离伏击亲王,我认为这种可能性相当小,因为近距离的保卫是相当严密的;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会派一个枪法好的狙击手远距离射击。而他们有可能选择的伏击地点很有可能是在这五个点中的其中一个点或者几个点,尤其是有一片松树林这个点。”

    小林看了看谷铁衣给自己看的那张地图,分别有五个点被谷铁衣用红铅笔画了个圈儿。

    小林佑吉看了谷铁衣一眼,“老师,您看我明天一大早是不是带上几个人到这五个地点搜查一下?”

    “当然要搜查,不过不用去太早,另外你只要做做样子就可以了,不要太认真,尤其是在杀手开枪射击之前,你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可是如果我事前发现了杀手,难道我不抓他们吗?”

    “千万不要。”

    听了谷铁衣这话,小林佑吉一惊,他茫然地看着谷铁衣,“老师我不大明白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明天真的发生了刺杀事件,你不要阻止它的发生。”

    小林佑吉惊愕地看着谷铁衣,“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我们是替鸠彦亲王做事的,而鸠彦亲王不希望自己经营多年的王国拱手让给别人。”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按照我的话做就可以了。记住你明天的主要任务是抓杀手,而且是已经实施了射杀的杀手,你明白吗?”

    “可是如果我在搜查的过程中发现了枪手该怎么办,难道装作没看见?”

    谷铁衣摇了摇头,“我估计他们不会那么笨,不会那轻易让你搜到。”

    谷铁衣又指了指刚才指的那个小小红圈儿,“你明天带队主要搜查这个地方,我认为他们在这里伏击的可能性最大。”

    小林佑吉看了看那个位置,“这里好像并不是最佳的伏击地点。”

    “这里不是最佳的伏击地点,可是这里是最佳的隐藏和逃脱地点,而且如果一个枪手的射术比较高明的话,地点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如果明天枪手的确藏在这里,一旦他开枪射击之后我是不是马上抓捕他?”

    “当然,而且一定要记住抓活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让三笠宫崇仁亲王的亲信们知道,刺杀行动不是我们策划实施的。对了,还有件事,明天你不要让于霖跟着你,你让他跟着泽口凉平跟在崇仁亲王的身边。”

    “为什么要让他跟在崇仁亲王?他要是耍花招儿怎么办?”

    谷铁衣冷笑了一声,“众目睽睽之下他敢耍什么花招儿?老实跟你说,我一直以来我就怀疑他不是诚心跟我们合作的,我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想借这次的事摸摸他的底,看他是替共产党做事,还是替国民党做事。”

    “可是他要是真的替他们做事的怎么办?”

    谷铁衣看了小林佑吉一眼,“小林君,你是怎么了,你忘了我们的主要目的吗?我们的主要目的正是希望有人能置崇仁亲王于死地,但是这个人绝不能是我们的人。如果他这次真的耍什么花招儿替共产党和国民党做事,我就不再保他了,随便找个机会把他处理掉算了,如果他经受了这次的考验,以后他还有大用处呢?”

    “什么大用处?”

    谷铁衣不悦地横了小林佑吉一眼,“这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做好你应该做的事就可以了。”

    ……

    三笠宫崇仁亲王在晋北政厅高官前岛升和夏恭等等人众星捧月般的簇拥下来到大同炭矿株式会社所属的第64号矿井。

    矿井四周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士兵,在亲王的四周也站着一些穿着便装的护卫。这其中就有杜雨霖一个。

    杜雨霖看似警惕地四下逡巡着,实际上他是在测量如何让那个亲王离开那些警卫一段距离,让远处的狙击手有更好的射击空间。

    三笠宫崇仁亲王随身带着的几名护卫紧紧地环护在他身边,眼睛警惕地四下看着,手都插在鼓鼓囊囊的口袋里,很显然他们口袋里都揣着武器,随时准备着应伏突发事件,其中一个卫士手里提着一个便携式的暖水瓶一直跟在崇仁亲王的身后。

    从现在的形势看,如果军统那边真的是选择远距离射杀,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因为那个亲王的几名护卫很显然都是训练有素的,他们看似无意,其实都是很巧妙地利用自己的身体挡着亲王的身体。从远距离看,他们的身体和亲王是重叠在一起的。

    眼看着视察就要结束了,杜雨霖有些着急。为了躲避检查,杜雨霖把那两块饼状物放在自己的皮鞋后跟内。现在他要找个机会把那两个东西放在那个暖水瓶的下面要,可是那个暖水瓶一直在那个卫士的手上提着,他一时没有办法把那两个东西放上去。

    怎么办呢?杜雨霖四下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