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306章 局中有局
    进来的人是谷铁衣和他的一名助手。

    谷铁衣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池田雅子,“于太太,您这是……”

    池田雅子定了定神,说道:“哦,我想来找于工一起下班,可是他不在?”

    “是吗,我,我也要来找他,是不是忙别的事情去了。”

    “这样呀,那我自己回家了,真是的,说好了早点回家的。他不在,我走了。”说着,池田雅子向谷铁衣略鞠了一躬,离开了。

    其实谷铁衣并没有来找杜雨霖,他刚才远远地看见池田雅子神色慌张地走进杜雨霖的办公室,心生疑窦,于是就走进来,想看看池田雅子到底要干什么。

    谷铁衣身边的助手见谷铁衣站在那沉思不语,小声地问:“先生,我们该过去了。”

    谷铁衣这才省过神来,默默地点点头和助手离开了杜雨霖的办公室。

    助手开着车载着谷铁衣来到日本宪兵队看守所。

    这里关着刚刚抓来的八名美国飞行员,其中包括一名叫米勒的少校。

    现在日本陆军部急于知道接下来美军对日本的进一步打击计划,好进行相应的准备和防范,所以他们给晋北政厅的日本最高顾问前岛升下了死命令,要求他务必在一周内从米勒嘴里抠出美国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可是无论宪兵队的人怎么对米勒用刑,米勒就是一字不吐。

    谷铁衣是无意间从前岛升嘴里知道这个消息的,他觉得这件事对自己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自己能想办法从米勒的嘴里抠出美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那样的话无论是日本的陆军高层和那些情报部门的高官也会对自己另眼看待,这对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是相当有益处的,所以他向前岛升要求由自己来处理这件事。

    前岛升正为这件事一筹莫展,见谷铁衣主动要求经办此事,当然马上同意。

    接受了这个任务之后,谷铁衣马上制定了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的主角就是有留美背景,熟悉美国文化的杜雨霖。

    首先,他亲自联络了军统的朱光华。

    其实,他早就知道朱光军的存在,可是他并没有急于抓捕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谷铁衣知道,军统那么多人,抓了一个朱光华接下来军统会马上派张光华、李光华、王光华来接替朱光华的工作。

    而留下朱光华会对自己以后的计划大有益处,所以他派自己的几名心腹私下里密捕了朱光华,接着以向他提出以提供近日马上来大同的三笠宫崇仁亲王行期和路线为条件,让朱光华提供大同共党地下领导人,也就是杜雨霖的继母赵落霞的行踪。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早就得到消息,最近一段时间军统的人急于刺杀马上要来大同的三笠宫崇仁亲王,朱光华非常需要三笠宫崇仁亲王的行期和路线。

    开始,朱光华并不相信谷铁衣,也不同意跟他合作,于是谷铁衣为了表示诚意,经他向前岛升请示暗中释放了几名以前抓捕的军统成员。

    当朱光华得到自己的同志被释放的消息后,这才相信了谷铁衣。其实,朱光华并不愿意用赵落霞来换取有关三笠宫崇仁亲王的行期和路线的情报,虽说是国共两党,可是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虽说是两党但毕竟都是中国人,可是他又不得不同意,因为戴老板亲自给他发电报,要求他务必干掉三笠宫崇仁亲王。几经权衡,朱光华同意跟谷铁衣做交易,告诉了他赵落霞最近的藏身之所。

    得到赵落霞的确切地址之后,谷铁衣马上安排小林佑吉去抓捕她。实际上,抓捕赵落霞并不是谷铁衣的主要目的,他的主要目的是杜雨霖。

    他知道赵落霞和杜雨霖的关系,以他对杜雨霖的了解,他相信一旦杜雨霖知道了要抓捕赵落霞的消息后一定会想尽办法给赵落霞送信,或者想办法营救赵落霞,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抓住杜雨霖通共的把柄,然后逼迫杜雨霖去看守所和美国飞行员少校米勒关在一起,并想办法从米勒的嘴里抠出美军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这是谷铁衣的如意算盘,也正因如此,他才有意让小林佑吉安排杜雨霖加与抓捕赵落霞的行动,并有意给他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他相信以杜雨霖的智慧,他一定会想办法营救赵落霞。

    他已经派了自己几名得力的心腹提前来到赵大豆巷46号,就等着着杜雨霖掉入自己设好的圈套——抓杜雨霖一个现形,让他为了保命不得不替自己做事。

    谷铁衣和助手来到宪兵队,他要提审米勒。

    可是他一进宪兵队队长泽口凉平带着几个人急匆匆地往外走。

    谷铁衣笑着问泽口凉平,“泽口队长,你这匆匆忙忙得要去哪儿呀?”

    “小林君他们那几个人可能是中毒了,现在在陆军医院,我要赶过去看看。”

    谷铁衣一听这话,“中毒?他们不是去抓捕共党分子了吗?”

    “还没到呢,中途就发现中了毒。”

    “怎么会这样呢,他是怎么中的毒?”

    “是那个于工先中的毒,然后可能是传染了他们几个。”

    谷铁衣一听杜雨霖中了毒,不由得大惊失色,“他们中的是什么毒呀?”

    泽品凉平凑到谷铁衣的耳边,小声地说:“听陆军医院那边人说他们中的毒和那个李士群毒一样。”

    谷铁衣瞪大了眼睛,“阿米巴菌?”

    泽口凉平默默地点了点头,“好了,谷先生,我不跟你说了,那边让我赶快过去呢。”

    “我也跟你一起去。”

    ……

    日本陆军医院病房。

    小林佑吉满头是汗地躺在床上,还在不停地呕吐。病床边站着几个医生正在窃窃私语。

    泽口凉平和谷铁衣等人走了进来。

    谷铁衣急切地问小林佑吉,“小林,怎么回事?”

    小林微微地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是于工在半路上忽然呕吐,传染了我。”

    “他是怎么中毒的?”

    小林佑吉张了张嘴,又看了看周边的人,没说话。

    谷铁衣走上前把耳朵附在小林佑吉的嘴边,“你说吧。”

    小林佑吉小声地说:“据他所说是水川伊夫给他吃了一个饼。”

    “他为什么要给他下毒?”

    “这个我也不清楚。”

    谷铁衣立起身问旁边的医生,“于工在哪儿,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名医生说:“他现在在急救室,我们正在抢救他呢,他的症状最严重,恐怕……”

    谷铁衣急忙问:“有生命危险?”

    医生点了点头,“刚才我去看了一下,很明显是中了阿米巴菌病毒,大量地脱水,看样子已经快不行了。”

    谷铁衣转身向外走,他本来是要去看看杜雨霖情况的,可是走到半途中,他心头一动,走到一边的一个办公室,对一名护士说:“我用一下你的电话。”说着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水川伊夫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没有人接听,谷铁衣这才想起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他又拨水川伊夫家里的电话。

    是水川伊夫接的,声音好像是没睡醒似的,“我是水川伊夫。”

    “水川课长,我是谷铁衣,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于工,还有小林佑吉等几个人中了毒。”

    水川伊夫讶异地问:“中毒中什么毒?”

    谷铁衣知道现在整个大同只有水川伊夫手里有阿米巴菌和解药,所以有可能施毒的很有可能就是他,可是他实在不明白水川伊夫为什么要向杜雨霖下毒,他顿了一下,问:“水川君,你真的不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吗?”

    水川伊夫有些生气地说:“真是笑话,我怎么知道他中了什么毒。”

    “他中的是阿米巴菌病毒。据我所知现在在整个大同只有水川君你手上有这种东西。”

    水川伊夫在电话里惊愕地问:“真的假的,这怎么可能。”

    “水川先生,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给杜雨霖下毒?”

    水川伊夫没好气地说:“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给他下毒?”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这儿,你否认也没有用。现在杜雨霖和小林佑吉等人都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希望水川君能快点把解药拿来。”

    “好的。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谷铁衣这才很沮丧地往急救室走。

    自己原本设计的好好的,没想到水川伊夫莫名其妙地给杜雨霖下毒彻底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忽然,谷铁衣脑子里电光一闪,一个人影浮上他的心头。他返回身又来到那办公室,拿起电话,拨杜雨霖家的号码,“是于太太吗,我是谷铁衣呀,于工出事了,中了剧毒,现在他在陆军医院抢救,病情相当危险,你快过来吧,晚了恐怕……”

    ……

    池田雅子放下电话,心里乱成一锅粥。

    晚上回到家,她还一直在琢磨杜雨霖留给她的那张纸条儿上写的“救我!”两个字的含义。她不知道杜雨霖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怎么救他。

    接到谷铁衣的电话,她一下明白了,杜雨霖事先用了“阿米巴菌”病毒,让车上的所有人都染上病菌,这样就可以制止他们去抓捕赵落霞。

    池田雅子听杜雨霖说起过“阿米巴菌”病毒的厉害,她万万没想到杜雨霖竟然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让赵落霞避免被捕。

    现在,虽说她手里有解药,可是现在杜雨霖在日本陆军医院,自己怎么能够直接把解药给杜雨霖用呢?杜雨霖中了毒,不用多久,水川伊夫就会发现自己保险柜时的那四瓶药被调了包,如果自己现在给杜雨霖解药,那无异是不打自招。

    池田雅子把那瓶解药从包里拿出来,在客厅里来回地走,她急着想办法要找一个可以给杜雨霖用药而又不至于引起水川伊夫等人怀疑的借口。

    可是这太难了。

    她正想着,小翠端着一大钵热汤从厨房里快步跑出来,边跑边喊,“让开,让开,烫,烫!”

    池田雅子一转身,没想到小翠正要躲池田雅子,两人狠狠地撞在一起,池田雅子因为心神不定,她手中的那个小药瓶“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小瓶内的药汁洒了一地……

    池田雅子无比惊愕地看着地上的小瓶和药汁,眼泪从眼眶里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