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248章 九十度角张开(一)

第248章 九十度角张开(一)

    由于出了各大矿区矿井爆炸的事情,还有最近发生的“天溪街爆炸案”,晋北政厅的最高顾问前岛升向日本“驻蒙军”借调了800名士兵。“驻蒙军”配合晋北政厅警务厅特高课、宪兵队、大同警察局的警察在大同日本人控制的各大矿区和各街道又增设了许多关卡,对到矿区上下班的矿工和来往的行人都进行严格的盘查。

    整个大同城一时间风声鹤唳,到处是一片紧张的诡异气氛。

    这几天,小林佑吉一直带着几名特高课的工作人员在几个发生爆炸的矿井进行仔细调查,包括询问相关的工作人员,以及到各个爆炸现场进行现场勘察。几天过去了,调查一点进展也没有。很显然,进行破坏的人都是爆破方面的专业人士,他们的炸点设置得相当准确,并没有破坏整个矿井,只是把出入矿井的洞口给炸毁了,让大量的碎石头堵塞住了洞口以及下井的部分。

    很显然,进行破坏的人的目的并不是想毁掉整个矿井,只是想迟滞一下日本人的挖掘进度,因为清理好一个洞口以及下井的这段作业段,达到可以重新理生产的程度,以现在的工作量最少也得半个月的时间。现在有三十五个矿井被炸,这个月是无法如期完成开采任务了。

    小林非常清楚,上级的一顿臭骂和相应的处分是免不了的。现在最关键的是尽快破案,抓到这些破坏分子,这样的话,他也好在上级面前有个交待。

    可是这种明显是经过精心设计、详细布置,有组织有计划的破坏行动想侦破,谈何容易。

    中午时分,小林佑吉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派人把助手三浦原叫到眼前,“三浦君,我要回会社一下,这里你继续工作。”

    同样是一脸倦容的三浦原田点点头。

    “还有,其实没有被破坏的四十几个矿井的保卫工作你也要密切关注,不能再了纰漏了,否则我们几个真得向天皇剖腹谢罪了。”

    三浦原深鞠一躬,“小林先生,您放心好了,我用生命保证像那样的破坏事件不会再发生了。”

    小林点点头,“很好,那我走了。”说着上了旁边的一辆车上。

    ……

    小林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闭上眼睛想稍稍休息一会儿,他的一名部下敲门走了进来。小林睁开眼睛问:“什么事?”

    “我们刚刚接到一个醉汉带来的信,是有关于‘天溪街爆炸案’的,还是上次那个人。”

    小林听了部下这话,精神一震,因为‘天溪街爆炸案’的相关资料他仔细研究过,现场的爆炸水平也非常专业,他判断“天溪街爆炸案”应该是同一伙人所为,现在矿井那边的爆炸案迟迟没有进展,他无法向上司交待,如果能把“天溪街爆炸案”马上破获,找到真凶,那么上司那边他也可以有所交待。

    想到这里小林打开部下放在办公桌上的信。这次的信和上次一样也是用报纸上的字拼成的,内容也很简单:如果想查证据可找山田久美子。

    小林看完了信,问部下,“这个送信的醉汉你们如何处理了?”

    “课长,我们已经把这个醉汉扣下了,现在我正派人对他进行审讯,我想从他嘴里知道是什么人让他送信来的。”

    小林狠狠地一拍桌子,怒道:“胡闹,谁让你把他扣下的,你马上去把他给我放了。”

    属下给小林骂得有点蒙,点点头,悻悻地退了出去。

    小林非常清楚,给自己写信的人不会是普通人,他不可能让自己在送信人上查出寻找他的线索来。

    不过,这个匿名举报人越来越引起小林的兴趣。

    上次,这个匿名举报人举报说:制造天溪街爆炸案的凶手是于霖。小林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从这些举报人知道“于霖”是杜雨霖的化名这一点判断这个举报人一定不是普通人,他之所以匿名举报杜雨霖一定另有目的。而小林一时还猜不透他的目的所在,而且他非常有把握的判断,只要自己不动杜雨霖,这个人一定会还有动作,完全有可能给自己提供更有价值的信息。

    果然,第二封信没多久就来了,很显然对方急于借自己之手置杜雨霖于死地,他要不想上了他的当。想到这儿,他把手中的信慢慢地撕了,他肯定,只要自己还不杜雨霖采取行动,这个人会给自己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或者很有可能帮助自己查到矿井爆炸案的幕后元凶。

    想到这儿,小林佑吉不由得微微一笑,他闭上了眼睛,刚想睡一会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三浦原。

    三浦原的口气好像又紧张又急切,“小林先生,请你马上来34号矿井来一下。”

    “出什么事了?”

    “我们的人在34号矿井抓到一个涉嫌进行破坏的矿工。”

    小林听了这话,猛地站起身,“有确凿的证据吗?”

    “有。我们抓他时他正把一些炸药埋在一个矿井口,埋设的地点和我们那些被破坏的矿井地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小林有些兴奋地说:“很好,你负责看好他,不要让他逃掉或自杀,我马上过去。还有,抓到人这件事暂时要保密,不要再让其它人知道,尤其是一些中国人,明白吗?”

    “明白。”

    在去往34号矿井的路上,小林边开车边思考着如何从这个被抓的矿工嘴里挖出他背后的指使者,那才是他最想抓到的人。走着走着,忽然一个问号在他脑海里一闪:现在是上班时间,矿井时有很多日本监工,现在整个矿区都查得很严,这个矿工为什么敢冒这么大风险还要进行破坏呢?这是不主动往枪口上撞吗?很显然实施这些破坏行为的是一个有组织的团伙行为,他们不会蠢到如此地步吧?

    难道这伙人的上司也对他们有要求?要求他们在限定的期限内把大同所有日本的矿井全部破坏,才不得不冒险行事?

    小林的脑袋越想想乱,索性他不想了,加了一档。他的车子飞快地向34号矿井驰去。

    ……

    杜雨霖坐在办公室玩着他那个篮球。表面上他轻闲自在,可是他内心却有些焦灼。前些天他在和张鸿伟制定爆破计划时就想到了如果前期实施爆破,最好是所有的矿井同时行动,否则一旦部分爆破,就会引起日本人的警觉,然后加强防范,这样的话,想再进行其它矿井的爆破的难度就相当大。当时张鸿伟说考虑一下,可是他到底还是没想能想出好办法来。现在各个矿井不但有日本监工严格监视,还有日本宪兵和警察多层防范。

    在这样的条件下,想继续进行破坏活动,不仅风险极大,而且完全有可能使实施爆破的人员暴露,造成计划半途而废。

    张鸿伟是个很谨慎,而且有全局观念的人,他不会没想到这些,可是他为什么没有采取应对的措施呢?

    杜雨霖正心烦意乱地想着心事,门一开,山田久美子推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