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244章 特别通行证(二)

第244章 特别通行证(二)

    “谁告诉我的我就不说的,关键这件事是事实,你不否认吧?怎么样,你给我一个特别通行证,我想办法说服玉凤凰和水川先生见一面。”

    小林明显是犹豫了起来。

    他的犹豫不是没有道理的,在整个晋北政厅,除了少数的几个高官之外,他从来没有给任何一个中国人发这种拥有很大特权的特别通行证。因为有了这张特别通行证,在整个晋北政厅的辖区内就可以不受任何盘查而畅通无阻,而向于霖这样一个他还不是了解的中国人发这种证件是需要冒很大风险的。

    杜雨霖预料到了小林的犹豫和担忧,正因为他刚才对他的试探,所以他很有把握地以退为进,用一种不太高兴的语气说:“是不是很麻烦,如果很麻烦的话那就算了。”

    小林马上说:“不麻烦,不麻烦。只要你能帮我让玉凤凰和水川先生见一面,我可以马上给你一张特别通行证。”

    杜雨霖客套了一下,“真的不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

    “对了,我听说,领这个证件还得有一个一定级别的日本人做当保人,是吗?”

    “是的,你看我给你担保人,可以吗?”

    “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我们是互相帮助嘛。玉凤凰的事你眉目了你马上通知我,在后天之前要给我准信儿。”

    “行,到时候你听我好消息吧。”

    杜雨霖放下电话,对张鸿伟说:“特别通行证的事基本可以解决了”

    “基本解决,你是说还不一定?”

    “当然,我也不敢肯定那位玉姑娘会答应见这个日本鬼子。”

    ……

    晚上,杜雨霖迈步走进“栖凤楼”。

    那个胖胖的中年妇人一见,“哟,这不是于先生吗?您可有阵子没来我们这儿玩了?您想找哪位姑娘呀?”

    杜雨霖掏出两张钞票塞进妇人,“我想见玉凤凰玉姑娘一面。”

    妇人面有难色,“于先生,真不巧,玉姑娘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不能见客,所以……”

    杜雨霖又掏出两张钞票,“麻烦你给玉姑娘捎个话,就说于霖想见她。”

    妇人苦着脸,“于先生,我真不是驳的面子,玉姑娘今天真是不舒服,要不,等明个儿再说,您看行吗?”

    杜雨霖脸上浮出不悦之色,“我说,你怎么回事儿,我不说了吗,你去给捎个话,她要是不见我,我转身就走,成吗?”

    妇人犹豫了一下,“那我去试试,可不敢保证一定能行呀。”

    “去吧。”杜雨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我在这儿等着。”

    妇人转身扭着肥胖的身子上了楼。

    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那个胖妇人和一直跟随在玉凤凰身边的那个小丫头从二楼走下来,那个小丫头走到杜雨霖跟前,一矮身道了个万福,“于先生,您楼上请。”

    杜雨霖站起身,跟着小丫头上了楼。

    杜雨霖本以为小丫头会引着他去上次他们去的那间房,可是小丫头引着杜雨霖来到最里边的一个很幽静的房间门口。

    小丫头轻轻地叩了叩门,“姑娘,于先生来了。”说着轻轻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杜雨霜迈步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陈设是一套雅致的红木家具,靠墙的几个带着明显的女性化温婉味道的博古架上放的花瓶和赏玩之物,墙上悬着几幅名人字画。整个房间给人感觉说不出的雅致,仿佛大家闺秀的闺房。

    玉凤凰坐在屋子的中间,一条乌油油的黑辫子轻巧地盘在头上,身上一件月白色的短旗袍合体地包裹着她苗条的身体,身上洋溢着一股置身于世外的飘逸之气。

    见杜雨霖进来,站起身优雅地道了个万福,客气地说:“于先生,本来应该去楼下接您的,可是我今天身子确实有些不舒服,请您多多见谅。”

    “玉姑娘,你客气了,是我不该来叨扰你。”

    玉凤凰温婉而不失热情地指指自己对面的一把红木椅子,“于先生,您请坐,我也知道你坐不惯这种硬椅子特意给你加了个棉垫,你试试看舒不舒服。”

    杜雨霖用手按了按柔软的坐垫,由衷地赞道,“很舒服,玉姑娘让你费心了。”

    玉凤凰柔柔地一笑,指指桌上的一杯看样子是刚蒸的热咖啡,“我知道您是不喝茶的,这是我刚给您准备的咖啡,你试试看。”

    “没事,茶我也喝的。”杜雨霖说。

    “凡事顺其自然更好些,不要太强迫自己。”玉凤凰端起手边的一个小小的茶盅浅浅地呷了一口,她喝的是福建人喝的那种苦涩至极的功夫茶。

    玉凤凰放下茶杯,盈盈问道:“于先生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吧?”

    “嗯,是有件事想麻烦姑娘,只是这事多少有些麻烦,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

    玉凤凰嫣然一笑,“不妨先说说看。”

    “是这样,上次和我一起来的那三个人你也见过的。”

    “那三个日本人?”

    “是的,这其中的一个叫水川伊夫,是个很有权势的人,他对姑娘倾慕良久,这次他想在离开大同之前再见姑娘一面。”

    玉凤凰脸上敛起了笑容,现出为难的颜色,“于先生,您应该知道上次我去见你们为不是因为他们三个,而是因为您。而且我一向是不见日本人的。”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觉得是麻烦姑娘了。”

    玉凤凰指了指杜雨霖面前的咖啡,“于先生,请喝咖啡。”

    杜雨霖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问道:“姑娘得的什么病呀?”

    “受了些风寒。谢谢于先生关心。”

    杜雨霖歉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姑娘身上不舒服我就不打扰了。”说着掏出钱包要掏钱,可是他忽然看到玉凤凰看着他的钱包脸色一变,冷冷地问:“于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雨霖略显尴尬地说:“按规矩是要这样的。”

    玉凤凰一脸的寒霜,“于先生,我本以为你是个潇洒的人,没想到……看样子你把我也当成那种女人了。”

    “不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玉凤凰站起身,冲外边喊了一声,“小翠儿,送客。”说着扭身进了里屋。

    刚才在门外的那个小丫头走进来,看到杜雨霖手里拿着钱包,抿嘴一笑,“于先生,看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这么糊涂,难怪我们姑娘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