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236章 是你妈送的
    杰西卡和杜雨霖美妙的事情……

    房门悄无声息地开了,披头散发的山田久美子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杰西卡正随着杜雨霖的撞击前后耸动着身体,猛然看见山田久美子鬼魅一样出现,吓得大叫了一声。

    杜雨霖也停下了动作,盯着山田久美子手中的刀,问道:“你要干什么?”

    山田久美子四下看了看,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我妈妈拿来的水果在哪儿,我想吃。”

    杜雨霖差点笑出声来,指了指放在旁边桌子上的那篮水果,“在那儿。”

    山田久美子拿起那个果篮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个人,“你们别管我,继续。”说着拿着果篮进了卫生间。

    杰西卡有些恐惧地看着杜雨霖,用眼神问他要不要继续做。杜雨霖把她抱起来弄成刚才的跪姿,旁若无人地继续做着……。

    过了一会儿,山田久美子拿着一个洗好的苹果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坐在地毯上,边给苹果削皮边看着纠缠的两个人。

    杰西卡可能有些不适应做这种事旁边有人看着,她有些尴尬地回头看了杜雨霖一眼,意思是不要做了吧。杜雨霖没管那些,拍了她她肥美的臀部一下,让她继续做……

    山田久美子用小刀削了一块苹果放进嘴里,边嚼边仿佛经验很老道地说:“于先生,看样子你快要……动作不要那么快,对,慢点,这种事不能太快了。对了,我说于先生,你在哪儿找了个这么胖的肥妞儿,是不是没花多少钱呀?”

    杜雨霖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我没花钱,有人送的。”

    “送的,谁呀,这么没品味,送这样的货色给你,要送也送个好的呀。”

    “是你妈送的。”

    山田久美子一怔,“我妈,我妈给你送的女人?她为什么要送你女人呀?”

    “这还不明白,她怕我,她怕我……”杜雨霖和眼神示意了一下身下的杰西卡,“她怕我像对待她这样对你,所以送个女人过来,这样你就安全了。”

    山田久美子哼了一声,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杜雨霖正在聚精会神和杰西卡做呢,没想到刚走的山田久美子又转回来了,叉着腰站在门口大声地说:“你让这个肥婆告诉我妈,想帮我就找个不错的来,别弄个这么个下等货来,那样我更不安全。”说着气哼哼地扭头走了。

    ……

    一大清早,山田久美子门也不敲地闯进杜雨霖的卧室,见杜雨霖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四下逡巡了一眼,问:“那个肥婆走了?”

    杜雨霖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哦,昨天晚上干完了就走了,说是还有两次,今天晚上估计还会来。”

    “昨天晚上干得爽吗?”

    “还可以吧,我喜欢胖一点的。”

    “嗤!”山田久美子嘴里发出不屑的声音,“猪也胖,你也喜欢?”

    杜雨霖说:“这一大清早的,你有事儿呀?”

    “我妈让我和你一起去她公司一趟,说是让你看看样品。”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杜雨霖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和山田久美子出了酒店的大门,见一辆黑色的“林肯”牌轿车停在门口,里面的司机见两个人出来,很殷勤地从里边出来替两人拉开车门。

    林肯车慢慢地向前行驶着,杜雨霖很惬意地欣赏着车窗外的街景。

    两年多没来美国了,美国的街景和两年前有很大的不同,街上的行人的装束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山田久美子大概是常来美国,对窗外的街景并没有什么兴趣,她嘴里嚼着一块口香糖百无聊赖地四下看着。

    林肯车正走着,突然前面的车全部停下了,他们的车也跟着停了下来。前面的司机转过脸用英语对山田久美子,“小姐,前面可能是出事了。”

    山田久美子不耐烦地说:“调头!”

    司机无奈地说:“对不起,小姐,这里不让调头。”

    过了有十多分钟,前面的车流还是一动不动,杜雨霖在车里呆着有些烦闷,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向前面看了一眼,见前面两个穿着皮夹克、脖子上带着链子的光头黑人正在和两个娇小的东方女子模样的人说着什么,那两名女子大概是不懂英语,用手连比划带说的,可是那几个黑人根本不听他们的,对她们连拉带拽的。

    杜雨霖犹豫了一下,走了上去,用英语问:“怎么回事?”

    那两名东方人模样的女子一高一矮,那高的身材苗条,面容清丽,梳着一条乌油油的长辫子,穿着一件束腰的白色风衣,模样与叶茵平有几分相似。她见了杜雨霖,像见了亲人一样,用很笨拙的英语问:“先生,你,你是中国人吗?”

    杜雨霖用中文说:“我是中国人,出什么事了?”

    女子听说杜雨霖是中国人,激动得流出泪来,她有引起激动地指着那两个黑人说:“刚才我们两个从那边过来,这两个黑人问我们买不买首饰,我们只是看了一下他们就非得让我们买,而且要我们出一千美元,这不是敲诈吗,我们不买,他们就不让我们走,请你帮帮我们。”

    女子说到一半杜雨霖就明白了,是这两个黑人见她们是东方面孔,而且是两个女孩子,所以欺负他们。他走到那两个高大健壮的黑人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两个,用英语说:“兄弟,做生意可不是你们这么做的,你们这是强买强卖。”

    两个黑人相互看了一眼,狞笑了一下,其中一个胳膊上纹着几个英文字母的黑人上前使劲地推了杜雨霖一下,用威胁的口气说道:“娘娘腔,少多管闲事。”说着用手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要戳杜雨霖的额头,杜雨霖怒了,伸手抓住他的手指反向一掰,只听“喀喳”一声,那个黑人捂着手指没命地大叫,另一个黑人见状,冲上前照着杜雨霖的脸就是一拳,杜雨霖早有防备,一侧身让过他的拳头,提膝照着他的小腹狠狠一撞,这个黑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刚才被杜雨霖掰断了一根手指的那个黑人见同伴被打倒了,不顾伤痛,掏出随从的一把匕首向杜雨霖狠狠地刺来。杜雨霖还没等他刺到,抬起一脚正踢在他的手腕上,那柄匕首飞到天上,杜雨霖顺手一接,接住了匕首,一下抵在那个黑人的咽喉处,“别动,再动一下叫了你的小命儿。”

    后面那个黑人从地上爬起来伸手一拳打在杜雨霖的身后,杜雨霖向前踉跄了几步。

    旁边站着的那两个女孩子一见,惊叫了一声。

    那黑人见一招得手,又冲上前要打杜雨霖,杜雨霖没有转身,向后一个后踢,正中那黑人的小腹,那黑人捂着小腹轻轻地倒在地上。

    杜雨霖走到他面前,刚要踢他,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警哨响,四五个美国警察端着枪冲到他们面前,用英语大声喊,“把刀扔了,把手举起来!”

    杜雨霖扔下手中的匕首,举起了双手。

    两名警察跑到两个黑人身边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伤势,另外一个警察把杜雨霖按在车上搜他的身。

    杜雨霖用英语大声地说:“我是救人的!”

    警察冷冷地说:“不管你是救人的还是伤人的,到警察局说去。”说着带着杜雨霖,两个黑人还有那两个女孩子上了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警车。

    ……

    警察局。

    两个警察给杜雨霖录完了口供后,又给那两个黑人录,两个黑人好像十分委屈地向警察述说着两个被杜雨霖打伤的情形。

    杜雨霖坐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们俩。坐他不远处的那两个女子高个的那一个站起来走到杜雨霖身旁,“先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杜雨霖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儿,大家都是中国人嘛,出门在外的,相互帮助是份内的事儿。”

    那女子很妩媚地一笑,向杜雨霖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玉手,“我叫白玉凤,先生,您怎么称呼?”

    杜雨霖怔了怔,“你叫我于霖好了。”

    “于先生,这次我们姐妹多亏了你,我想表示一下谢意,您看……”

    “不用,不用,我不说了嘛,大家都是中国人,见你们被欺负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那女子刚要说话,山田久美子从门外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看见杜雨霖,没好气地用日语说:“你可让我好一通找,谁让你多管闲事的?”说着看了站在杜雨霖眼前的女子一眼,“哦,我说呢,原来是英雄救美呀。”她特意地上下打量了那名女子一眼,点点头,“嗯,这个不错,比昨天晚上那个肥婆要好多了,怎么着,是在这我就办事儿还是给你找个地方办?”说着又打量了那女子几眼。

    那女子让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问杜雨霖,“于先生,这位是?”

    “哦,这是山田小姐。”

    那女子看了山田久美子一眼,又转脸看了看杜雨霖,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问:“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杜雨霖坏笑了冲她挤挤眼睛,“她是我的小老婆,看得可严了,你瞧,见我和漂亮的姑娘在一起,她就醋海起浪的。”

    山田久美子听杜雨霖说自己是他小老婆,不屑地哼了一声,“喂,我也听得懂中国话的,谁是你小老婆?真不要脸!”

    杜雨霖刚要和她斗嘴,忽然见萨曼莎从门外走进来,他闭了嘴。

    萨曼莎走到几个人面前,逐一看了一下众人,问山田久美子,“怎么回事?”

    山田久美子指了指杜雨霖,“他喽,走到半路上看到个漂亮女人就弄什么英雄救美的把戏,真是够老土!还说我是……”

    萨曼莎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瞅了杜雨霖一眼。母女俩的这种眼神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都是那么锐利、傲慢。

    杜雨霖刚要说话,忽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满脸的络腮胡子的男人正向他们鬼鬼祟祟地张望着在,而其中的一个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那人可能看见杜雨霖注意到他了,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