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232章 杀人凶手(一)
    大同炭矿株式会社,谷铁衣办公室。

    谷铁衣正在和中谷孝之讲电话,他很不客气地对中谷孝之说:“……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说着不容中谷孝之再说什么狠狠地放下了电话。

    谷铁衣刚放下电话,杜雨霖敲门进来。

    谷铁衣见杜雨霖进来了,忙站起来,热情地说:“你来了,来,坐。”

    杜雨霖并没有坐,而是问道:“谷先生,你找我有事儿?”

    “是这么回事儿,山田少文先生今天上午要举行葬礼,我想大家毕竟是同行,他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有必要去捧捧场,所以我想去参加一下,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一下呀?”

    杜雨霖想了想,“当然可以,”

    谷铁衣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那我们走吧。”

    ……

    山田少文的葬礼是在山田株式会社的一个大厅里举行的。

    杜雨霖开着车载着谷铁衣来到大厅门口,停了车,和谷铁衣从车上下来。

    在大厅的门口摆放着许多花圈,在这些花圈前面站着几个负责安全保卫的警察,警惕地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

    谷铁衣整理了一下衣服和杜雨霖走了进去。

    大厅正中央停放着山田少文的尸体,四周是雪白的鲜花,不时有来吊唁的日本人和中国人走进来鞠躬行礼,然后走到站在一旁的山田亲属那里和亲属们一一握手致意。

    杜雨霖和谷铁衣站在山田的尸体前鞠了三个躬,然后跟在谷铁衣的身后缓步走到山田的家属那里。

    杜雨霖正和亲属中一个中年男子握手,忽然他发现在这些亲属当中有一个女孩子正用一双锥子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

    这个人就是那天答应不会向警方报告偷偷离开大同的山田家的那个使女久美子!

    那天晚上,杜雨霖本来要杀死这个久美子,可是看她的泪流满面,谦卑求饶,加上她努力讨好自己的行为,心不禁有些软了。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杀死这么个正处在花季年华般的小女孩儿,于是他用日语告诉她可以不杀她,但是她不得把看到的所有事情对别人说而且要马上离开大同。

    这个女孩子马上答应了。就这样杜雨霖就把她放了。杜雨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出现在山田亲属的行动当中。

    她到底是什么人呢?

    杜雨霖边想着边走到那个女孩子的面前,装作很自然地正要和她握手,那个女孩子突然疯了一样紧紧抓住杜雨霖,嘴里用日语向众人大喊着:“他!他就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快抓住他,快抓住他!”

    大厅里所有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呆了。杜雨霖扯下那个女孩子紧紧抓住自己的手,“喂,你是什么人,胡说什么?”

    那女孩子又一把抓住杜雨霖,眼睛里闪着骇人的凶光,“我是什么人,告诉你,我是山田少文的女儿山田久美子。快来人呀,快抓住这个凶手!”

    在外面站岗的几个警察听到大厅内的喊叫声,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扭住了杜雨霖的胳膊。

    站在杜雨霖身侧的谷铁衣有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杜雨霖。

    ……

    大同警察局审讯室。

    杜雨霖坐在中间的一把椅子上,局长安在田和一个书记员坐在杜雨霖对面的一张长条桌子后面。在杜雨霖身后站着四个身强体壮的彪形大汉。

    安在田看着杜雨霖,说:“于工,这个案子要是真是你做的话,我建议你就招了吧,省得受苦。”

    杜雨霖好像有些恼怒地说:“我招?我招什么?山田根本就不是我杀的,我招什么?”

    安在田苦笑了一下,“于工,你这又是何必呢。山田少文的那个闺女山田久美子是当晚凶案现场的唯一目击证人,大同这么多人她为什么只指证你而不是别人呢?”

    “这个你去问她,别问我,我怎么知道这个疯疯癫癫的丫头会把这件事赖到我头上。你再问问她,既然是我杀了他全家,为什么留下她这么个活口?”

    “这个我问过了,她说是因为看见你杀了她的爸爸和阿姨之后躲进了卫生间没让你发现,所以才得以幸免的。”

    杜雨霖说:“你把她叫过来,我要和她当面对质。”

    “于工,我看没这个必要吧。”

    杜雨霖低头想了想,“对了,报上说山田先生是二十三号遇害的吧?”

    “是啊,是二十三号。”

    杜雨霖哈哈大笑。

    安在田奇怪地问:“于工,你笑什么?”

    “你确认凶杀案发生在晚上八点半左右吗?”

    “这个当然,是我亲自去勘察的现场,是二十三号晚上八点半左右发生的事情。是久美子向我们打电话报警的。”

    杜雨霖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安局长,我请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二十三号那天晚上八点钟风华电影院演的是什么电影吗?”

    安在田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知道,那天晚上天华电影院演的是李香兰小姐主演的《万世流芳》,当时我正和我太太在电影院看电影呢,怎么会去杀人,难道我有孙悟空的本事会分身法?”

    安在田一时有些懵,他讷讷地问:“你那天晚上八点半在天华电影看电影,除了你太太之外还有谁可以证明?”

    杜雨霖想了想,“还有小林佑吉先生,他和我们一起去的。不信你去问问他,他可以给我证明。”

    安在田听杜雨霖说出小林佑吉的名字,怔了怔,站起身出了审讯室来到审讯室隔壁的一间房间。

    房间内,中谷孝之正戴着耳机听着审讯室内的情况。他见安在田走进来,摘下耳机。

    安在田说:“中谷先生,你都听见了吧,他说小林佑吉先生证明他当晚不在案发现场,您看是不是把小林先生叫来问一问。”

    中谷孝之沉吟半晌,“我听他的口气好像不是在撒谎,要是如果不是他,为什么山田久美子那么肯定是他杀了他的父亲呢?”

    “是啊,我也觉得这件真的很奇怪。对了,有没有可能是他在看完电影中途悄悄地离开去山田先生家做案呢?”

    中谷孝之说:“你去把小林佑吉叫来。”

    安在田有些为难地说:“小林先生是警务厅特高课课长,是我的顶头上司,我怕我去请他他不来,您看是不是请您……”

    中谷孝之想了想,说:“你就说是我请他来的好了。”

    安在田忙不迭地点点头,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