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78章 你这是劫道嘛
    傍晚快要下班的时候,沈子砚忽然来到李化龙的办公室,磨磨蹭蹭说了半天闲话,扭扭捏捏的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沈子砚反常的举动让李化龙觉得很有趣,他看着沈子砚,“沈大小姐,您这跟我磨了半天的牙,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呀?”

    沈子砚一下涨红了脸,有些扭捏地略点了下头。李化龙大喇喇地坐下来,“帮忙呢,不是不行,不过,咱可把丑话说前头,这忙也不能白帮。”

    沈子砚马上说:“我请你到润明楼吃‘鸡丝拉皮’和‘鱼香肉丝’。”

    “好啊,那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呢?”

    沈子砚又扭捏起来,“我,我想让你陪我去买几件衣服,女人穿的那种。”

    李化龙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来,他憋着笑,故意问:“你一个女人买衣服你让我陪着,我又不是女人,更不是你男朋友,这事儿你怎么找到我头上了?”

    “我在北平哪有什么朋友?”

    李化龙想了想说:“你要我帮这么大个忙,去润明楼吃‘鸡丝拉皮’和‘鱼香肉丝’肯定是不行的,最少也得去去东城的金鱼胡同福寿堂家吃翠盖鱼翅。”

    前些天杜雨霖请他们两个还有冯云修一起去福寿堂吃过这道菜。这个菜自然清醇细润,荷香四溢,而不腻人,大家都觉得这道菜好吃。

    据杜雨霖介绍说这道菜是选用上好的小排翅,发好后,用鸡汤文火清炖,到了火候,再用大个紫鲍,真正云腿,连同膛好油鸡,用新鲜荷叶一块包起来,放好作料来烧,大约要烧两小时,再换新荷叶盖在上面上宠屉蒸二十分钟起锅,再把荷叶扔掉.另用绿荷叶盖在菜上上桌,所以叫翠盖鱼翅。

    结账时,沈子砚特别看了一下菜单差点把她吓死,就这么道菜得要她大半个月的薪水。

    听李化龙说要自己请他到福寿堂吃这道菜,沈子砚差点蹦起来,“什么吃那个,你知不知道那道菜得多少钱,得花我大半个月的薪水呢,我现在外边还欠着几千块钱的债呢。你这不是帮忙,你这是劫道嘛。”

    李化龙看沈子砚真有些急了,笑着说:“好吧好吧,看你可怜成这样,我就帮你这个忙,不过,最少也得去全聚德吃只鸭子吧?”

    “行,那就全聚德,不过,你还得借我点钱,我现在手里一点钱也没用了。”

    李化龙听了这话,苦笑不得地说:“你瞅瞅你,怎么说也算是个姑娘家家的,整天说办做事像个野男人似的,穿男人衣服不说,说话还大嗓门,动不动就‘格老子、格老子’的,还跟个男人似的爱赌钱,你说你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会喜欢?”

    沈子砚阴着脸回应道:“反正不用你喜欢就行了,你哪那么多废话!”

    李化龙见沈子砚又羞又气的小女人状,脑袋里电光一闪,他猛地站起来,直直地望着沈子砚,“你,你这突然间想打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什么男人了?”

    沈子砚原本让李化龙说的脸就涨得通红,听他这么一说,脸变得更红了,“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上什么男人?”

    李化龙摇了摇头,上下打量着沈子砚,说:“不对不对,那天我七哥跟我说,他说像你这样表面上张牙舞爪的女人,其实内心里都藏着个无比温柔的小女人。”

    沈子砚心底一喜,“他真那么说的?”

    “是啊。”

    沈子砚有些小得意地点点头,“现在的男人里像他这么有智慧的已经不多了。”

    李化龙见沈子砚说起杜雨霖满面含春的样子,马上醒悟过来,有些惊讶地指了指沈子砚,“你,你不会惦记上我七哥了吧?”接着大摇其头,“不行不行,你们俩不行,你能和叶护士长比吗?人家那……”说到这儿,他看见沈子砚脸上涌起了怒意,急忙收住了口。

    沈子砚怒不可遏地问:“她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个高,长得好看嘛,她是长得好看,要是她是个日本特务,我就不相信杜雨霖会和一个日本女特务结婚。得了,不敢劳烦您大驾了,我自己去买。”说着拉着张黑脸,悻悻而去。

    ……

    沈子砚一个人顺着大街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想买些衣服胭脂的想法是她最近几天琢磨了好几天的结果。从李化龙那里,她多少听了些杜雨霖开始冷淡叶茵平的事儿。按照她的逻辑,杜雨霖不要叶茵平了,就得娶她,支持她这种想法的依据很简单,杜雨霖把自己睡了。

    既然睡了人家就应该把人家娶回家做老婆,可是她暗暗观察了几天,好像杜雨霖并不没有要取她的意思。这让沈子砚十分烦闷。

    想了几天的结果是自己不太像一个女人。其实她已经很努力地让自己有个女人样儿了,比较以前她打死也不肯穿那种活受罪的高跟鞋,又比如她现在出门之前是一定要照照镜子的。她瞧着自己镜子中的样子,小脸圆润,眉清目秀,两腮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儿,一笑起来,说不出的好看,虽说没有叶茵平那么狐媚,可也不算太丑呀?

    那个花花公子杜雨霖为什么就瞧不上自己呢?瞧不上你睡人家干吗?让你睡了,人家再怎么嫁给别人?

    沈子砚越想越气,最终,她得出的结论是:自己没有剥下来叶茵平身上的狗特务的“画皮”,那个“可恶”的杜雨霖还对这个一身妖气,盈盈一笑就能把男人的魂儿给勾走的狐狸精抱有幻想。

    沈子砚想现在要做的最要紧的事儿就是:剥上叶茵平身上的那张魅惑男人的“画皮”,让她显出有九条尾巴的原形。

    沈子砚正低着走着,忽然有人在她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她一回头,见站在身后的竟然是谷铁衣和一个相貌清秀,满脸含笑的高个子小伙子。

    沈子砚欣喜地用拳头捶了谷铁衣一下,“姨夫,你什么时候来北平了?”

    谷铁衣说:“我刚到呀,这不,正到处找你呢,就遇上了。你现在还好吧?”

    沈子砚情绪黯然地摇了摇头,“不好。”

    谷铁衣问:“对了,上次和你一起去重庆说是你丈夫的那位杜处长,我们俩的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弄假成真呀?”

    沈子砚孩子气似的说:“人家现在升局长了,怎么能瞧得上我?”

    “升局长了,真是年轻有为呀,丫头,这年头好小伙子可不多呀,你可得下点工夫,不能让他给别人抢了去。”

    “下工夫?我怎么下工夫,死活看不上我,就喜欢狐狸精,你让我怎么办?不说了,姨夫,你这次来北平干什么?”

    “哦,我刚从日本回来,我的一个在大同省公署任职的学生在大同搞了个什么大同炭矿株式会社,想让我过去帮他的忙。你也知道我了,搞了一辈子地质矿产,这么多年来一直东飘西荡也没安定下来,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我这个学生给的薪水还不错,我想过去看看。”

    “姨夫,你要是那边定下来也把我弄过去吧。我在北平呆够了,想换个地方。”

    “好啊,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把你也带过去。”

    站在谷铁衣身后的小伙子轻咳了一声,小声地提醒道:“老师,时间差不多了。”

    谷铁衣忙点头,“哦,对对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钞票塞到沈子砚手上,“丫头,我也没带太多钱,这些你先花着,我得走了。”说着轻轻拍了沈子砚头一下,转身和那个小伙子走了。

    那个小伙子走出好远,回头望了沈子砚一眼,对他很温暖地笑了一下。这笑意虽说很温暖,但沈子砚看起来却觉得无比的怪异。

    这是为什么呢?沈子砚心里暗暗问了自己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