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把这个也赔给你吧

第177章 把这个也赔给你吧

    下午,杜雨霖一个人把脚翘在办公桌上在玩填字游戏。

    每当心烦的时候,杜雨霖就会玩这种游戏让自己冷静下来。

    杜雨霖没想到自己连伤了几名日本宪兵日本人竟然把自己给放了。不但放了,还让自己继续在军务局当局长,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杜雨霖心里很清楚,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日本人不是吃素的,更没什么菩萨心肠,他们不找自己的麻烦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露出他们掩藏在宽容的笑脸背后的狰狞真面目。

    中午的时候,杜雨霖给二叔家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刘三接的,说是太太刚刚睡下。杜雨霖先告诉刘三等二婶醒了向她报平安,就说自己没事儿了。接着向刘三询问了一下二叔家昨天发生的事情。

    刘三把昨天晚上一直到今天早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晚上,杜效亚吃完了饭,听了会留声机里的京剧刚要睡觉就闯进来一群日本宪兵,他们说杜效亚涉嫌向延安共产党运送违禁药品要抓他去宪兵队问话。

    不容分说,连夜就把人给抓走了。抓走了人之后,这些日本人并没有,而是把家里所有的人关在几间厢房里,然后他们对家里进行了翻箱倒柜的彻底搜查,杜雨霖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搜查完了正准备走呢。

    杜雨霖问刘三:“查出什么来没有?”

    刘三说:“东西没查着,不过咱家东西可丢了不少,净是些值钱的古董的字画,对了,侄少爷,有件事我跟你说一下,我这些天给老爷开说,咱家的几个买卖好像都占日本人给霸占了。这帮孙子,找机会三爷一定好好侍候他们一下。”

    杜雨霖安慰刘三,“三儿,侍候这帮王八蛋是早晚的事儿,你不侍候我也侍候他们,不过现在情况不明,你不能贸然行动,这样会坏大事儿,一切听我的吩咐,明白吗?”

    “我明白,侄少爷,你尽快,我这都憋不住了。”

    “你放心好了,不会让你等太久。”

    杜雨霖刚放下电话,李化龙走了进来。

    杜雨霖放下手中的本子,问李化龙,“打听到什么了吗?”

    李化龙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大大地喝了一口说:“我刚才去宪兵队找了那个经常跟我一起出去赌钱的柳生东一,他悄悄地跟我说今天昨天晚上一直到今天早上你们家二老爷的确在宪兵队,可是今天早上茂川来了一趟宪兵队之后,把二老爷提出去问话就再没回来,估计是转到特工部了,而且是鬼鬼祟祟地那种。我刚才打电话问清水了,清水说没有这回事,二老爷不在特工部,看他那口气就是在撒谎。”

    杜雨霖凝着眉头思索着,“茂川这个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我弄伤了几个日本兵,他把我给保出来了,我二叔是被宪兵队抓了,他又给转到特工部,而且还鬼鬼祟祟的?”

    李化龙压低了声音说:“七哥,我跟那个柳生东一打听了,他说你们家二老爷通共的事可是证据确凿,这回他老人家可能有麻烦,你得早想办法呀,要不然这日本鬼子……”

    杜雨霖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看了李化龙一眼。李化龙看出杜雨霖好像对自己的这番话有些不解的样子。李化龙问:“怎么,我的话你没听明白?”

    杜雨霖明显是走神了,他支吾了一下,然后问李化龙,“化龙,我问你个问题。假设,我只是假设呀,假设我爸爸是我二叔让人暗中下手害死的,你说这一回我还用想办法救他吗?”

    杜雨霖这话把李化龙吓了一跳,他愣愣地看着杜雨霖,“七哥,你脑子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二老爷和你爸可是亲兄弟,他怎么会害他呢?”

    “我不是说假设吗,假设,你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用不用想办法救他?”

    “那也得救,长辈出事了小辈出手相救,这是孝道,至于他老哥俩的恩仇那是家进而的事,等把二老爷救回来,你们爷俩关起门来在家里算。”

    杜雨霖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儿。”

    李化龙小心翼翼地问:“七哥,难不成你们家老爷子真是二老爷给……下的手?”

    杜雨霖叹了口气,说:“有九成可能。”

    “那因为什么呀?”

    杜雨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二叔和我爸的关系一直是相当好的,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不瞒你说,我今天早上之所以那么急去我二叔家找他就是为了问问他老人家他为什么对自己的亲哥哥下这样的毒手,可是没想到他被日本人抓走了。”说到这儿,杜雨霖忽然觉得一阵的烦躁,他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一说这事就烦,说点别的吧。”

    李化龙看了杜雨霖一眼,“七哥,我前几天去同仁医院看到七嫂了,人瘦得不成样子,跟我说好几天没见到你人了,说着说着都哭了,哭得那个伤心,把我差点都给弄哭了,七哥,你们俩的事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这样拖下去?”

    “现在事儿就在这儿摆着,她是个日本特工,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你们都说她是日本特工,沈子砚也说人家是日本特工,你们都有证据吗,没证据这话可不能瞎说。”

    “我当然有证据……”说到一半,杜雨霖没往下说。李化龙盯着他的脸问,“什么证据,你到是说呀,怎么吞吞吐吐的?”

    “我家里客厅,卧室到处安着窃听器,她一到我家就收拾家,搬桌子抹椅子的,我还以为她是勤快,爱干净,没想到他这是想利用干活的机会悄悄给我家安上了窃听器。还有,你有没有看到经常会有一辆样子怪怪的车在我们门口不远处停着,你知道那是什么车吗?”

    “什么车?”

    “监听车。专门用来接听这种无线窃听器信号的车辆,是特工部刚刚从德国购进的。”

    “你是因为这个才让我给你新租了个房子?”

    “可不是,你天天住在一个说什么话别人都知道的房子里你什么感觉?”

    “既然你发现了那些窃听器,把它们找出来毁了不就完了吗?”

    杜雨霖横了他一眼说:“你笨呀,我前脚给他们毁了,后脚他们不会再给安上呀,不如让他们监听着,我不住不就完了吗?”

    李化龙挠了挠脖子,“你这么想也对。”

    “还有啊,我只和她一个人说的事情,不用多久,茂川就知道了,你说她不是日本特工是什么?”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在跟她说事儿的时候,日本人是能过那个什么监听车听到的呢?”

    杜雨霖摇了摇头,“不可能,当时我知道家里有那些窃听器,我有意把她叫到厢房里去跟她说的。”

    “那你怎么知道厢房里就没有窃听器呢?”

    杜雨霖说:“你知道那一个小玩意儿多少钱吗,日本人没有那么大方,为了监听我一个小汉奸花费那么大的周章。算了,不说了不说了,全是烦心的事儿。”杜雨霖看了看表,“下班时间到了,我去六国饭店喝酒,你去不去?”

    “我去我去,喝酒我怎么能不去呢?”

    杜雨霖窗站起身收拾了一下东西和李化龙一起出了办公室。

    杜雨霖开着车载着李化龙刚要从军务局院走到大门口,猛然见亭亭玉立的叶茵平一脸幽怨神情的叶茵平站在大门口,见杜雨霖的车出来了,她径直走到杜雨霖的车前,站住了,眼睛盯着车内的杜雨霖。

    李化龙扭脸看了看杜雨霖,“七哥,我看你可能有麻烦了,我是不能跟你一起去喝酒了。”

    杜雨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你先坐洋车去吧,我跟她说几句话就去。”

    李化龙点点头,下了车,恭敬地和叶茵平打了个招呼后,叫了一辆等在路边的洋车,坐着洋车走了。

    杜雨霖从车内探出头向叶茵平招了招手,让她上车。

    叶茵平双手提一个包垂在身前,冷冷的盯着杜雨霖一动不动。

    杜雨霖又说:“有什么话,上车说。”

    叶茵平摇了摇头,“你下来说。”

    杜雨霖只得下了车,掏出一支烟,点上,“你这是想干吗?”

    叶茵平上前一把夺下杜雨霖的烟扔在地上,“我问你,你为什么总躲着我,是不是你认准了我是什么日本特工?”

    杜雨霖耸耸肩,“你说是就是吧?”

    叶茵平眼中涌出泪,“先不说我是不是日本特工,就说我以前对你的好,你都忘了是不是?”

    杜雨霖说:“我是不会和一个日本特工结婚的。你知道特工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人,我不和那样的人同床共枕度过余生。”

    “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打掉吧,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叶茵平咬了咬嘴唇,似乎极为绝望地摇了摇头,“你的心可真够狠的。”

    “叶护士长,你搞错了,这不是我心狠不狠的问题,是你的身份有问题,我刚才说了,我是不会和一个日本特工结婚的。”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日本特工?”

    杜雨霖摊摊手,“好多。”

    “你说出来。”

    “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我觉得有。”

    “可是我不想说。叶护士长,我看这样吧,如果你觉得我伤害了你,我打算用金钱来补偿你,你说个数吧,我绝不还价儿。”

    “补偿!”眼泪扑簌簌地从叶茵平的眼眶内流了出来,叶茵平也不去擦。

    杜雨霖有些心疼,不自觉地伸手要给她擦脸上泪水。叶茵来一把打开他的手,“你少碰我!我问你,是不是我拿出证据证明我不是什么日本特工,你就接受我?”

    杜雨霖点点头,“是的,这个是阻碍我们相好的最大问题,如果你能拿出证据证明你不是日本特工,我们一切照旧。”

    叶茵平点了点头,向街道的尽头看了一眼。

    一辆飞速向这边行驶的汽车向这边奔驰而来。就在这辆车马上要经过他们俩眼前的时候,叶茵平忽然飞身向那辆车扑去。

    杜雨霖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把拉住叶茵平。

    那个司机见一个女人向自己车头撞过来,吓得猛地刹住车,可是由于惯性那辆车还是冲出好远。

    那司机怒气冲天地从驾驶室内钻出来,奔到杜雨霖和叶茵平眼前,指着叶茵平骂道:“你个臭婆娘,你想找死也不要触我的霉头呀,黄河没盖盖儿,耗子药店没关门,你怎么死不好你撞我的车?”

    叶茵平嘤嘤地哭着。

    杜雨霖掏出一沓钱递给那司机,嘴上说:“趁我还没发火,赶紧拿钱滚蛋!”

    那司机以为小两口在闹别扭,见杜雨霖想拿钱打发了,而且语意不善,他有些火,“哟嗬,臭小子,有几个钱就横成这样,你有钱老子就没有吗?”

    还没等那司机把话说完,杜雨霖把钱扔在司机的脚边,掏出手枪向那司机的脚边连开三枪,子弹打在青石子上迸得火星四溅。

    杜雨霖看了一眼那司机,把手中的枪向他伸了伸,“要不,把这个也赔给你吧,你要不要?”

    司机这才意识到杜雨霖来头不小,忙陪笑道,“误会误会,兄弟全是误会。”说着转身钻进汽车,跑了。

    杜雨霖再回身时,见叶茵平已经跑远了。

    杜雨霖拿着枪往天下连扣了几个扳机,把枪夹里所有的子弹全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