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74章 犹豫的军长
    傍晚时分,田妈正在屋子里打扫房间,忽然听到院门一响。抬头见叶茵平胳膊上抱着一缸金鱼走了进来。田妈犹豫了一下,迎上前去,“叶小姐,您来了,我们少爷不在家。”

    叶茵平一脸的哀怨和凄凉的神情,她幽幽地看了一眼田妈,苦涩地笑了一下,说:“田妈,我知道他一直在躲我,我今天来不是来找他的,那一次你不是说想在家里养一缸金鱼吗,我今天在街上看有人在卖,应买了一缸,给你送来。”

    田妈点点头,向屋里指了指,“叶小姐,别在外边站着了,屋里坐吧。”

    两人走进屋。叶茵平把鱼缸放在一张桌子上看着缸里的金鱼,忽然问田妈:“田妈,你说金鱼会流眼泪吗?”

    田妈笑道:“不会吧,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了,还没看见金鱼流眼泪的。”

    叶茵平默默地摇了摇头,“田妈,你说错了,它们虽说只是鱼,但是也是有灵性的,外人之所以看不见它们流眼泪,是因为它们活在水里,即使是流眼泪,外人也看不见。”

    田妈无言地笑了笑。

    叶茵平凄楚而勉强地对田妈笑了一下,说:“田妈,我走了。”说着转身向外走。

    田妈不声不响地送她出了门。

    田妈看到叶茵平离开时眼眶内泪光闪烁,不由得有些心疼。

    其实田妈是蛮喜欢叶茵平这个温柔、恬静、美丽、大方的女孩子的,可是杜雨霖在搬家时嘱咐过她,不要再跟叶茵平过于亲近,更不要向他说出自己的近况和形踪,要慢慢地疏远她。

    也正是这个原因,田妈这些天才对叶茵平不冷不热的,可是她打心眼儿喜欢这个姑娘,有时候她甚至想,如果少爷不要叶茵平,只要叶茵平愿意,让她嫁给自己的儿子田庆云也是不错的。

    田妈正准备简单做点饭,院门又一响。她抬头一看是杜雨霖回来了。她忙迎了出去,刚要说话,杜雨霖向她摆了摆,然后拉着她出了门。

    田妈和杜雨霖出了院门,杜雨霖打开车门让田妈上了车,然后自己驾着车向前行驶。

    田妈看见杜雨霖一脸的凝重,不由得小心地问了句,“少爷,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呀?”

    杜雨霖冷漠地应了句,“去了你就知道了。”

    杜雨霖把田妈拉到自己在东交民巷新租的房子内。田妈一进屋,看见赵落霞和赵力(乔云山)表情凝重地坐在客厅内沙发上。

    杜雨霖指了指沙发,“田妈,你坐。”

    田妈欠了欠身,半坐在沙发上。

    杜雨霖看了田妈一眼,指了赵力,“田妈,你认识他吗?”

    田妈看见赵落霞和赵力时心里已经慌成一团,见杜雨霖问自己,打量了赵力一下,讷讷地说:“这位……这位好像是大奶奶的堂兄赵先生吧?”

    杜雨霖点了点头,对赵力说道:“赵先生,田妈已经来了。你就把当年的事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吧。”

    赵力看了一眼赵落霞,说:“民国二十八年五月份,我们军统得到密报说第十九军副军长蔡飞熊鼓动三十四军军长,也就是你的父亲杜效欧军长一起投靠日本人。戴笠对这个情报相当重视,在请示了蒋委员长之后派我带一个小特别行动小组来北平调查,临行前,戴笠告诉我如果查明情况属实,而且情况紧急可以不必报告立即制裁这两个人以及相关人员。另外,戴笠还跟我说,在杀杜军长之前力务必要想尽办法从他手中拿到几张照片。”

    杜雨霖打断了赵力的话,“戴笠当初跟你说了这些照片是什么内容吗?”

    赵力摇摇头,“我也问过他,他说只要问杜军长,他就会知道的,不让我细问。军统的规矩是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所以我也没再问。”

    杜雨霖又问:“两个手握重兵的高级将领,说杀就杀了?”

    赵力笑了一下,“你说得不错。不仅你怀疑,当初我得到这个命令也觉得这事有些奇怪,按说像他们这两位级别的高级将领一般情况下没有得到蒋委员长的命令是不能随便制裁的,我就此事特地私下询问了戴笠。他一开始还不想跟我说,后来在我的一再追问之下,他才跟我说其实在此之前杜军长就以手中掌握着的那几张照片胁迫蒋委员长,要求他补齐一年多所欠的军饷和装备,惹得蒋委员长很不高兴。其实蒋委员长早就杀杜军长之心,之所以一直没动手,就是怕他把这几张照片的事情给抖出来,当然这是我以后才知道的。”

    杜雨霖又问:“那么后来呢?”

    “后来,我来到北平,在军统北平站的帮助下详细调查了相关的情况,得到的实情是:十九军副军长蔡飞熊因为多次受到排挤和打压早有反叛之心,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不够才撺掇杜军长一起谋反的。可是后来不知从什么地方走漏了消息,杜军长知道了军统在秘密调查他,非常气愤。蔡飞熊还有几个日本特务趁机以让杜军长当马上要筹建的所谓‘兴亚军’司令为诱饵,诱惑他反叛,当时杜军长也的确做了相应的准备。”

    杜雨霖站起身,走到赵力面前,逼视着赵力,“你说这话有根据吗?”

    赵落霞见杜雨霖一脸的愤怒,向他摆了摆手,“雨霖,你不要激动。这件事我知道,当时你爸爸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他的本意是先做个样子吓唬一下******,逼他就范。当时你在美国不知道详情,因为一年多没发军饷,下面已经有很多军官准备投敌了,你爸爸这样想也是没办法,毕竟几万人马得吃饭。”

    杜雨霖坐回沙发,又问:“你们军统就因为他有这些的异动就杀了他?”

    赵力摇了摇头,“没有,当时我的想法是:尽最大可能不要让杜军长做出这种有可能背上千古骂名的事,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形势发生了变化。”

    “什么事?”

    “有一个自称‘老爷’的人给军统总部写了一封匿名信,举报说杜效欧要投敌的事而且匿名信说杜军长已经开始行动了。戴笠得到消息后马上给我发来急电,命令我立即采取措施。”

    “是要你马上杀了我爸爸吗?”

    赵力点了点头,“是的。当时我已经准备按照戴老板的进行了相应的准备,因为当时杜军长不在军中在北平的家里住,我们的计划时找一天晚上趁着天黑冲进去杀了他。可是……”说到这儿赵力看了赵落霞一眼,“可是当时我不忍心让落霞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所以在行动之前我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和她一起去唐山看望一个亲戚,可是她马上看出了我的用意,竭力劝说我不要杀杜军长,她会劝杜军长回心转意的。”

    杜雨霖看了赵落霞一眼。

    赵力又说:“说实话,当时我也不想杀杜军长,我觉得事情还没完全弄清楚,就这么杀了一个手握重兵的军长实在有些鲁莽,我就暂缓了行动计划,让落霞回去好好劝劝杜军长。”赵力说到这儿就不说了。

    杜雨霖见他不说了,又问:“然后呢?”

    赵落霞说:“后面的事我说吧。我回家之后就劝你爸爸不要听蔡飞熊的撺掇投敌,那样后果将不堪设想。你爸爸也把他的难处跟我说了,而且他也跟我说了军统要杀他的事,他说这是******要跟自己撕破脸皮了,现在他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可是我没想到,也就在那天晚上,他喝了碗粥就中毒了。”

    杜雨霖霍然起身,“不可能,我爸的饮食向来都有多重检验,他怎么可能中毒?”

    赵落霞看了田妈一眼,“田妈,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你跟雨霖说说。”

    杜雨霖转脸看田妈,这才发现她早已是满身抖若筛糠,见赵落霞问她,她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在杜雨霖的眼前,老泪纵横,“少爷,是我黑了心,瞎了眼,害死老爷的。”说着伏在地上嚎啕大哭。

    杜雨霖彻底傻掉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毒死自己爸爸的竟然是自己家多年的仆人田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颤抖的手指了指田妈,“你,你为什么要杀我爸?”

    赵落霞长叹了一声,“你错怪田妈了,给你爸下毒的不是田妈,而是田妈的儿子田庆云。正如你说的田庆云见你爸爸的饮食受到多重检验一时无法下手,那天晚上因为你爸没吃晚饭,我怕他饿着,就临时让田妈给他熬了碗粥。当时因为那些工作人员都休息了,没人做检验,当时我也认为田妈是自己人也没防备,没成想让田庆云钻了这个空子,田妈熬好粥后正要往我们屋里送,田庆云说他给送,就在去我们屋的半路上在那碗粥里下了毒,这个事儿说起来我也有责任。”

    田妈听赵落霞这么说,立即直起身子,“大太太,那毒不是庆云下的,是我下的,是我下的呀!”

    赵落霞摇了摇头,“田妈,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你说你下的毒,那我问你,毒药你是从哪儿弄到的,你下的又是什么毒?”

    田妈一时愣住了,不知该说什么好。

    杜雨霖冷冷地说:“田妈,你也不用护着你儿子了,他已经死了。”

    田妈听了杜雨霖这话,一惊,“你说什么,少爷,你刚才说庆云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他让人杀了。”

    “谁杀的?”

    杜雨霖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他是被人杀了。”

    田妈听了这话,瘫坐在地上,泪如雨下,喃喃地说:“报应呀,这是报应,庆云这个死孩子,不学好,我早跟他说做坏事是要遭报应的,他就是不信,这真是……报应!”

    杜雨霖冷静了一下心神又问赵落霞,“那你知道田庆云为什么要杀我爸吗?”

    “为了钱。他抽大烟没有钱,有人给了他一笔钱买大烟,让他杀了你爸爸。”

    杜雨霖走到赵落霞面前,“是谁给他钱要他杀我爸爸的?”

    赵落霞仰着脸看了看杜雨霖,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并没有说。

    杜雨霖拉起她的胳膊,急切地问:“你倒是说呀?”

    一旁的赵力不紧不慢地说:“给田庆云杀你爸的人和杀田庆云的人是一个人。”

    杜雨霖听了这话,身子一晃,差点坐在地上,他有些茫然地说:“你是说是我二叔杀了我爸爸?”

    赵力肯定地点了点头。

    “他他,他为什么要杀我爸?”

    赵力看了杜雨霖一眼,“这个你得问你二叔。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查到了,你这位二叔就是那个向军统总部写匿名信举报你爸的‘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