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68章 另有其人(一)
    这几天叶茵平几次去杜雨霖家找他,他都不在家。往军务局局长办公室打电话就说忙,要不就不接,有时候是沈子砚接的。沈子砚听出是叶茵平的声音,似乎是故意地用一种炫耀似的语气说:“叶小姐,杜局长正和我一起办事儿呢,没空儿接你电话。”说着不待叶茵平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这天晚上,叶茵平又来到杜雨霖家,杜雨霖还是没在。叶茵平明显地感觉到田妈跟自己也不像以前那么亲热,言语中多了许多生疏。

    两人呆坐了快一个时辰了,偶尔说几句不咸不淡的闲话。

    田妈看了看墙上的钟,又看了看呆坐在沙发上的叶茵平,用很客气却很生硬的语气说:“叶小姐,我们少爷几天都没回来了,我也想睡了,要不,你明天再来等他吧。”

    叶茵平听出来田妈这是往外撵她,不得不站起身,向田妈点了点头,默默地向门外走去。

    她刚要开房门,忽然听到外边有人在敲外边的院门,叶茵平欣喜地跑了出去,打开院门,门口站着的人是赵落霞。

    赵落霞上下打量了叶茵平一眼,问道:“叶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叶茵平以为敲院门的人是杜雨霖,见是赵落霞,心里不得一阵的失落,她凄楚地对赵落霞笑了一下,“阿姨,我有事儿,先走了。”说着,绕开赵落霞离开了。

    这时候,田妈从房门里迎了出来,大奶奶,您回来,快进屋,这些日子您都去哪儿?”

    赵落霞没有回答田妈的话,指了指后面,“这位叶小姐怎么了,看样子快要哭了似的。”

    田妈叹了口气,“唉,主子的事我们这当下人的也不好说什么。大奶奶,您别院子里站着,回家里坐。”

    赵落霞这才往屋里走,边走边问:“雨霖在家吗?”

    “没在。这几天都不在家。”

    “去哪儿了?”

    “不知道。说是不让我问。”

    “该不是又和哪个女人鬼混去了吧,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这个毛病不好,跟他六叔一样。”

    “谁说不是呢,你瞧瞧这位叶小姐,长得如花似玉,跟画儿里的人似的,他还不知足,还和那个沈小姐勾勾搭搭的。”

    赵落霞停下脚步问:“沈小姐,哪个沈小姐?”

    田妈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她忙扯开话头儿,“大奶奶,有个喜事儿我得跟你说一下,我们少爷升官了,现在在一个什么军务局当局长,那派头,老大了。”

    赵落霞笑了笑,“这事儿我也听说了,这不,我这回回来就是想找咱们家这位大局长帮个忙。”

    “帮忙,帮什么忙呀?”

    赵落霞笑而不答。

    田妈又问:“大奶奶,这些日子您去哪儿了,少爷问了几次呢?”

    赵落霞含糊地说了句,“我各地转了转,这不回来了吗?你别问了,给我弄点吃的去,我这一天都没吃饭了。”

    田妈马上点点头,转身去了厨房。

    ……

    这些天晚上,杜雨霖都是一个人住在李化龙在东交民巷附近给他新租的一套欧式房子内。

    这套房子以前是一个白俄商人住的,后来这个商人神秘失踪了。家里的家具摆设还保留着白俄商人走之前的模样,非常有生活气息。

    杜雨霖坐在大壁炉前的沙发上,眼睛盯着大壁炉。他在要李化龙租房子时特意提到要他一个有大壁炉的,说他喜欢在冬天的晚上从在壁炉前喝上几杯。

    虽说壁炉没有点火,他的眼睛还是直直地盯着壁炉。旁边的留声机里放的是现在美国最当红的爵士乐明星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曲子,杜雨霖心里玩着那个金质”纪梵西”打火机,想着心事。

    这些天,没有见到叶茵平,杜雨霖十分想念他,可是内心中有另一个自己不断在警告自己不要再跟这个女人接近了,她是一颗随时有可以把自己炸得粉碎的炸弹。刚才他打了人盹,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中他看见从黑暗的上空倏地落下一张巨大的黑网,严严实实地罩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一动也动不了。他觉得这个梦似乎预示着什么。

    杜雨霖正在烦闷中,旁边的仿古电话响了起来,是李化龙。李化龙用有些喜悦的语气告诉杜雨霖,“七哥,乔云山抓到了。”

    杜雨霖站起身,问:“在哪抓到的?是谁抓的?”

    “他化名在蔡飞熊的兴亚军和几名军官密谋哗变被人检举了,是蔡飞熊让人把他送到咱们这儿来的,还特意说交到你手下处理。”

    这个蔡飞熊杜雨霖是知道的,以前在东北军张少帅账下任职,长城抗战后随69师转入晋绥军,成了阎锡山的部下。在长城抗战时他曾和杜效欧的三十四军一起打过鬼子,交情很深。民国三十八年,他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投日成了所谓的“兴亚军”司令。

    杜雨霖有些不解,这个蔡飞熊为什么要把乔云山送到自己这儿来呢?

    李化龙在电话里问:“七哥,现在人在我手上,怎么办,先审一下,看能不能审出点东西来?”

    杜雨霖马上说:“你先不要动,我马上过去,等我去了再说。”说着放下电话,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杜雨霖开着车来到军务局大楼大院内,他刚下车就见清水的车停在院内,他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说着快步走进大楼。

    迎面正碰上清水还有两名特工部的人押着乔云山往外走。杜雨霖拦住他们问清水,“清水,这是怎么回事?”

    清水说:“茂川先生听说你们把他给抓到了,让我连夜把他带到特工部审讯。”

    杜雨霖说:“茂川先生说过这个案子归我们军务局管,你们这样插手好像不大妥当吧?”

    清水冷笑了一声,双手插着兜,用脚上的皮鞋在地上划了一个圈儿,“杜局长,这个事妥不妥当的,你最好跟茂川先生说去,我只是执行他的命令而已。”说着一挥手,让两人属下押着乔云山往外走。

    乔云山在经过杜雨霖时神情怪异地瞟了他一眼。

    ……

    上午,杜雨霖正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

    昨天晚上他给茂川打电话,茂川不接。今天上午他又给茂川打电话,想问他为什么要插手乔云山的案子。

    茂川接了电话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威胁的语气一语双关地对杜雨霖,说:“杜局长,虽说你现在已经升为局长了,但是你要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说着不容分说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