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67章 黄花大闺女
    杜雨霖见状,掏出自己的手枪冲着那几个日本兵连开了几枪,打倒了几个日本兵,他趁着日本兵找掩蔽物躲藏之际,拉着沈子砚跑进另一个胡同,向他们刚才去的那个小旅馆跑了过去。

    他们听到后面的皮鞋声和哨声,枪声越来越急。

    杜雨霖和沈子砚跑进那个小旅馆,飞快地上了二楼,他们刚才进去的那个房间,一进门,他就抱起沈子砚扔在床上,然后说:“快,脱衣服!”说着自己也麻利地脱下衣服,拿起床上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转脸看沈子砚愣愣地坐在床上不知所措。这时候,杜雨霖听到楼梯一阵杂乱的皮鞋响,接着是几个日本人大声地喊话。他一急上前三下两下把沈子砚的外衣给脱了,然后拉进被窝。

    两人刚刚躺下,他们的房门就被打开了,一群荷枪实弹的日本兵闯了进来,用手中的手电照了照床上的杜雨霖和沈子砚。

    杜雨霖佯装给人吵醒了,不耐烦地骂道:“哪个混蛋吵爷睡觉呀?”

    进来的几个日本兵为首的是一个宪兵队的小队长,他认识杜雨霖。他见杜雨霖裸着上身和一个女人躺在一张床上,往前走了两步,嘻笑着用日语说“杜局长,你在这儿快活呢?我们要追两个逃犯,不好意思,打搅你了。”说着用手电在沈子砚脸上照了照,笑着和几个日本兵退了出去。

    听着日本人查了几个房间离开的声音后,杜雨霖长出了一口气重新躺在床上。他刚要闭眼休息一下,没成想耳边传来女人嘤嘤的哭声。他睁开眼,见是沈子砚在哭,不由地轻轻地拍了拍沈子砚的身子,安慰她,“别害怕别害怕,日本人走了。”

    沈子砚一把推开她的手,带着哭腔说:“你才害怕呢,你个臭流氓,你是不是和日本人商量好了来欺负我?”

    杜雨霖让沈子砚说得一时有些懵,“你,你说什么,我和……我和日本人商量好了,商量好了什么呀?”这话刚说出口,他一下明白了。

    原来,他刚才一时心急,在脱沈子砚衣服时把她的上衣全脱光了,现在她只穿了一条短裤蜷缩在被窝里。

    杜雨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沈子砚背对着杜雨霖越哭越委屈,声音越来越大。

    杜雨霖向门外看了看,慢慢地扳过沈子砚的身体,凝视着她的脸。

    由于刚才沈子砚化了浓妆,加上现在满眼的泪水,还有随着哭泣轻轻抽动的身躯,显得无比的娇艳和动人。

    杜雨霖慢慢地俯下脸,亲吻着她的泪眼,鼻子,嘴巴,胳膊也慢慢地抱住了沈子砚。

    沈子砚用双手使劲试图推开杜雨霖,可是杜雨霖更加坚决地亲吻着她,慢慢地沈子砚的手不再推了,刚开始僵硬的身体也慢慢软了下来……

    窗外的月光透过了进来,照在他们俩的被子上,如缎似锦……

    杜雨霖在沈子砚身上耸动,沈子砚咬着牙,皱着眉头,有些无措地迎合着杜雨霖的动作,边做边心里骂道:“格老子的,那些个狗男女为什么喜欢干这事儿,疼死了!”

    到了后半段,沈子砚感觉到了这件事的奇妙之处,刚开始她还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叫起声来,到了最后,杜雨霖在她身上如骑手一般跃动,越来越快,她实在是忍不住,大声地叫了起来,“格老子,怪不得那些狗男女喜欢干这事儿!舒服!”

    ……

    同仁医院护士室。

    叶茵平正在和几个护士忙碌地整个一些备用药品。

    沈子砚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看着叶茵平。

    叶茵平身上穿着一身雪白的护士服,头上戴着一顶漂亮的护士帽,白皙的皮肤就算远看着也有一种吹弹可破的娇嫩,从后面看,她修长白晰的脖子让沈子砚也有一种想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沈子砚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叶茵平这才看到沈子砚站在门口,微笑着问道:“沈小姐,您有事儿呀?”

    沈子砚点了点头,“嗯,我找你有点事,你能出来说吗?”

    叶茵平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对其他护士说了声,“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说着,跟着沈子砚出了护士室。

    沈子砚特意地在走廊上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回过身等着叶茵平走到自己跟前。

    叶茵平看了一下手表,对沈子砚说:“沈小姐,有事麻烦你快点说,等一会儿我还有个手术要做。”

    沈子砚还没开口,脸先红了,她四下看了看,低了低头,抠着手,用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跟你说个事儿,你男人昨天晚上把我给睡了。”

    叶茵平愣了一下,问道:“沈小姐,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怎么听清。”

    沈子砚觉得自己的脸烫得不行,她扭了一下脖子,稍提高了一点声音,“昨天晚上,你男人把我睡了。你看,怎么办?”

    叶茵平微微地摇了摇头,笑着说:“沈小姐,你是雨霖的同事也是他的下属,你应该了解他的为人吧?在女人方面,他一向是很花的。这个我早就知道,我也管不了他,也懒得管。”停了一下,见沈子砚没什么反应,又问了一句,“雨霖的这个毛病,你不会不知道吧?”

    沈子砚原以为叶茵平听到这件事会跟自己又吵又闹,她也借机跟她大闹一番,最后双方各让一步,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像没事儿人儿似的反应。

    沈子砚心里有些慌乱,他掠了一下额前的头发说:“我,我当然知道他有这个毛病,可是,我以前没跟男人睡过,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我一个黄花大闺女也不能随便就让他给睡了,你说对吗?”

    叶茵平冷冷一笑,“沈小姐,你,你还没有怀孕吧?”

    沈子砚摇了摇头,“没有。”

    叶茵平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我已经怀上了,是他的,哦,就是昨天晚上睡了你的那个男人的,再过几天我们就结婚了,做为她的未婚妻,你的这个问题我真得很难回答你。”

    沈子砚被叶茵平的格外的冷静和淡然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那我也不能让他白睡了呀?”

    叶茵平上下打量了沈子砚一眼,用极其冷淡的语气笑了笑,说:“沈小姐,他昨天晚上不是用强迫的手段让你跟他……睡的吧?”

    沈子砚胡乱地摇了摇头。

    “那就是了。你是一个女人,他是一个男人,你昨晚和他睡在一起,然后今天你来找我,他的未婚妻,告诉我你昨天晚上跟他睡了……还问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说着她四下看了看,又说:“沈小姐,这么说吧,我们换一个位置,你是我,我是你,如果你遇到同样的事会做出什么反应呢?有没有可能狠狠地打我一顿呢?”

    沈子砚让叶茵平的一席话说得哑口无言,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不知这个女人会怎么羞辱自己。她生气地一跺脚,悻悻地转身走了。

    叶茵平在她后边喊了一声,“沈小姐,用不用我给你做个检查,看你是不是怀孕了?”

    虽说走出好远,沈子砚还是能够感觉到背后那个女人一直在看着自己,脸上挂着鄙夷、蔑视的冷笑。

    沈子砚狠狠地骂道:“死狐狸精,我给他当小老婆,给你当使唤丫头你还不愿意,你也太欺负人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