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德制窃听器
    晚上,杜效亚夫妇约杜雨霖和叶茵平到家里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杜太太和叶茵平亲热地聊着天,而坐在叶茵平身边的杜雨霖却显得心事重重,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杜效亚发现了杜雨霖的异样,放下筷子问道:“喂,你怎么了,一副蔫头耷脑的样子。”

    杜雨霖马上笑了笑说:“没什么,最近有点累。”

    杜效亚用餐巾抹了抹嘴巴,冷冷地说:“你替日本人办事倒是挺尽心尽力的嘛,真有出息,好。”

    杜太太看杜雨霖脸色有些难看,以为杜雨霖生气了,就瞪了杜效亚一眼,“一家人好好的在一直吃饭,说那些有的没有干什么?”

    杜效亚把餐巾往桌上一摔,“我说错了吗,国仇咱就不说了,咱就说说家恨,就在今天上午,日本大使馆那个商务参赞,又逼着我当什么狗屁委员会的委员长,还威胁说如果我不上任他们就会采取必要的措施。什么必要的措施,大不了拿了我这条老命去,好哇,老子也活了这么多年了,够本了,来吧,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两个老子杀一双,赚一个。”

    叶茵平看杜效亚越说越激动,拿起旁边的一瓶,“爸,你别生气了,看气坏了身子,来闺女给你倒一杯酒,这酒可不是白给你倒的呀,有件事得麻烦你。”

    杜效亚看了一眼,“什么事呀?”

    叶茵平倒完了酒,回头看了杜雨霖一眼,又转脸看杜效亚,“你是我们的长辈,我想让你给我们这个没出世的孩子取个名字,你看取什么好呢?”

    杜太太马上说:“是啊是啊,这才是大事情,你又是孩子的叔爷又是孩子的姥爷,这件事除了你,别人可没资格。”

    杜效亚沉思了一会儿,刚要说话,杜雨霖站起身,“二叔,二婶,我有点不舒服,得回去了,你得慢慢吃,我走了。”说着,也没搭理叶茵平,独自一个人离开了餐厅。

    杜雨霖这个令人意外的举动让两位老人和叶茵平都吃了一惊,杜太太问叶茵平,“怎么了,你们俩吵架了?”

    叶茵平忙摇摇头,“没有啊,哦,你们吃吧,我也走了。”说着急忙站起身,跑出餐厅。

    餐厅的两位老人面面相觑。

    在往叶茵平家走的路上,杜雨霖一直默默地开着车,一句话也不说。叶茵平几次看他的脸想说话,却又咽了回去。她非常了解杜雨霖的性格,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说话。

    车到了叶茵平家,杜雨霖只是把车停下了,也没有像往常那样下车陪着叶茵平一起进家门,边看都没看她一眼。

    叶茵平默默地下了车,小心而哀怨地对杜雨霖说了声:“开车小心呀。”就关上了车门。

    杜雨霖的车“轰”地一下窜出去好远,很快就没了影踪。

    叶茵平在原地站了好外,这才心情沉郁地进了家。

    她打开了灯,在门口又站了一会儿,愣了几分钟,不觉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她意识到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之后,忙掏出手帕擦了擦,迟疑了一下,转身又出了家门。

    一夜冷嗖嗖的夜风吹过,她不禁打了个冷战,这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这一回,她没有擦,任由眼泪尽情的流淌。

    ……

    杜雨霖开着车刚到家门口,远远地看见一辆形状很怪异的车停在家门口的不远处。他这几天隔几天就能看见这辆车,以前他还没注意。

    杜雨霖下了车,刚要过去看看,那辆车却开走了。

    杜雨霖回到家,刚一进客厅,就见田妈手里举着个纽扣大小的东西神色紧张地对他说:“少爷,你可回来了,你看……”

    杜雨霖眼尖,他一看田妈手里拿着的东西竟然是一枚德制的微型窃听器。他没容田妈再说什么,上前一把捂住田妈的嘴,嘴上说:“田妈,你怎么搞的,这个时候还不做饭,你想饿死我呀?”说着给田妈使了个眼色,把她手上的那枚窃听器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然后拉着田妈出了客厅来到院子。

    杜雨霖放开田妈,“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田妈有些紧张地说:“我今天收拾屋子,看见墙上那张相框有点歪了,我想拿下来重新弄一下,等我拿下来,看见相框后面的墙上有一个小洞,我还以为是什么虫子,就拿螺丝刀抠了抠,没想到抠出这么个东西来,我觉得这东西有点邪性,所以……”

    杜雨霖小声地说:“田妈,我告诉你,那个东西叫窃听器,怎么说呢,就是别人可以通过这个东西就能听见我们在家里说些什么。”

    “啊?这不是千里耳吗?”

    “对,和那个差不多,田妈,你注意,以后在家里我们该说什么该做什么照旧,就像我们不知道有这个东西似的,但是,重要的事情,或者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我们俩来院子里说,你明白吗?”

    田妈有些勉强地点了点头。

    “我问你,最近咱家来过什么陌生人吗,比如说来检查电线的,或者什么修下水的什么人?”

    田妈想了想,“没有呀,前些天我和叶小姐一起收拾屋子我还说呢,咱家这电线都多少年了,该找个电工换一下……”

    杜雨霖打断田妈,“等一下,你说前些天你和叶茵平一起收拾屋子?”

    “是啊,她那人爱干净,过几天就把家里从里到外都收拾一遍,可勤快了。”

    杜雨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说:“田妈,我告诉你,你找到那个东西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除了你和我之外。”

    “那叶小姐也不说吗?”

    杜雨霖摇了摇头,“也不要说,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就行了。”杜雨霖指了指院子里的厢房,“田妈,你先回屋睡吧,不用管我了。”

    田妈点了点头,进了厢房。

    杜雨霖捏着下巴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心想:怪不得日本人知道了我要去汇丰银行取照片的事,原来他们在我家安装了窃听器。这么说来是冤枉了叶茵平,可是这些窃听器又是谁安装的呢?

    想到这儿,杜雨霖忽然想到,既然有人在家里安装了窃听器,就不会只有一枚,想到这儿,他快步走进屋子,各处翻找。

    没过多久,他就在客厅的茶几下面、电话机里,卧室的床头柜里各找出一枚和田妈找的一模一样的窃听器。杜雨霖看了看这些窃听器,又小心地把它们安回到原处。

    杜雨霖站在客厅内思索了一下,拿起电话拨李化龙家的号码,用调侃的语气说:“李爷,睡了没?没睡出去乐一乐,听说六国饭店来了几个白俄妞儿,又美又浪。”

    李化龙在电话那头没好气地说:“七哥,你这都快结婚的人了,你是不是该收收心了,还这么花,就不怕让嫂子知道?”

    杜雨霖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成规矩孩子了,少废话你去还是不去,你不去我找刘三儿去了。”

    李化龙说:“好好好,我去我去,你开车来接我吧。”

    杜雨霖放下电话,穿上外套出了家门,上了汽车往李化龙家的方向开去。

    李化龙站在家门口见杜雨霖的车来了,招了招手。杜雨霖把车停在他面前。李化龙一上车就没好气地抱怨道:“七哥,你五更半夜的发什么癔症?”见杜雨霖不开车走,而且还一脸凝重的表情,不解地问道:“七哥,你怎么了,和嫂子吵架了?”

    杜雨霖说:“化龙,你悄悄地另外再给一套房子吧,我现在这个家不能住了。”

    李化龙看出杜雨霖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问道:“怎么了?”

    “我家被人安装了许多窃听器。”

    “啊?谁干的?”

    “这个还用问,当然是日本人干的,最大的可能性是茂川和清水。”

    “那咱明天就找他们理论去。”

    杜雨霖摇了摇头,“这事儿你千万别说出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你只给另外找一套房子就行了,注意,除了你之外不要再让第三个人知道房子的地址,明白吗?”

    “明白了。”

    “还有,如果明天有人问起你今天晚上到哪儿玩了,你告诉我是谁?”

    “好。七哥,是不是明天谁要是问我,就说明是他安的窃听器呀?”

    杜雨霖摇摇头,“不是,我借这个试探他们全天候监听还是阶段性监听。对了,还有件事,我家门口最近一直停着辆怪模怪样的汽车,我估计里边有鬼,你瞅个时间去看看车里是些什么人,他们在干什么,记住要出其不意,不要让他们事先有准备,明白吗?”

    “明白了。”杜雨霖这才启动了车子。

    李化龙问:“七哥,你这是去哪儿呀?”

    “当然是去六国饭店找白俄姑娘跳舞了,要不然明天人家问你你该说漏了。”

    李化龙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七哥,这事儿,嫂子知道吗?”

    杜雨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不过我倒是希望她不知道,但她要是知道的话……”

    李化龙见杜雨霖停止了话头,不由得问道:“她知道了怎样?”

    “那事情就要难办很多了。”

    李化龙忽然看见杜雨霖脸上的表情有些悲伤的样子,这在以前他从来没有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