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12章 神秘的地质学者(一)

第112章 神秘的地质学者(一)

    日本福冈博多港码头下午。

    下船的人很多,杜雨霖、叶茵平、清水三个人随着人流下了船。

    清水下船后有意和杜雨霖、叶茵平拉开了一段距离,看了看手表后四下看了看。

    不远处停着的一辆丰田轿车里面坐着一个身着日本服装的,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她见到清水后和司机一起下了车,向清水走了过来。

    中年女子走到清水面前,深深鞠了躬,用日语说:“清水君,一路辛苦了。”

    清水马上深鞠一躬还礼,“贞子小姐让您久等了。”

    被称作贞子的女人又向杜雨霖和叶茵平浅浅地各鞠了一躬,然后冲着跟在后面的司机略点了下头,那司机马上立落地拿起三个人的行李向车那边走去。

    贞子躬身伸臂向后面停着的丰田轿车一摆,做了个请的姿式。三个人跟着贞子上了车,坐在后排座,杜雨霖居中,叶茵平和清水分坐两侧。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那个叫池田雅子的女工程师远远看着他们,一脸的焦急。

    丰田轿车在一条狭窄的街道慢慢地向前行驶。叶茵平有些不安地问杜雨霖,“我们这是去哪儿?”

    杜雨霖看了清水一眼,“清水桑,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清水漠漠地说了句,“去了就知道了。”

    汽车在一个很雅致的小别墅门前停了下来,几个人下了车。贞子上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阵的狗的狂吠。

    一个老妇人从里面出来打开门,向众人鞠躬。贞子带着几个人鱼贯而入。

    里面是个漂亮的小花园,种着许多花,还有两棵樱花树,满树盛开着花。樱花树下的一个空地上堆着一个机器,旁边放着些拆卸下来的零件,杜雨霖看了几眼。

    在花园边的两个大铁笼子前拴着两条德国又壮又大原德国牧羊犬。

    两条大狗看见陌生人又叫又跳,十分凶恶。

    贞子轻喝了一声,它们才不甘心地安静下来。

    几个人继续往里走。

    贞子带着三个人走进了一个大客厅,让三个人坐下,刚才那个开门的老妇人端两三杯茶一一放在三个人的手边。

    贞子问那老妇人,“告诉先生,客人们来了”

    那老妇人还没走,客厅外传来一阵男人的有力的脚步声,紧接着走进来一个高大健壮的中年人,杜雨霖看了一眼来人,心里一惊:走进来的这个人竟然是沈子砚的姨夫谷铁衣。

    见谷铁衣进来,贞子和那个老妇人躬身退了出去。

    清水、杜雨霖和叶茵平站起身,清水向谷铁衣恭敬地鞠了一躬,“老师,您好。”

    谷铁衣向清水略点了一下头,热情地和杜雨霖握了握手,“杜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子砚她还好吧?”

    “她还好。”

    谷铁衣看了一眼杜雨霖身边的叶茵平一眼,“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杜雨霖说:“她是来照顾我的叶小姐,叶茵平。”

    叶茵平礼貌地向谷铁衣点了下头,谷铁衣连说:“好好好,别站着了,都坐下。”

    杜雨霖和叶茵平坐下,清水却没有会,恭敬地侍立一旁。谷铁衣看了清水一眼,“清水,你就不要客气啦,坐下吧。”

    清水这才欠着身子坐在谷铁衣对面的一个沙发上。

    谷铁衣对杜雨霖说:“杜先生,你没想到我这个搞地质的还有个干特情工作的学生吧?”

    杜雨霖点点头,“的确没想到,更没想到的是谷先生在日本还有这么好的房子。”

    “哦,这个别墅不是我的,是我向一个日本老朋友借的,”说着还调皮地眨眨眼,“不用给钱的哟。”说完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

    杜雨霖意识到这个谷铁衣有意地没讲为什么清水是他的学生这一段,他不由得又分别看了两人一眼。

    谷铁衣又说:“对了,外边我养了几株不错的花,这房子不是我的,这花儿可是我的,杜先生,叶小姐,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呀?”

    杜雨霖客气地说:“当然。”

    谷铁衣站起身,“那我们走吧。”说着引着三个人来到了院子。

    两条大狼犬看见谷铁衣,兴奋地跳起来,谷铁衣拍了拍他们头。

    谷铁衣指着满树的樱花问杜雨霖,“杜先生,你知道樱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杜雨霖随口应道:“西洋樱花的花语是:善良的教育,至于说日本樱花的花语我不大清楚。”

    谷铁衣说:“日本樱花的花语是:生命补充。生命补充,多有诗意呀。”

    三个人边说边走着,树下的一个机器零件绊了杜雨霖一下。杜雨霖好奇地蹲下身看了看那些个机械零件,指了指零件问:“谷先生,这个……”

    谷铁衣说:“这些是我那个朋友,也就是这个别墅的主人的一个养鸡场的传送设备,坏掉了,让我有时间给修一下,可是我修了好几天也没修好,看样子,我真是老了。”

    杜雨霖笑着说:“谷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怎么,杜先生懂这些?”

    “嗯,我在美国时摆弄过这些东西。”

    “太好了,那就麻烦杜先生了。”

    杜雨霖戴起旁边放着一副手套,摆弄了起来。

    谷铁衣和清水蹲在一旁看着杜雨霖修。叶茵平在他们身后静静地看着谷铁衣。

    贞子用托盘端着四杯茶从屋里出来。

    谷铁衣说:“杜先生,要不先休息一下,喝杯茶?”

    “不用了,马上就修好了。”

    谷铁衣看了看清水,又转过脸问:“杜先生不会是开玩笑吧,这个我可是修了几天。”

    杜雨霖笑了笑,继续修。

    又过了一会儿。

    杜雨霖摘下手套,“修好了。”说着他看了谷铁衣一眼,“谷先生,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当然。”

    杜雨霖指了指那些零件:“您刚才说这是您那位朋友养鸡场的传送设备,不过据我看这些零件是用来挖矿的大型采矿设备的一个组件,而且是美国产的。”

    谷铁衣又看了清水一眼,有些尴尬地笑笑对杜雨霖说:“是吗,那可能是我搞错了,人老了,就是这样,许多事情会搞错。不过,还是谢谢你,杜先生,我可是修了几天都没修好。不说了,不说了,走,该吃饭了,我们吃饭去。”

    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往回走,清水偷偷地和谷铁衣交换了一下眼色,叶茵平看在眼里。

    四个人进了餐厅。餐厅里一张不大的小桌子上摆着几道精致的日本菜还有一壶日本清酒和四个酒杯。

    谷铁衣让三个人坐下,然后自己才坐下,拿起酒壶给杜雨霖倒了杯酒,然后问:“杜先生在美国呆多少时间?”

    “前前后后四五年吧。”

    “你到美国是读书还是干什么?”

    “读书。”

    “哪个学校,学的是什么专业呀?”

    “弗吉尼亚军事学院,机电工程专业。”

    “大学毕业后你留美工作了?”

    “进入钮蒙特矿业公司工作了三年。”

    杜雨霖突然想起,去年茂川也曾问过他几乎同样的问题。

    谷铁衣拿起筷子让了让菜,然后说:“钮蒙特矿业公司可是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你在那里主要从事哪方面的工作呀?”

    “主要是对大型采矿设备的维修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