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精神摧残
    那个找刘三刺杀里龟的人“小胡子”是清水安排的。

    他之所以选择杀里龟有两层原因。一、要想打击杜雨霖,必须要找一个能够引起宪兵司令部或者茂川的高度重视有分量的人物来杀;二、涩谷川在特高课当课长时,清水和他合作的很好,不管有什么事涩谷川都会全力帮忙,可是里龟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找他协助特工部工作,他一定是刨根问底地问个明白,有些时候特工部的一些事情不方便对包括特高课的人说,可是如果自己不跟里龟说清楚,里龟就一定不帮忙,两人为此大吵了几次。

    这样的事发生了几次,茂川曾几次大骂他办事不力。清水一直对里龟怀恨在心,想找个机会整他一下。所以,他才设计让“小胡子”用两根金条诱惑刘三上钩的计划。

    他原来的计划是先让刘三杀了里龟,然后自己再把刘三给抓住,他在刘三动手的那个小胡同里已经埋伏了几个得力的手下。这样他不仅可以借刘三之手除掉一直给自己打麻烦的里龟,还可以因为刘三和杜雨霖的关系打击杜雨霖,可以说是一石两鸟。

    当他听说里龟没抓住了刘三时,多少有些喜忧参半,喜的是他终于可以借此机会打击杜雨霖以报大岛那二十箱东西被烧之仇了。虽说没有证据,但是清水很笃定地认为这件事一定跟杜雨霖有关,一直想找机会搞杜雨霖一下,以泄心头之恨;而忧的是:里龟没死,让他的计划只实现了一半。

    这天上午,清水在办公室里徘徊。他想知道刘三招没招供,要是招了的话招了什么样的供,他希望刘三能把杜雨霖咬出来,现在借刘三的嘴打击杜雨霖是第一要务。

    刚才清水给里龟打了个电话,他旁敲侧击地想打听审讯刘三的进展情况,可是里龟却却什么也不肯告诉他。

    清水打开抽屉,从里边拿出一块欧米茄手表看了看,表的后面用日语刻着“横道胜彦”几个字。

    这块表是他安排“小胡子”跟踪刘三时,“小胡子”发现刘三经常去一家叫恒德当铺的当铺当东西,过了几天,清水亲自带人搜了这家当铺,从当铺里搜出这块表,经对朝奉的审问知道这块表正是刘三送来当的。他终于知道横道胜彦是谁杀的了。

    可是他得到这块表之后并没有声张,他要留着他在关键时刻对杜雨霖进行致命一击。

    此前,清水就一直对杜雨霖薪水不高却花钱如流水心存怀疑,很早就派专人悄悄地跟踪他,多次发现他和刘三在一起,而且这个刘三不过是杜效亚家里的一个下人在外边花钱也是大手大脚,完全不像一个普通的下人,最关键一点,他得知这个刘三和杜雨霖一样都有着非常好的功夫,所以他盯上了刘三,因为他知道相对于杜雨霖来说,这个莽夫更好对付一些,一旦拿下了他,那对付杜雨霖就不是问题了。

    清水拿着那块表来到特高课刑讯室,见几名打手正在给刘三用刑,刘三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

    里龟站在一旁冷着脸看着走进来的清水,问:“清水君,你有事吗?”

    清水用头示意了一下刘三,问道:“里龟课长,审得怎么样?招没招供?”

    “还没有,不过我相信他撑不了多久了。”

    清水拿出那块表递给里龟,这是我前不久在一家当铺里搜到的,你注意一下表后面的字。

    里龟看了一下,“这是那个神秘被杀至今也没找到的横道胜彦的表?”

    清水点了点头,指了指刘三,“据当铺的人交待,这块表就是他送去当的。”

    “这么说,横道君是他杀的?”

    清水别有意味地说:“杀人呢有可能是他杀的,不过,他不过是一个低贱的下人,他背后应该有指使者,里龟君,你应该找到是谁指使他杀的横道君,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里龟看了看清水,小声地说:“清水君,我不瞒你说,这个人我已经能用了所有能用的方法,包括电刑,可是他就是一字不说,我现在已经是束手无策了。”

    清水神秘地笑了笑,“里龟课长,你看他体格健壮,而且一看就是长期练武的人,这种人一般的身体刑罚对他不会起太大的作用,您可以试一下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单纯地摧残一个人的身体只能对一些意义薄弱的人起作用,对于他这种没受过高等教育,没没什么信仰和灵魂的莽汉最好的办法是在精神上打击他,比如说把他绑在椅子上,用眼罩和耳塞封住他的视觉和听觉,也把他的嘴封上,不让他跟外界交流,再把他放在一个封闭和绝对安静的地方让他无法感知外面的世界,他会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定会变得狂躁不安,歇斯底里,最后会精神崩溃,保证你要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

    里龟听了清水的这番话叹服地点点头,“清水君,你不亏是从事情报工作的,我马上试试这个办法。”说着一挥手,让正在用皮鞭抽打已经是皮开肉绽的刘三停手,然后按清水所说的,把刘三的眼睛、耳朵、嘴巴全部封住,然后两个人把他给拖走了。

    清水信心满满地对里龟说:“我保证,三天之内他一定招供。”

    ……

    杜雨霖坐在宪兵队看守所的一个小房间内,看着窗外的景色,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他被关在这里已经快半个月了,只有茂川审问过他一次。他本以为茂川会给自己用刑,可是茂川却没有。

    这些天杜雨霖在看守所里把伪钞被劫的事前前后后想了几遍,他的结论是:这件事是清水在背后捣鬼,而且想把责任嫁祸到自己身上,至于说原因,第一个是这么大的事一定得找个替死鬼,别外,也是为了报大岛那二十箱文物被毁之仇。他知道,这件事一旦作实,那么自己的后果不堪设想,被枪毙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最紧要的问题是要尽快想办法揭穿清水的阴谋,洗脱自己的冤情,可是这件事清水一定是前前后后策划的很周密,想从中找到反戈一击的破绽难度相当大。

    杜雨霖正皱着眉头想办法,门一开,穿着一身军服的里龟走了进来。

    里龟貌似关切地问:“杜处长,休息得好吗?”

    杜雨霖笑了笑,“关在这里能休息得好吗?里龟课长,你们查出是什么人袭击我们了吗?”

    里龟阴阴地一笑,“目前还没有,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我们就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我也希望能这样,要不然我不知还得被关多久。”

    里龟问:“杜处长,刘三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当然,他是我二叔家的下人,从小跟我一起玩,算是朋友吧,怎么了?”

    “你还记得前不久被残忍杀害的横道胜彦吗?”

    “记得,怎么了?”

    “我们怀疑横道君是你这个朋友杀死的,不过……”

    “不可能,他们俩根本不认识,而且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杀横道胜彦?”

    “很简单呀,因为横道君误伤了你,你刚才也说了他和你是好朋友,他杀横道君是为了给你出气。”

    杜雨霖摇摇头,“不可能,横道君你也是知道的,身手了得,这个刘三不过是我二叔家的一个下人,笨手笨脚的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里龟冷笑了一声,“这一点很有可能,因为前不久,他也劫持了我,差点杀了我?”

    听了这话,杜雨霖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就怪了,他跟你也是无冤无仇的,如果他杀横道君是替我出气,那他杀你又为了什么?”

    里龟点了点头,“杜处长,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今天来找你也是为了跟你探讨这个问题,是谁让他杀我呢?”

    杜雨霖看出里龟的表情意味深长,问:“里龟课长,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问清楚是谁要杀我。”指了指自己和杜雨霖,重申了一遍,“是我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