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89章 你是西门庆
    李化龙办公室。

    李化龙拿起皮包正要往外走。

    门一开,里龟带着几个荷枪实弹的宪兵走了进来,见李化龙着急忙慌要走的样子,阴着脸问他:“李队长,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我有个天津有个亲戚病了,我想去看看。”说着又要走。

    里龟使了个眼色,两名宪兵把李化龙拦住。李化龙问道:“你们这是要干吗?”里龟说:“你涉嫌横道君被杀一案,和跟我们去警务课一趟。”

    “扯他妈蛋,他死不死跟我有个鸟关系,你们可别冤枉好人。”

    “你是好人坏人到警务课就知道了,走!”

    几个宪兵推推搡搡把李化龙往门外推。

    ……

    清水办公室。

    清水正在看文件,两名特工把李化龙带了进来。清水向他们俩人点了一下头,两个人转身出去。

    清水站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李化龙,“李队长,你应该知道带你来是为了什么吧?”

    “我知道,可是我是冤枉的,那个横道不是我杀的。”

    “那我问你二十二号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我在警务课不都说了嘛,我和同仁医院的叶护士长在一家饭馆吃饭。”

    清水冷笑了一下,“我们已经就这样事问过叶小姐了,她给我们的回答是:她那天晚上没和你一起吃饭,而是在家里睡觉。”

    李化龙听清水这么说,一时有些懵,接着气咻咻地说:“这个臭娘们记性真是差,这才几天的工夫她竟然不记得了,对了,那家饭馆的小伙计可以给我做证。”

    “很抱歉,那家饭馆的小伙计我们也去问过了,他说那天客人很多,他不记得你说的这件事。”

    李化龙这一回真的懵了,有些失措地看着清水,说不出话来。

    清水说:“李队长,据我所知,您跟杜处长的关系一向非常好,怎么说呢,可以说得上亲如兄弟,而且杜处长受伤那天,你在手术室门前跟横道君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你还威胁要杀了他,有这回事吧?”

    “有这事儿,不过我那不是吓唬吓唬他吗,怎么能真杀他呢?”

    清水冷笑道:“李队长,我们日本人对付犯人的刑具我不说我想你也很清楚,之所以到现在我们还没对你动刑是因为我们认为你是替我们日本人做事的,我们日本人是最讲道理的,如果横道君真是因为你情急之下采取的过激行为,我们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必须要跟我们说实话。”

    李化龙知道这是清水在诱骗自己,他恨恨地说:“清水,你少给我挖坑儿。大丈夫敢作敢当,是我杀的我一定认,不是我杀的,你们也别硬往我身上扣屎盆子。”

    清水摇了摇头,阴恻恻地说:“李队长,你这种态度我很遗憾。”

    ……

    杜雨霖驱车来到草岚子胡同的看守所。

    杜雨霖提着一个皮包刚下车,看守所副所长姚世林快步从里边迎出来,“哟,杜处长,什么风把您给刮来了?”

    杜雨林笑笑说:“我说老姚,你在这干了快三年了吧,怎么一直没见你动一动?”

    姚世林苦笑,“我的杜大处长,我也动一动呀,你说天天呆在这儿破苦窑里能有什么前途,可是想动一动特别得有路子有票子,你说我这两眼一抹黑我认识谁呀?就算我认识谁,我哪有票子去打点人家呀?现在这世道,没票子开路能干成什么事?”

    杜雨霖点点头,“那倒也是,对了,我们行动处有个队长的位子,你要是有兴趣的话……”

    姚世林听了这话,两眼放光地说:“有兴趣有兴趣,太有兴趣了。”

    “可是你这副所长和队长是平级调动,也没升太多。”

    “杜处长,您这是笑话我,我这个破副所长在这儿能有什么油水,再说了上面还有所长呢。可要是能调到你们行动处去当个队长,那……兄弟心里有数,到时候少不了孝敬您的。”

    杜雨霖想了想,说:“那这事就先这么定了,你把你的履历送一份给我,我给上面打个报告,我可跟你说不一定行呀,别到时候不行你说我蒙你。”

    “杜处长,您是什么人呐,咱北平城谁不知道您杜处长的字号,再说了,就算不成,只要有你杜处长关照,那不是还有下次吗,您说对吧?”

    杜雨霖指了指,“你小子在这干是真屈了材了。”

    “您抬举我了。对了,杜处长,您这趟来我这儿是为了……”

    “我们行动处有个姓李的兄弟关你这儿了,我想来看看他。”

    姚世林听了这话,脸色一苦,问道:“您是说李化龙李队长?”

    “对,就是他。怎么,不方便吗?”

    姚世林苦笑了一下,颇为为难地说:“杜处长,按说您亲自来了,我不能不照着您的意思办,可是这个李队长,日本人特别关照,除非有手续否则任何人不准和他见面,你说这事儿……”

    “手续呀,我有。”说着杜雨霖从皮包里拿出厚厚的一个信封,递给姚世林,“这就是手续。”说着话,眼睛紧盯着姚世林。

    姚世林的脸像咬着猪苦胆,扎撒着手,赔着笑脸,摇了摇头。

    杜雨霖点了点头,“那好吧,算我没来。”说着转身往回走。

    姚世林抢步上前拦住杜雨霖,“杜处长,要不这样,我等一会儿提李队长到我办公室问话,您……”

    杜雨霖笑了一下,把手中的信封塞到姚世林的手上,“像提审你的犯人,我根本不存在不就完了吗?”

    姚世林连连点头,引着杜雨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

    杜雨霖在姚世林的办公室坐着,姚世林带着李化龙走到门口,给李化龙使了个眼色,喊了一声:“进去!”把李化龙推进门,然后反手把门给锁上了。

    李化龙见到杜雨霖,欣喜地抢步上前,“七哥,你来了。”

    “日本人不让你见外人,你记住了,我没来,明白吗?”说着掏出一根烟递给李化龙,并给他点上。

    李化龙贪婪地猛吸了几口烟,对杜雨霖说:“七哥,在这里亏死了,要是有一瓶酒就好了。”

    杜雨霖笑着拿起皮包,从里边拿出一瓶二锅头和一个酱肘子递给李化龙,“这不给你带来了吗?”

    “李化龙惊喜地看了看那个肘子,说:“这是天福号酱肘子呀。”说着撕下一块肉塞进嘴里,边嚼边含糊不清地说:“七哥,你真是我亲哥。”

    “你在里边再委屈几天,我在外边帮你活动呢。我说你是怎么搞得,说跟那个叶护士长出去吃饭,人家说没这回事儿?”

    李化龙刚喝了口酒,听杜雨霖说这事儿,酒一下喷了出来,“你以后别在我眼前提这个小贱人,她妈的,这回小爷就是让她害的。”

    “她害的,你是说她撒谎?我可亲口问过她,她对我也说那天没跟你一起吃饭。”

    “你信她的,信我的?她可千万别让小爷出去,要是小爷出去,我生剥她。”

    “喂喂喂,我以前听你说和她的事情可不是这样的,又是出去吃饭又是一起看电影的,这会儿怎么跟仇人似的?”

    “没错,是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可是她每次都领着好几个她们那里的小护士,弄得我跟个冤大头似的,不过那天她的确是跟我单独吃饭来着,说对我没意思,心里已经有人了,还说是你。我说七哥,这娘们儿跟潘金莲似的,你可不能要。”

    “你胡说什么?”

    李化龙哼了一声,“我一点没胡说,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也稀罕这个小妖精,可是因为怕跟我争,所以就一直装着不上心。没错,这小妖精是挺漂亮的,身段也好,说话也好听,可是她是谋害亲夫的潘金莲,这回我这事儿不就是个印证,所以我不要,我劝你也少粘她的边儿,弄不好跟武大郎似的让她下药害死你。”

    杜雨霖笑道:“你看我像武大郎吗?”

    李化龙撕下一块肉说“对了,我把这茬儿给忘了,您不是武大郎,你是西门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