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44章 烦心的事(一)
    杜雨霖把车傍到一家布铺前,一个人坐在车里想事情。刚才,他跟万克明在办公室里谈事情,万克明忽然接到电话说齐燮元来了,万克明让杜雨霖先等一下自己,然后就出了办公室。

    趁这当口,杜雨霖小心地打开了万克明桌上的台灯。果然,他的台灯里也有一个跟他的台灯里一样的窃听器。这就是说,在自己办公室里装窃听器应该不是万克明安排的,因为万克明不可能让自己的台灯里也安装同样的东西,那么谁会在他们两人的办公室里安装窃听器内,他马上想到了警政局负责整个监听工作的李志翔。杜雨霖实在想不通一直是万克明绝对心腹的李志翔怎么会,怎么敢在万克明的办公室里装窃听器。

    杜雨霖正百思不得其解,远远地看见刘三提着一个小包箱走了过来。他按了一下喇叭。

    刘三走过来,打开后车门上了车。

    杜雨霖启动了车子。

    刘三把手里的小皮箱从后面递给杜雨霖,“爷,这是你要的金条。”

    杜雨霖用目光让刘三把那个小皮箱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继续开车。

    刘三说:“爷,您看咱们是不是找个机会再干一票,我最近可又瞄着一个在银行当掌柜的小鬼子,听说忒有钱。”

    杜雨霖正在沉思,没听到刘三所说的话。

    刘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爷,你想什么呢,都走神了?”

    杜雨霖醒过神儿来,问刘三,“这些天我让你监视邱君牧,有什么情况吗?”

    “他最近经常和你们警政局的那个李志翔在一起,鬼鬼祟祟的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

    “李志翔?你不会看错吧?”

    “就是他,不会错的。”

    他们的车经过中央公园的门口,杜雨霖忽然看见叶茵平穿着一件米色风衣,头上围着条俄式围巾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看样子是在等车。

    短裙,露出一对光洁笔直的小腿,很显然,她是那种很擅长打扮自己的时尚女孩,一头长发略微弄得稍稍卷了一点,使得她。五官很精致,

    他把车停在叶茵平的眼前,打开车门,“叶小姐,等车呀,你去哪儿,我捎你一段?”

    “我想去趟医院。”叶茵平边说边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刘三,优雅地摆摆手,说:“杜先生,您有事就不麻烦您了。”

    “麻烦什么,去你们医院我正好顺路。”他看到叶茵平看着刘三,笑着说:“哦,他是我叔家的一个养马的,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发小,不是外人儿,没事儿,上车吧。”

    叶茵平上车后礼貌地向刘三点了点头。

    杜雨霖继续开车。

    今天的叶茵平一头长发略微弄得卷曲了一些,这让她原本一张很清纯的脸平添了三分成熟女人妩媚的味道。她上车后身上少女特有的清香在车厢内若有若无地飘散着。

    叶茵平掠了一下刘海儿,“杜先生,您这是要去哪儿呀?”

    “我去见一个朋友。”

    叶茵平微微侧了侧脸,柔柔地问:“您腿上的伤好些了吧?”说话时,她的眼神里闪动着一丝奇异的光彩。

    “好多了。对了,上次的约会我忽然有事没去成,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向你道歉,就是没机会,今天赶上了,正式向你道歉。”

    叶茵平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瞟了杜雨霖一眼,想说什么,大概因为刘三在后面,什么也没说成。

    这些全让坐在后面的刘三从车内的后视镜看在眼里,他暗自乐了一下。

    气氛比较尴尬,杜雨霖没话找话,“对了,叶护士长,小李子,哦,就是李化龙最近没去找你吧?”

    “他最近倒是找过我几次,说是总觉得身体不舒服,可是我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毛病,他还让我给他开几瓶药,没病吃什么药呀,真是奇怪。”

    杜雨霖笑着摇头,“叶护士长,你不知道,他有病,而且病得很严重,心里有病。”

    “他……他心脏不好?”

    杜雨霖看了叶茵平一眼,“他喜欢喜欢你,你没看出来?”

    叶茵平的脸上泛起羞怒之意,她冷冷地说:“杜先生,我觉得这样的玩笑你最好不要开,好了,停车,我就在这儿下就行了。”

    杜雨霖停下车,“你不是说去医院吗,还有一段路呢。”

    叶茵平幽幽地看了杜雨霖一眼,打开车门,下了车。

    杜雨霖继续开车。

    刘三在后边说:“爷,你不会看不出来这个小妮子看上你了吧?”

    杜雨霖看了一眼后视镜,“你胡说什么?”

    刘三笑着说:“我哪胡说了,瞎子都看得出来,你看她看你的那小眼神儿。爷,这么标致的小妞儿你不要?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大家闺秀。”

    “你最近读什么书了,还知道‘大家闺秀’?”

    “书我到是没读,不过我可是经常去天桥听说,那说书先生说英雄和美人故事时那美人儿一般都是‘大家闺秀’。”

    杜雨霖停下车,“你去天桥听书去吧,我还有事要做。”

    刘三做了个鬼脸下了车。

    杜雨霖打了个转向,向袁秀山家开去。

    袁秀山正在客厅跟乔云山谈事情,八姨太陪在旁边。

    一个下人走进来,“老爷,警政局的杜副处长求见。”

    袁秀山和八姨太对视了一下,“他来干什么?”

    八姨太冲下人挥挥手,“不见不见,他还好意思来,我哥到现在都没放出来呢。”

    乔云山站起身,“袁兄,你有客我就不打扰了。”

    袁秀山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坐下,我们的事还没商量完呢。”然后对下人说:“请他进来。”

    不大一会儿,下人带着杜雨霖走进客厅。

    杜雨霖放下手中的小皮箱,拱了拱手,客气地说:“袁会长,打搅了。”

    袁秀山站起身,“杜副处长,我有客人在这儿,没出去迎你,见谅呀。”

    杜雨霖笑答:“晚辈岂敢。”

    袁秀山用手相让,“杜副处长,坐,来呀,看茶。”

    下人端上一杯茶放在杜雨霖手边的茶几上。

    袁秀山指了指乔云山,“袁老板,你见过的,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杜雨霖和乔云山相互拱了拱手。

    袁秀山说道:“杜副处长是大忙人,这回来我这儿是……”

    杜雨霖看了乔云山一眼,欲言又止。

    袁秀山笑笑,“乔老板是我的老朋友了,是自家人,有事尽管说。”

    杜雨霖看了看乔云山,乔云山向他笑了笑,一脸的大麻子让人不寒而栗。

    杜雨霖说:“是这样,晚辈听说袁会长府上有一个汝瓷梅瓶,晚辈冒昧想买下来。”

    袁秀山笑了笑,“杜副处长的消息倒是蛮灵通的嘛,不错,我最近是买了个瓶子,可是我暂时还不打算出手。”

    “晚辈听说袁会长是用两根金条买的,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

    袁秀山听了这话,脸上有些不悦。站在一旁的八姨太不屑地说:“杜大处长,我们袁家好像不缺这两根条子。”

    杜雨霖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赔笑道:“晚辈失言了,可是晚辈的确非常想用这个瓶子办一件事情,所以还请袁会长成全晚辈。”

    坐在一旁一直不语的乔云山仿佛是不经意地轻咳了一声,袁秀山看了他一眼,笑道:“雨霖,我跟你二叔也算是有些交情,按说呢你想用这个瓶子办事,我这个当叔的该成全你,可是叔这儿也正为一些麻烦事正烦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