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龙潭谍影之刀尖之上 > 章节目录 第14章 商会老头子(二)

第14章 商会老头子(二)

    袁秀山美美地吸了一口,放下烟枪,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旁边的年轻女子马上递上一杯茶,袁秀山接过茶,呷了一口,看了杜雨霖一眼,“老杜这些年也好吧?”

    “托您老的福,他老人家身体还硬朗。”

    袁秀山并不看他,只是用拿着茶盖的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凳子,“坐吧,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儿呀?”

    杜雨霖刚要答话,袁秀山放下茶杯,拢了一下稀疏的头发,冷冷地问:“我听说老杜把一个不成器,当了汉奸的侄儿给撵出的家门,不会就是你吧?”

    “就是我。”杜雨霖略有些尴尬地答道。

    “噢?”袁秀山冷哼了一声,“大侄子,你说你干什么不好,偏要干这个?”

    杜雨霖的脸有些冷,他大喇喇地架起二郎腿,“袁叔叔,小侄听说你和华北政务委员会的王揖唐王委员长有些交情和南京政府的一些大人物也有生意上的往来,而且舍下还藏着个不大不小的汉奸,对了,小侄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袁秀山大概没想到杜雨霖会如此大胆,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个年轻的女子,对杜雨霖说:“那么说你是来拿人的,”说着故意向外边望了望,“既然是来拿人的也该带着些三班衙役,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难不成是要在我这儿唱一出《单刀赴会》?”

    “袁叔叔府上,小侄岂敢造次。”

    袁秀山冷哼了一声,“小子,我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人呢,的确是在我的宅子里,不过,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他拿走的?”

    “袁叔,您误会了,我不是来拿人的,我只是来请刘科长回去问个话而已。”

    袁秀山傲慢地问道:“我要是不许呢?”

    杜雨霖长叹了一声,“既然袁叔叔不许我也没办法,那我就不打搅了,告辞。”说着拱手,站起身,作势要往外走。

    袁秀山抓起旁边放的一对核桃,搓着:“不送了。”

    杜雨霖刚迈出一步,忽然了停下来,“袁叔叔,我忽然想起个事儿,前些天日本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中将召开了一个关于查办私运违禁物资的会议,会上要求我们警政局加大打击力度。我,听说您刚进了批德国货,有这回事吗?”

    袁秀山眉毛一挑,停止了搓核桃,问道:“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哦,没什么,上面命令我下午带几个兄弟到大北仓库那片儿各处瞅瞅,我想顺便去瞅瞅您的仓库,看有没有什么人打你这批货的主意,到时候我怕我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兄弟跟你的伙计犯混,所以跟您提前打个招呼。”说这话时杜雨霖脸上寒意渐浓。

    听了这话,袁秀山本来绷着的脸一下缓和了下来,他立起身子,挥了挥手,“大侄子,你别急着走呀,有事儿坐下说。”对着门外吩咐道:“来呀,看茶。”

    门外的人应了一声,不一会儿端着一杯茶进来,放到又坐下来的杜雨霖手边。

    杜雨霖细细地口了茶后,放下茶杯,对袁秀山说:“袁叔,这茶我也喝了,话我也说了,要是您老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告辞了,给日本人当差可不是那么容易,你不知道日本人,做事那叫一个认真,一点情面不讲,说翻脸就翻脸,上回,实业署的岳署长的表弟也就运了点烟土,不是卖,就是自己家里人抽,抓着了,审都没审直接就给毙了,岳署长都没敢哼一声,他那么大个署长,日本人都一点不讲情面,侄儿我这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都不敢想。”说着站起身又要走。

    袁秀山从卧榻上走下来,拦住杜雨霖,亲热地说:“大侄子,我和他们可不一样,我那批货可不是什么烟土呀,那是我从香港进来的一批德国纺织机零件,要卖给光华纺织厂的,相关的手续是齐全的。”

    杜雨霖点点头,别有深意地说:“噢,是纺织机零件。据我昨天派去的兄弟说你这批纺织机零件那气势真是不同凡响,与别的大为不同呀。得了,我也不跟您这儿逗咳嗽了,我得赶着带些兄弟看看您这些纺织机零件,要是真的好,我替日本人也买几箱。”

    袁秀山看了后面的年轻女子一眼,那女子一脸恨意盯着杜雨霖,袁秀山向那女子使了个眼色,那女子下了床,出了屋。

    袁秀山把杜雨霖按回座位,“大侄子,刚才你不是说要……带我的一个亲戚回去问话吗,我想好了,你就带走吧,不过,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两家怎么说也有些交情,到日本人那里,你可要多照顾照顾我这个亲戚,不要让他受苦才好。”

    杜雨霖点点头,“这个我能做到,那……把您的那个亲戚请出来吧?”

    袁秀山干笑了一下,“大侄儿,怎么说你老叔我在北平四九城的地界上也有些脸面,你要是就这么把人带走了,我这老脸也没处搁呀。”

    “那袁叔的意思是?”

    “我看这样吧,后天是我那个老九的生日,我准备在广聚园给她摆几桌,大侄子你呢带着侄媳妇儿来喝寿酒,你装作喝醉了,我让我那个亲戚开车送你回去,只要他出了广聚园大门,他出了什么事我也有个下台阶的说辞。”

    杜雨霖想了想,笑道:“这倒是个办法,不过,我没结婚,您那个媳妇儿还不知在哪儿呢。”

    “哎呀,大侄儿,你这么年轻有为,总不会连个有相好儿的也没有吧,找个相好儿做做样子也行嘛。”

    “我能问一下袁叔,你老为什么非得让我还个家眷来吗?”

    “大侄儿,你是穿官衣儿的,你要是不带着家眷来,哪像个来吃寿酒的呢?不是来吃寿酒的,当然就是来抓人的,是个人都会这么想,对吧?

    杜雨霖沉思片刻,“那好吧,就按您说的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