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491章 是要接头了吗?

第491章 是要接头了吗?

    其实姚大东没有想歪,他隐隐约约已经听出陈孝敏的话里有话,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大队长邱启明临行前跟他说的与一个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女同志接头的事,难道这个陈孝敏就是要与他接头的那个女同志?

    “不会吧,这也太快了吧,,”姚大东苦笑着摇了摇头,“难道他已经识出了我的身份。”

    可事实似乎就是这样,正在按照剧情一步一步地发展下去。

    不过,在还没确认对方的真实身份之前,姚大东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最好是装傻把自己弄得笨笨的,这样才能更好地保全自己。

    在姚大东的脑袋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至于他要怎么做,到了晚上你们就知道了。

    此时还在大白天,还没有到中午,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温度略高。

    大草地上,大汉们还在呼哧呼哧地跑着,只见,他们一个个满头大汉,汗水已经浸湿了他们的衣服,每个人的脸色都因为运动热而变得通红。

    跑在最前面的是马当先,尽管他也已经感到十分疲倦,但是他还在坚持着,他已经跑了四十圈,再有十圈就可以完成任务了,他咬紧牙关发誓一定要跑完这五十圈。

    而此时,跟在他的身后的人是越来越少,不少大汉已经跑得晕倒在了地上,还有两三个人干脆是走了起来,不过虽然是走但是他们的精神是可嘉的,就算是走也要坚持把这五十圈走完。

    还有几名大汉跑在马当先的前面,你可不要以为他们比马当先跑得快,其实这些人已经被马当先套了好几圈。(马当先已经比他们多跑了好几圈)姚大东就站在一旁看着,看着这些大汉们痛苦的表情,姚大东的心里暗暗叫爽,在他潜伏的这段时间他一定尽他最大的努力好好地折磨这些大汉,什么时候折磨结束也许他们已经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随着距离一圈圈地增加,大草地上奔跑的身影也愈来愈少,很多人都已经跑不动了,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停下来,在没有经过姚大东的允许下,就坐在,躺在,趴在草地上休息了起来。

    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在坚持着,这其中便有一路领先的马当先,不过他也因为体力的不支速度变得越来越慢。

    终于,五十圈所剩无几,马当先做着最后的努力继续奔跑着。

    而这时,姚大东已经走到了草地上,走到了那些正在休息中的大汉们的身边,但是他们好像没有注意到姚大东的到来,还在自顾自地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

    只见,姚大东悄悄地走到了一名正趴在地上的大汉的身边,突然抬起脚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背上。

    “我草,是谁啊,”大汉愤愤地骂道,同时他微微地抬起了头,只见姚大东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顿时,大汉的心里就觉得慌了一下。看到姚大东在对他笑,他也立马露出了笑容。

    可哪知,姚大东突然收起了笑容,变得极其严肃地大喊了一句,“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快给我起来,跑不完这五十圈今天别想休息也别想吃饭。”

    话音刚落,大汉一个翻身,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其他人也立马跟着起身,继续开始了五十圈的奔跑。

    而姚大东就一边看着他们一边假装严肃地喊道,“快跑,加速。”

    终于,马当先跑完了这五十圈。跑完时,他已经累得不行了,脚都软了,他直接就往一边一躺大口大口地喘气着。

    后来,陆续地又有几名大汉跑完了,他们的情况比马当先糟糕得多,甚至有人跑完就摔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看到有几名大汉已经跑完了五十圈,姚大东站在原地大喊了一句,“跑完的可以去吃饭了,吃完饭下午回宿舍休息,没跑完的继续跑。”

    为什么姚大东下午就让他们休息了呢?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潜伏,折磨也要适可而止,尤其是刚开始,如果太过分了就会让敌人产生怨恨甚至会让他们认为这是故意的,这样他们就很有可能和他作对,这对稳定地潜伏下来以及获取情报都很不利。

    可是,这个时候,大汉们正难受着呢,哪有什么胃口吃得下饭呢。

    不过,姚大东可是很有胃口,刚才已经有人给他送来了丰盛的午饭,现在他正坐在草地上吃着一边诱惑着一边监督着还在奔跑着的大汉们。

    直至最后一名大汉跑完这五十圈,时间已到了下午,姚大东等他一跑完就离开了这里,他没有去哪里,就只是回到了宿舍。

    对于早上与陈孝敏的相遇,姚大东到现在还觉得还像是在做梦,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巧合。

    姚大东又回忆起了那一段曾经,那一段挥之不去刻骨铭心的记忆,最后,一番回忆之后,他含泪有了这样一个想法,这陈孝敏一定是已故女友的替身,老天看他这么专情特意派她来与自己相遇的。

    所以,这一段缘分,姚大东想无论如何都要把它抓住,可是,现在又是在执行任务,千万不能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得理智一些。

    但愿这个陈孝敏是好人,最好是自己人,不过在没清楚她的真实身份之前,姚大东清楚不能暴露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就到了晚上。

    在某一间房间里,陈孝敏正坐在椅子上有些焦急不安地望着房间门,她在等一个人的到来,等敲门声的响起。

    可是,许久那个人都没有到来,而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望着房门,陈孝敏有些失落地说道,“看来他是不会来了,再等五分钟,要是他还不来我就找他去。”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间房间里,姚大东正坐在椅子上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