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490章 晚上
    “呵呵”姚大东对着陈孝敏无语地笑笑,他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此刻陈孝敏就站在姚大东的面前,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场面有些尴尬,两人就这样站着,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陈孝敏突然走过来拍了拍姚大东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嘿,姚教官,我刚才在跟您开玩笑呢,怎么,该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

    听了陈孝敏的话,姚大东只能尴尬地笑笑,他甚至有些哭笑不得,怎么陈孝敏会把他想象成这种人呢。

    见姚大东不说话,好像有些不高兴了,陈孝敏的心里也觉得挺不是滋味。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愧疚感,难道是自己误会他了吗,保不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和她非常相似的人,而这个人恰巧就是眼前这个姚大东的前女朋友。

    可是,这真的有些不可思议,茫茫人海,怎么可能会有两个极相似的人都与这个姚大东相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那命中注定的缘分。

    “姚教官,您该不会是生气了吧,”陈孝敏怯怯地问道,“我刚才都是在跟您开玩笑呢,大不了我跟您道个歉吗。”

    姚大东听了,先是没有什么反应,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冲着陈孝敏摆了摆手,“没事,陈秘书您觉得我像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其实这也不怪你,这事搁谁都不大可能会相信,但是我要郑重地跟你申明一下,我说的可都是事实,我真的有一个女朋友跟你长得很像很像,只是她已经永远永远地离我而去了。”

    说着说着,姚大东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语气中也杂夹着一丝丝淡淡的哀伤。

    听着姚大东的话,陈孝敏也仿佛感受到了那份哀伤,同时她的心里更是充满了愧疚,她能理解姚大东口中所说的“永远地离开了他”是什么意思。她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

    她不敢抬头看姚大东,只是低着头,弱弱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事,”姚大东微笑着说道,此时他的眼眶里已经泛起了泪花,他再一次思念起了那远在天国的女友。

    在思念的同时,姚大东一边述说起了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那一天,阳光明媚,看上去是一个不错的日子,我正好训练完毕躺在草地上休息,就在这时,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惊喜出现了,我多日不见的女友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时的她已经是解放军某部的一个干事了,顿时,我的心里乐开了花,就像是被一枚幸福的的炮弹给砸晕了,可是,当我还沉浸在见到女友的兴奋中,突然,意外发生了,有一伙敌人袭击了我方的阵地,我奉命与战友们一起上阵杀敌,而女友就跟在我的身后,(我真后悔让她跟着我),那一场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我因此受了伤,而我的女友却因为救我为我挡下了敌人的一颗子弹而牺牲在了这场战斗中,从此我永远地失去了她,好想再抚摸她的脸颊闻闻她的发香,可是她已不在。”

    说着说着,姚大东已经泣不成声了,他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而一旁的陈孝敏早已潸然泪下,虽然姚大东只是很简单地回忆了一下那段往事,但她还是真真切切地受到了感动。

    许久,姚大东才平复过来,他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陈孝敏,正好陈孝敏也在看着她。

    只见,她的脸上还挂着两条尚未全干的泪痕。

    这明显就是哭过的痕迹,姚大东在那一刻有一种强烈的想拿纸巾替她擦眼泪的冲动,可是偏偏那个时候他身上没有纸巾。

    看着陈孝敏,姚大东有些心疼又有些愧疚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把你弄哭了。”

    “没关系,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段感人的故事,”陈孝敏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再说你自己一个大男人都哭了,我哭不是挺正常的吗。”

    “是的,是挺正常的,”姚大东笑着说道。

    说话的过程中,两人面面而视,两人的脸上都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对了,”陈孝敏看着姚大东突然想起了一事,于是,她便问道,“姚教官,你是这次唯一一个应聘成功的人吧。”

    听了陈孝敏的这个问题,姚大东有那么一些疑惑,不知道她问这个干什么。

    不过,姚大东还是如实地回答了陈孝敏,“这个我不太清楚,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你会比较清楚一点吧,你可是许先生的秘书,不过据我所知,最后通过考验的好像就我一个人。”

    “是嘛,那太好了,”陈孝敏高兴地说道,她正要继续往下说什么,这时,一名大汉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教官,这边有人昏倒了,您看是让他继续跑呢还是让他先休息一会,”大汉气喘吁吁地说道。

    姚大东听了,怒视了大汉一眼,大声地吼道,“你傻啊,人都昏倒了还怎么跑啊,没用的东西才跑这么几圈就晕了,快扶他去休息。”

    “是,是,”大汉唯唯诺诺地说道。说完,他就按原路返回了。

    而就在大汉刚走远,陈孝敏突然很神秘兮兮地说道,“姚教官,我不打扰您训练了,我要到四处看看,晚上麻烦您来我房间一下,我有事跟您说。”

    说完,陈孝敏对着姚大东微微一笑,然后就走开了。

    留下姚大东一个人楞在原地。许久,他才反应过来,然后他苦笑着说了这么一句,“不会吧,咱们的关系还没有到晚上去你房间的地步吧。”

    听听姚大东说的这话,他这分明是想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