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349章 重返战场
    境外,离龙朔国小范围线不过几百米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光头保镖和胡子保镖坐在这里休息,邵丹则躺在他们的身边,依旧处在昏迷状态。

    两人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这次龙朔国之行可谓是9死一生,现在能够活着回来真是一种幸运。不过,三个兄弟葬送在了龙朔国警方的手里,永远也回不来了,这让他们心里很悲伤同时也很愤怒。

    为了绑架一个小女孩,葬送了3个兄弟想想很不值。可是,一想到任务完成了他们会得到很大一笔钱,他们的心里便也舒服了许多。

    其实在决定走上这条路的那一刻,他们就清楚了随时可能会丢掉性命。但是这条路可以让他们生活得很富裕,也许是迫于生计,他们选择走上了这条总是与死亡擦肩而过的道路。

    既然行走在了刀尖上,就不应该畏惧死亡。

    光头保镖和胡子保镖就这样安静地坐着,头低低着,身边的邵丹睡得很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这时,光头保镖抬起了头,缓缓地开口,“兄弟其实我们不需要这么悲伤,选择了这条路,也许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们了,兄弟们只不过比我们先走了一步。”

    胡子保镖听了,抬起头,看了光头保镖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哥你说得很对,但是兄弟失去我很痛心,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给他们报仇。”

    说着说着,胡子保镖突然一本正经地看着光头保镖问道,“大哥,我一直以来有个问题想问您,请问您选择这条路后有没有后悔过,我反正是有些后悔了,虽然做这行可以赚很多钱,可以让我们衣食无忧,但是一不小心就会没命了,要是命都没了,就算我们赚再多的钱也没用了,您觉得呢。”

    光头保镖很认真地听着胡子保镖说的话。听完他觉得也有那么一些道理,于是他正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胡子保镖。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顿时,光头保镖和胡子保镖就警觉地从石头上站了起来,然后拿枪对向了脚步声传来的地方。

    不过,很快他们就放下了枪,因为看清来人是那些来接应他们的人。

    不一会儿,木村次郎就走到了光头保镖他们的面前,后面抬着尸体的兄弟们不久也跟到了。

    看到自己人又损失了这么多兄弟,光头保镖走到木村次郎的面前,一脸抱歉地说道,“兄弟,真是对不起,你看为了接应我们又损失了这么多的兄弟。”

    木村次郎听了,摆了摆手说道,“没事,警方们死得更多,我的这些兄弟们死得值,对了你们怎么停在这里不走了。”

    光头保镖听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主要是想等一下你们,顺便休息一下。”

    “嗯,也好,那你们就再休息一会,我让我的兄弟们也休息一会。”木村次郎说完,转过身子对着兄弟们喊道,“兄弟们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下,都把手上兄弟们的尸体给放下吧,不过注意要轻拿轻放。”

    话音刚落,众人就把尸体都给放在了地上,然后坐的坐,躺的躺,尽情地休息着。

    与此同时,龙朔国境内,支队长带着20多个警员在林子里快速地穿梭着,目的地龙朔国小范围0623地区,即刚才他们突围出来的枪战地点。

    枪声已经停止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意味着战斗结束也应该有半个多小时了。

    现在赶去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搞不好敌人还会设下埋伏在那里等着他们,可即便是这样,警方20多个人还是要赶去。因为那里有用鲜血和生命救他们的兄弟,就算兄弟们已经战死了,他们也要去将遗体给弄回来,也可能有几个兄弟没有死还有呼吸正等着他们前去救助呢。

    于是,20多人义无反顾地向前跑去,尽管这样他们有可能会对不起他们的兄弟们,但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们的尸体丢在树林荒野。

    在奔跑了20分钟的样子,支队长带着手下们赶到了这片区域。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们在距离枪战地点100米左右的地方就停下了。

    然后只见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前进,那个支队长依旧走在最前面,他更是小心翼翼,戴着夜视镜仔细地观察着四周,他不能拿战士们的性命开玩笑。

    可是,那个支队长观察下来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敌人已经离开了吗,可是为什么要加一个却字,难道敌人离开了不是很好吗,总比埋伏在这里等着他们强吧。

    很快,一行人就到达了枪战地点。果然战斗已经结束了,看现场的情况,敌人应该也撤退了。

    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但是已经没了敌人的尸体,都是他们自己人的。

    见此情形,支队长摘下了戴在眼睛上的夜视镜,然后有些不敢相信地对着手下们喊道,“大家快找下,看看还有谁还有气。”

    话音刚落,众人都弯下腰,一个一个地找了起来,包括他自己也在试探谁还活着。

    可是,几个试过去都没了呼吸,这让支队长的心里万分难受。

    面对着这么多兄弟的尸体,支队长的心情异常得沉重,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这时,有人喊道,“支队长,您快来,这里有个兄弟还有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