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峭壁飞落
    夜色中,猛蚁特战队员摸索着前进。

    为了安全起见,特战队员们关闭了手电筒。不过,所幸的是,他们都配备了单兵夜视仪,所以在夜晚行走也很方便。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距离蓝军指挥部也越来越近。

    这是好事,亦是坏事。好在于马上就可以执行斩首行动了,不好就在于随着越来越距离蓝军指挥部,蓝军的守卫愈发森严。

    不过,守卫森严是在特战队员的意料之中的,毕竟这是蓝军的指挥部,可以说这是蓝军的心脏部位,但是这么森严,特战队员们有点没有想到,三步一岗,而且四周每隔10米左右都有一个红外线摄像头。

    此刻,特战队员就蹲在离蓝军指挥部500米左右的山坡上,到这里就已经有些闻到危险的气息了。

    “白蚁,蓝军守卫森严,我们几乎没有下手的机会啊,”黑蚁在一旁轻声地说道。

    何晨心听了,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拿起了夜视望远镜,望向了蓝军指挥部。

    放眼望去,只见,蓝军指挥部灯火通明,位置就在军营的中心位置,指挥部的10米左右没有发现有巡逻兵,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实则暗藏杀机。

    突然,何晨心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有些为难地说道,“看来要想潜入进去很难,执行斩首行动就更加困难了,刚才我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四周,指挥部的外围防守非常严密,但是指挥部10米左右的地方却没有发现蓝军哨兵,这一点很奇怪,我敢断定这里肯定有埋伏。”

    话音刚落,只见众人都点了点头。这时,邹子龙发言了,“既然这么困难的话,我们会有进无回的,我看要不我们改变战略目标,放弃斩首行动。”

    “是啊,我觉得大头蚁说的有道理,我看我们还是跟大队长一下换一个任务吧,”姚小亮在一旁点点头说道。

    何晨心听了,看了众人一眼。只见大家都面露难色,看来大家都有这个想法,这可是一个危险的想法,在做一件事前自己都不自信那就很难成功,当然在面对困难时必要的危机感还是必需的。

    一时间,众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大家都看着何晨心,希望何晨心做一个决定。

    数分钟后,何晨心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很坚定,“同志们,大队长派我们猛蚁特战队来这是信任我们,不管任务有多困难,我们也要拼尽全力完成,即使我们会一去不复返。还有我们一定要自信,虽然蓝军防守非常严密,但是细心观察肯定还是有破绽的,下面我们这样,各自为组散开,观察地形,看哪里是最好的突破口,十分钟之后到这里集合,行动。”

    话音刚落,特战队员们都散开了。

    何晨心则是呆在原地,负责观察蓝军的动态,具体是摸清蓝军外围巡逻兵换岗的时间。

    几分钟后,还没有到10分钟,出去观察地形的特战队员都回来了。

    只见,战友们的脸色还是依旧的难看,何晨心看了他们一眼,众人还是摇了摇头。

    这下,何晨心有些发怒了,不过他这不是针对战友们,而是心急所致。只听,他反问道,“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突破口?”

    于是,众人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潘犇弱弱地说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只是难度非常大,稍有不慎的话,很可能就会丧命,刚才我去观察的时候,发现东面有一悬崖峭壁,近距离观察后通过这里就可以潜入蓝军指挥部,而且似乎这里没有蓝军士兵守卫。”

    听到这个消息,何晨心非常兴奋,心急地说道,“工蚁,是吗,快带我们去。”

    不一会儿,除了何晨心是带着兴奋的心情,其他的队员则是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潘犇口中的这面悬崖峭壁前。

    一到这里,众人都傻眼了,果然是非常危险的,可谓是九死一生的。峭壁的面前是一条宽1米左右的沟壑,沟壑很深,峭壁上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杂草不生,而且很高,足有30米的高度,要想攀登上这面峭壁就必须跨过这条沟壑,而且必须要有足够的力气登上这面峭壁,然后从峭壁的顶端滑下落入蓝军的指挥部的背后,稍有不慎,一旦失误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失掉性命。

    看着这面峭壁,何晨心思考了一番,的确难度很大,但是这似乎是潜入蓝军指挥部最好的办法了。

    于是,何晨心果断地下令,“同志们,这面峭壁的确很危险,不过也正是危险,蓝军才没有在这里设伏,我相信我们作为一名精锐的特种兵一定可以跨过去的,下面准备钩绳,由我先进行攀登。”

    说话的同时,何晨心已经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根粗壮的绳子,绳子的前面有一个大铁钩,但是这根绳子长度不够,只有15米的样子。

    峭壁的高度大约有30米,这也就意味着需要连接两根绳子才可以。通过连接,最后弄成了三根长度适合的绳子。

    于是,下面就开始攀登了。只见,何晨心拿着绳子的大铁钩往峭壁的顶端一甩,第一次没有成功,峭壁上的碎石滚落了许多,第二次成功了,大铁钩钩住了峭壁顶端,应该是一块石头。

    何晨心拉了拉绳子,确定大铁钩钩牢了,然后他就开始攀登了。

    队友们都十分担心何晨心,尤其是发小王忆东,一个劲地说着,“小心”。

    此时,何晨心已经开始攀登了。只见,他使劲地拉着绳子,先是跨过了沟壑,然后吃力地向着峭壁攀爬着。

    峭壁的确很陡,而且没有落脚点,何晨心只能死死地拽住绳子,用着吃奶的力气往上爬着。

    没过一会儿,何晨心的额头上就满是汗水了,不过他依旧坚持着。眼看着,顶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但是力气也快要消耗殆尽了。

    底下的特战队员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很是担心。

    何晨心已经咬紧了牙关,嘴唇都咬破流出了鲜血,手上的皮也有些磨掉了。他强忍着疼痛,终于爬上了峭壁的顶端。

    峭壁顶端有块平坦的地方,可以休息一下。一爬到顶端,何晨心就扔回了绳子,示意队员们上来,然后他就坐在那里休息了。

    队友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往上攀爬,他们的情况跟何晨心一样,甚至更严重,但最终他们还是成功地攀上了顶端。

    因为他们都不想这样白白地死去,所以他们坚定了信念,因此他们取得了成功。

    爬上峭壁顶端后,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看你,都是一脸痛苦的样子,有些狼狈。于是,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休息了一会,下面该从峭壁顶端滑下,进入蓝军军营了。首先,何晨心先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底下。

    在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何晨心先下滑了。只见,他拉着绳子,纵身一越。

    空中摇晃的绳子上挂着何晨心,人与绳子一样快速地飞落,动作极其飘逸,场面十分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