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256章 失败的心情
    夜幕悄悄地降临了,四周变得有些漆黑,村子里的路灯也都亮了起来,今夜虽然有月亮,但只是那弯弯的一小个,月光惨淡,它的亮光跟没有月亮的那晚差不多。

    突然,村子里,几辆车子发动了起来,接着几辆车子的大灯打开了,顿时村子变得如同白昼。不一会儿,几辆轿车开出了村子,村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轿车里坐着的正是郭白玉一行人,此刻他们正返回市区,然后乘坐飞机连夜回到情报局。就在刚才,村支书马德文请郭白玉他们好好地吃了一顿,还说如果不吃的话就是不给他面子不让郭白玉他们离开。没办法,郭白玉一行人只得客随主便饱餐了一顿。所以他们到现在才离开竹安村。

    一路上,郭白玉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找内奸,除内奸。”虽然姚大东刚才给他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但是具体的作还是需要自己好好地思考一番,比如说要把排查的范围给确定下来,具体排查哪几个人。

    想着想着,郭白玉突然感觉到有些困,上下眼皮已经开始在打架了。不一会儿,呼噜声就响起了。坐在一旁的燕海平见了,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郭白玉披上,还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让局长好好地休息。看来,部下很关心领导么。

    巴丹国,藤氏庄园里,藤田三郎站在客厅里,一言不发,脸色是那么得难看。

    一个中年男人毕恭毕敬地站在藤田三郎的面前,他的头微微低着,眼睛注视着地面。现在藤田三郎正在气头上,似乎有一种气势压得中年汉子抬不起头来。其实则是中年男人害怕藤田三郎,所以不敢抬头看藤田三郎。

    这个中年男人便是藤田三郎的亲信也可以说是他的秘书,他的名字叫做中井茂,此人就是负责藤田三郎的情报工作以及协助藤田三郎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为什么藤田三郎会如此生气呢?这不,就在刚才,中井茂急匆匆地走进了客厅,一边走进来一边嘴上慌慌张张地说道,“藤田先生,不好了,不好了。”

    那时,藤田三郎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一听这慌慌张张的声音,顿时就不悦了。只见,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然后看着中井茂严厉地说道,“中井,慌慌张张地搞什么啊,你都影响我看报纸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凡事要淡定,对了,你刚才说不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藤田先生,我们的夺宝计划失败了,而且雇佣兵小队全军覆没,”中井茂小心翼翼地回答道。他知道接下来迎接他的很有可能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所以他低下了头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可是,藤田三郎听了,却一言不发,但是他的脸却是拉得老长老长的。

    中井茂明白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静寂,这让他的心里很是忐忑,甚至有些不安,他也就只好这样毕恭毕敬地站着,等着藤田三郎的训话。

    时间就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直到感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这时,藤田三郎才终于开口,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藤田三郎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不过别忘了再打听一下宝贝的情况。”

    “是,”中井茂唯唯诺诺地走出了客厅。此刻的他有些庆幸但是他却高兴不起来。有时候一个人平静的时候更可怕,所以他要格外得小心,不能在这个时候惹怒了藤田三郎。

    于此同时,吉田武夫的别墅客厅里,吉田武夫也是刚得到了夺宝失败并且人员全军覆灭的消息。但是与藤田三郎的情绪截然不同。

    一听到这个不好的消息后,吉田武夫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并且愤怒地说道,“八嘎牙路。”不过这还没完,只见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毫不留情地就在给他报信的黑衣汉子的脸上狠狠地甩了几巴掌。

    顿时,黑衣汉子的脸上留下了几个红红的巴掌印,他感觉他的脸上火辣辣的,但是又不敢摸。

    在打完了几巴掌后,吉田武夫恶狠狠地交代了几句,“你现在马上出去给我调查清楚这批宝贝现在的安放位置,要是调查不到的话,那你不用来见我了。”说完,吉田武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客厅。

    敌人的夺宝计划以失败告终,但是从他们愤怒的神情来看,事情还并没有结束。敌人肯定还会对这批宝贝动歪心思的,可即便是这样,他们能从龙朔国人的手里抢走这批宝贝吗?也许他们就是在白日做梦。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9点多钟,猛蚁特战队员乘坐的天龙2号直升飞机也开始着陆了,降落地点金鹰特种大队的停机坪。

    夜静悄悄的,特种大队军事基地上除了一些值班巡逻人员,其他的人已经都睡下了。

    经过改进之后的天龙2号直升飞机,它的噪音小了许多,因此即使在如此安静的夜里,也不太会影响到同志们的休息。

    待直升飞机完全地着陆后,猛蚁特战队员就迫不及待地从直升飞机的梯架上走了下来。

    今天也实在有些劳累了,特战队员们特别想念自己的床铺。于是,一下飞机,特战队员们就快步地向着宿舍走去了。

    潘犇因为受伤落在了后面,见战友们不顾自己就先走了,他忍不住喊了起来,“等等我啊,我说你们这些人有没有良心啊。”

    这么一喊引起了哨兵的注意,哨兵用电筒照了一下潘犇,斥责道,“同志,请注意你的形象。”

    话音刚落,潘犇的脸变得一片通红,他对着哨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快步离开了。

    这时,何晨心快步跑到了潘犇的身边。接着。他扶着潘犇向着宿舍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三牛,不好意思啊,刚才把你给忘了,不过也不能怪我,谁叫你不吭一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