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216章 高水平战争
    校门外,聚集了不少人,一场军队与学生之间的好戏就要上演。

    只见,何晨心与南宫林两人面面而视,空气很压抑,两人之间好像有一股杀气,当然这是夸张了点。

    “你是叫何晨心吧,我知道我跟你打架我是打不过你的,反正跟武力相关的我肯定都是比不过你的,不如我们比文的,这我还有可能赢你,”南宫林阴笑着说道。

    邵丹听了南宫林的话后,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何晨心,轻声地说道,“晨心,不要和他比,他这分明是在拿他的优势跟你的弱势比吗。”

    这时,夏青站了出来,指着南宫林的鼻子说道,“南宫林,我发现你现在是越来越卑鄙了,居然拿着你的优势跟人家的弱势比,有种你和我比一下。”

    “夏青,谢谢你的好意也谢谢你一直以来对小丹的关心和照顾,这是我跟他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放心吧,虽然我没上大学,他那点智商我还是有的,”何晨心拦住了夏青,一脸感激地看着她说道。

    “可是,”夏青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邵丹制止了,“夏青,我相信晨心可以的,我们就在旁边看着吧。”

    何晨心笑眯眯地看了邵丹和夏青眼里,眼神里透露的是自信,是坚定。转而他对着南宫林笑着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吗,好,我就答应你比文的,要是你输了就给我离小丹远一点,要是我输了,哦,那是不可能的,好了,现在你说比什么?”

    “既然你怎么自信,那我们就比个难一点的吧,我们就比脑筋急转弯,一题定胜负,谁先猜出谜底谁就赢,如果我赢了你就不要阻止我纠缠邵丹,我们两个人公平竞争,没问题吧,”南宫林一脸自信地说道。

    话音刚落,邵丹就不愿意了,她就要站出来阻止,敢情他们这是有点拿她做交易的意思了。但是她被何晨心阻止了,何晨心拉住了邵丹的手,在邵丹的耳朵边,耳语了几句,“小丹,我们不是拿你做交易,放心,你应该相信你的男朋友,就算我输了,我也不会让他接近你的。”

    听了何晨心的话后,邵丹点了点头。

    “南宫林,我还以为你要比试点高水平的呢,没想到就想出了比这个啊,好,那我们就开始吧,”何晨心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笑得让南宫林感觉有些心寒。

    既然已经想好了比什么,那就应该开始了,可是谁来做裁判,谁来出考题呢?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骑着电动车从校门口驶了出来。

    南宫林见了,冲了过去,他将中年人拦住了。

    “哦,是南宫同学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啊,也不用这么着急吧,突然冲过来,害我差点出车祸呢,”中年人幽默地说道。

    南宫林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说道,“马老师,真是不好意思,让您受惊了,是这样的,我想让您做一下裁判,出一道脑筋急转弯,看我和那名军人谁先猜出谜底来。”就这样,南宫林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马老师。

    这下。马老师才明白,原来这两人是在抢老婆呢,怪不得校门口围了这么多人看热闹,害他骑着电动车一路过来得这么不顺利呢,可是他们居然用这样的办法来抢老婆,这也太幼稚了吧,不过他还是答应了南宫林的请求。

    既然答应了南宫林的请求,马老师就向着这边走来了,他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在京华大学里德高望重,深受学生们的爱戴。这不,他一路走过来,学生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马哥。”

    马老师对着学生们笑了笑,然后随着南宫林走了过来。在路上,南宫林凑到了马老师的耳朵边,耳语道,“马老师,您可得帮帮我,等下出个我会的题哦。”

    “这怎么行呢,既然是比试,那就应该公平吗,怎么能弄虚作假呢,”马老师一本正经地说着。说着说着,他已经走到了这边。

    何晨心已经通过邵丹知道了这个马老师的大名,他赶忙迎了上来,伸出了手,对着马老师笑眯眯地说道,“马老师,幸会幸会。”

    马老师也伸出了右手,热情地与何晨心握手说道,“军队同志啊,很高兴认识你,我这辈子最敬重的就是军人了。”

    几句话后,比试就开始了,比试地点就是在校门外,而且校门外的人好像越聚越多了,看来大家对这热闹还是蛮感兴趣的吗。围观的人群都把目光聚焦到了何晨心他们的身上。

    比试正式开始了,马老师开始出题了,“你们两个听好,“马路上发生车祸碰撞事件,当警察立刻赶往时虽然司机全力相助,一人却已死亡。依司机的说法,此人并非死于车祸,而是因肺癌丧命。因同坐车的只有司机和死者二人,根本没有目击者;但是,警察却立刻明白,司机并没有说谎。这是为什么?。”很快,他就把题目出好了。下面就该轮到何晨心与南宫林两人开始答题了。

    只见何晨心与南宫林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好像都挺有自信的。

    “你们都想好了吗,是不是该回答了啊,”马老师笑着问道。

    何晨心是一名特种兵,他观察人可不是一般的厉害,他已经从南宫林的眼神里看出来他有些困难了。于是,他就故意说道,“南宫林,要不你先回答吧,我避让一下。”说完,他就走到了一旁。

    “晨心,你怎么能让他先回答呢,”邵丹拉了拉何晨心的袖子,担心地说道。

    何晨心知道邵丹有些担心,他拉着邵丹的手,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于是,马老师就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南宫林的答案了,可是他憋了好几分钟,楞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既然南宫林没有猜出谜底,那就应该何晨心回答了。只见他转过了身子,然后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只听他不慌不忙地说出了答案,“因为此司机是以灵柩车运送这位死于肺癌的人”。

    “军队同志,恭喜你答对了,你可真是能文会武啊。”马老师满意地说道。

    再看南宫林,他已经不在这里了,看来,他已经在刚才何晨心回答的时候,偷偷地溜走了。

    一场闹剧就这样落下了帷幕,情敌间的战争还真是有趣,还真是“高水平”啊。围观的人群渐渐地散了,其中几个女学生不满地说道,“嘿,我还以为有好戏看呢,没想到就是这点好戏啊。”说完,几个女学生也走了。

    人都陆续地走了,那个马老师也骑车笑眯眯地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何晨心,邵丹还有夏青三个人了。

    这时,夏青朝着何晨心与邵丹,笑了笑说道,“哦,我想起我把钱包忘在教室里了,我去拿一下,你们两个先聊着哦。”说完,她给夏青使了一个眼神就走了。

    何晨心与邵丹当然知道夏青的意思。这不夏青一走,邵丹就投向了何晨心的怀抱,乐呵呵地说着,“晨心,你真厉害,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