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196章 铁骨军魂(1)

第196章 铁骨军魂(1)

    工事后面,何晨心与李思菱现在的心情格外得纠结,此刻他们可谓是进退两难。

    敌人使用卑鄙的计谋,但是何晨心他们一时却想不出什么好用来对付的办法。一分钟的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李教官,我看我们还是跟他们拼了好了,他们这些人就算我们投降了,他们还是会杀了我们的,”说完,何晨心就要冲出去。

    这时,李思菱冲上去,抱住了何晨心,并且愤怒地说道,“何晨心,你给我冷静点,你这样只会让自己白白地牺牲而且很有可能会连累大家的。”

    听李思菱这么一说,而且他的身子已经被李思菱抱住,何晨心不得不停了下来,“也许自己是过于冲动了。”

    这时,李思菱也放开了手,她有些难为情,但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们在谈情说爱或者是干其他的事了。

    “好,一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你们有没有想好啊,”野狼用他那嘶哑的声音对着工事后面的何晨心他们说道。

    可是,许久都没有传来回答声,这让野狼有些担心了,难道何晨心他们逃走了,这也不能啊,金鹰特种大队军事基地可都让自己的人给包围了。就在这时,突然,何晨心探起了头,大声地喊了一句,“让我们投降你做梦,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完,何晨心快速地低下了脑袋。

    听何晨心这么一说,野狼有些愤怒了,他从战俘中拉了一个菜鸟出来,然后用枪顶住了他的胸口,恶狠狠地说道,“既然你们不出来投降,那你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你们的战友一个个地死在你们的面前吧。”说完,他邪恶地笑了几声。在他人听来是笑得那么得难听。

    “对不起了,战友们,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就是报不了仇,我也不会苟且偷生的,”何晨心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此刻他对敌人的愤怒就快爆棚了。

    于此同时,野狼阴笑着,手指已经慢慢地扣动了板机,姚大东和菜鸟们都不忍心看眼前的这一幕,他们在心里为着这名战友祈祷。可是,意外发生了,就在野狼将要把板机全部扣下的时候,那名战俘抬起了头,说道,“不要杀我,我愿意把军事机密说出来。”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先站到一边吧,除了他还有没有人肯投降啊,在这里我承诺现在投降而且愿意把军事机密说出来的,我保证不杀他,而且还会让他吃好喝好,”野狼笑眯眯地说道。

    没想到战友会为了生存而出卖自己的祖国,何晨心一脸地愤怒,他对那个战友充满了鄙视,同时,姚大东他们也对这个士兵充满了鄙视。而那个士兵也不敢抬起头来看他。

    原以为选择投降的人就只有这么一个人,可是没想到就在野狼话刚说完不久,相继又有几个菜鸟站出来投降了,就连朱光灿他也投降了。

    “朱光灿,你怎么也会投降,”邹子龙对着朱光灿气呼呼地说道。

    朱光灿一脸惭愧的表情,无奈地说道,“教官,战友们,对不起了,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不过你们放心,在你们死了之后我一定会多烧些纸钱给你们的。”说完,他站到了一边。

    看着此情此景,何晨心愤怒地挥拳打在了水泥墙上,任手被打痛,任手被打破,同时他嘴里恶狠狠地说着,“你们这些懦夫,亏我还当你们是好战友好兄弟,如果这次危难过后我还活着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就是这么一下,才几分钟的时间,16名菜鸟当中就有8名菜鸟选择了投降。这8名菜鸟在轰轰烈烈地牺牲还是苟且偷生地存活中他们选择了后者,他们是祖国的耻辱,可以说他们与汉奸没有什么两样。

    时间又过了几分钟,但是再也没有人愿意走出来投降了,姚大东他们都是一脸的坦然,一副大无畏的样子,而王忆东,邹子龙他们同时也在鄙视着这些以出卖国家而苟且偷生的懦夫。

    似乎这些懦夫还有一些些良知,他们低下了头,不敢迎接这些正义之士火辣辣的目光。

    “好,很好,你们选择投降的人都是聪明人,我在这里再问最后一遍,还有人要投降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该送他们上路了,”野狼依旧是阴笑着说道。

    这时,姚大东突然唱起了一首歌“壮,好汉!铡刀下,把话讲:土豪劣绅,一群狗党,万恶滔天,刮民血汗。休要太猖狂!革命人,你杀不完。有朝一日――血要用血还。刀放头上不胆寒,英勇就义――壮!壮!壮!烈,豪杰!铡刀下,不变节,要杀就杀,要砍就砍,要我说党,我决不说。杀死我一人,革命杀不绝。直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眼睛哪肯把敌瞥!宁死不屈――烈!烈!烈!,”随着姚大东教官的唱起,菜鸟们也都唱起了这首壮烈歌,来祭奠他们即将逝去的人生,来赞颂他们的壮烈牺牲。也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这个世界上唱歌了。

    “好,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你们对死不但不害怕,而且还热情高涨吗,居然还唱起歌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尊重你们的选择,全体都有,做好射击的准备。”野狼对着自己的士兵们说道。

    十几个外军士兵都把机枪对准了姚大东和8名菜鸟。

    看着这一幕,何晨心万分焦急,他对着李思菱咬牙切齿地说道,“李教官,我们再不想办法救姚教官和战友们,那可就来不及了。”

    李思菱听了,沉思了一会儿,无奈地说道,“何晨心,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只能和敌人拼了,杀一个敌人我们就值了,杀两个敌人我们就赚了,下面,听我指挥,我数1,2,3.我们就冲出去。”说完,李思菱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枪。

    何晨心也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枪,将子弹装得满满的,然后将保险给拉开了,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1,2,3”随着李思菱的三声数完,何晨心与李思菱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