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被逼上了绝路
    男儿有泪不轻弹,眼前惨不忍睹的景象,却让何晨心泪撒,他似乎感到绝望了。他两腿一伸,坐在了地上,原以为回到金鹰特种大队就有希望了,没想到却是一个人也没有,这叫人如何能淡定。

    “何晨心,你给我站起来,你以为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就能解决什么问题吗,别忘了你是一个军人,而且是一个特种部队的军人,”李思菱在一旁严厉地说道。语气中似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其实李思菱现在心里也很没底,也近乎绝望,但是若不坚强,懦弱给谁看呢。

    听了李思菱的话后,何晨心站起了身子,擦干了眼泪,“李教官,您说得对,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我们就是金鹰特种大队的希望,战友们还等着我们去救他们呢。”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由远至近。而且听声音,很嘈杂,应该有好几个人。

    “晨心,应该是敌人追来了,我们赶快去拿上武器,然后躲起来,”李思菱急切地说道。说完,李思菱就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

    何晨心看了李思菱一眼,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特训基地上的弹药库,这可是一个好地方,各式各样的武器都放在这里。除了一般的常规武器,步枪,手枪,机关枪,手榴弹等,还有激光武器,各式各样的高杀伤性武器。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这里没有的。

    李思菱与何晨心两人走到了这里,可是,一打开弹药库的门,他们就傻眼了。眼前一片狼藉,哪还有多余的先进武器啊,很多武器都神秘地失踪了,只有一些手枪和步枪,就是这些手枪和步枪也都被拆得东一半西一半的。

    “这可怎么办呢,连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总不会要我们自己组装起来吧”何晨心对着李思菱埋怨道。

    此时,李思菱也是一脸的焦虑,眉头紧锁。但听到何晨心说的话后,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了。“对,这么多被拆的枪,总能组装起来几把好枪的,”李思菱笑眯眯地说道。说完,她就开始行动了。

    “不会吧,这也行,”何晨心还在一旁,傻傻地楞着。

    这时,李思菱看了他一眼,忙催促道,“你傻楞着干嘛啊,快点过来帮忙组枪啊,不然就来不及了。”

    于是,何晨心赶紧跑了过来,也开始组起枪来。现场,完整的枪已经看不到一把了,都拆成零件了。这让何晨心不禁有些疑问,也有些懊恼,既然敌人是不想他们用到枪,那为什么他们不把枪给炸掉,而是都把它们拆成零件了。顿时一个可笑的想法涌上心头,难道是敌人它们吃饱了没事做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敌人离这里好像越来越近了,因为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而何晨心与李思菱两个人组枪也有了一定的成效。终于,两三把其貌不扬的枪给组装好了,但是用还是可以用的。

    敌人已经走近,李思菱与何晨心两人带上了那几把枪,带上了一些子弹,走出了弹药库,躲在了一个水泥构筑的工事后面,然后他们警惕地看着前方。

    这时,大约有10多个外军士兵已经走到了这里,看来他们是用了定位器以及红外线人体探测器发现了何晨心与李思菱的下落。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一个外军小队长对着工事后面的何晨心与李思菱喊道。

    何晨心与李思菱蹲在工事的后面,两人的心情都有些紧张,心都跳得很快。

    “李教官,要不我们和他们拼了吧,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何晨心转过了头和李思菱说道。

    李思菱听了,摇了摇头,“不行,恐怕我们一伸出脑袋就被他们给干掉了,我们需要静观其变。”

    说来也巧,在何晨心他们躲的那个工事后面,正好有一个小洞。透过小洞,何晨心看清楚了敌人的情况。只见10几个外军士兵就站在他们前面的不远处。大多数的士兵手中拿的武器是轻机枪,有一个士兵拿的是火箭筒,还有一个士兵什么武器都没拿,就是背着一个小型电台,耳朵上戴着耳麦,看来他是一个联络员。

    敌人的武器比何晨心他们的可先进多了,要说敌人可以一个火箭炮就可以干掉李思菱与何晨心,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只是站在不远处,拿枪对着这边,他们似乎不敢轻举妄动,这是怎么回事呢,看下去你就会明白的。

    “李教官,他们为什么不打我们,”何晨心疑惑地问道。

    李思菱听了,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难道你想叫他们打我们啊,也许他们是想多给我们俩人一些独处的时间。”没想到,都这个节骨眼了,李思菱还能开起玩笑来。不知为什么,李思菱觉得此刻有一些幸福,虽然何晨心之前拒绝了他,她有些恨他。但至少在这么危难的时候,还有自己喜欢的人陪着自己,尽管他并不喜欢自己,但这也还是蛮幸福的。

    听了李思菱的话,何晨心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他装作没听到继续通过那个小洞观察着敌军的情况。

    看着何晨心对他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李思菱拍了拍自己的头,心里想着,“李思菱,你在抽什么风啊,都这个时候了,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时,何晨心从小洞里发现了一个新的情况,那就是外军的大队长野狼也向这边走来了,而在他的后面,居然是一个个手被绑着,脸色难看的战友,当然其中也包括姚大东教官。他们在几个外军士兵的看押下往前走着。

    敌人这又是在玩什么花样呢,何晨心有些不明白,他转过了头,对着李思菱说道,“李教官,那个野狼也来了,还有战友们和大东教官也被他们带来了,不知道他们这是演的哪出戏。”

    听了何晨心的话后,李思菱也凑到了那个洞边,而何晨心则是站到了一边。透过小洞望去,果然,姚大东和菜鸟们都被敌人带到了这里,他们正被敌人拿枪对着呢。究竟敌人葫芦里是在卖什么药呢。

    就在何晨心与李思菱感到非常疑惑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野狼的喊话声,“何晨心与李思菱你们倒是挺厉害的么,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逃脱了,告诉你们,对于你们的这种行为,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现在我给你们两条路,第一条乖乖地投降,然后走出来说出你们的军事机密,这样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第二条就是你们继续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着,而我就把你们的战友一个个地干掉,让他们死在你们的面前,当然最后你们也要死,给你们1分钟的时间,好好地选择一下吧。”说完,野狼大笑了起来。

    “卑鄙,”李思菱与何晨心异口同声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