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163章 蛇蝎美人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已经是傍晚了,可是,特训基地上还是很热闹。士兵们还在训练着,不时喊几句嘹亮的口号。而这些菜鸟们也没有歇着,他们在麻辣教官的带领下进行着训练。

    只见一根根粗壮的木条上都挂着一个人,木条距离地面1米左右,分别是两根木条挂一个人,头和脚垂下,身子躺在两个木条之间,这个姿势你应该可以想像的,如果这个姿势保持久了,那身子这里就会很酸痛的,因为你把全身的重量都用身子来支撑了。悬挂着的这些人便是何晨心这帮菜鸟们,可是还有一个人更惨,这个人便是邹子龙,李思菱说过会对他特殊照顾的,所以现在邹子龙被一根木头悬挂着,他双腿勾着这根木条,然后竭力将自己的上半身凌空挂起,这姿势有点像猴子。此时此刻,美女教官的形象在她心里已经完全颠覆了,现在这个美女教官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恶魔。

    菜鸟们保持这个姿势从天色暗下再到天色全黑。大队长邱启明和教官们早就吃饭去了,美女教官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见周围没人了,菜鸟们开始发出了痛苦地呻吟,同时他们的肚子也已经饿得咕咕叫了。邹子龙更是夸张,一边痛苦地呻吟一边嘴里小声地骂着,“这个李思菱,漂亮倒是挺漂亮的,可是这么残忍,这么会整人,简直就是一个蛇蝎美人,谁敢娶他做老婆啊。”

    “我知道谁敢,”王忆东说道,战友们都看向了他,“不就是大队长喽,”王忆东继续说道。

    战友们听了,发出了“切”的声音。这时,朱光灿玩味地对着旁边的邹子龙说道,“你不是说美女教官非你莫属谁都不能和你抢的吗。”

    “我说过吗,大概我那时喝醉酒了吧,”邹子龙尴尬地说道,同时,他的心里却在想着,“这样的母老虎,我娶了她,不是自找苦吃吗。”问题是人家会看上他吗。

    这时,钱暴发说道,“既然美女教官不在了,我们为什么不偷懒乘机休息一下呢,反正她也看不见,反正我是累死了。”

    “对啊,这个想法不错,”姚小亮笑眯眯地说道。这个建议似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可是,就在大家准备下来休息的时候,何晨心阻止了他们,“也许美女教官就在不远处观望着我们呢,我们还是安分点吧,免得等一下又要被罚。”其实何晨心也很想下来休息一下,他也已经酸痛得不行了。不过还是小心为妙,小心驶得万年船吗。

    听了何晨心的话,大家决定还是再坚持一下。坚持就是胜利,属于菜鸟们的光明迟早会来的。

    过了一会,又有人埋怨道,这便是潘犇,“我不明白,美女教官让我们像猴子一样地挂在木头上是干什么啊。”这好像是今天潘犇说的不多的一句话了,看他那痛苦的样子,恐怕马上就要死翘翘了。

    “也许,教官是在让我们像猴子学习,可以挂到树上然后摘桃子什么吃吧,”何晨心开玩笑道。

    此话一出,菜鸟们都笑了起来。这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菜鸟们赶紧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人来到了菜鸟们的身边,这个人便是美女教官李思菱。李思菱看着一脸痛苦的菜鸟,假装有些关心同时也有些惊讶地说道,“同志们,你们怎么不累吗,怎么不休息去吃饭啊,哦,对了,我刚才吃饭去之前,忘记让你们去吃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下面同志们可以下来吃饭去了。”

    听到美女教官说可以休息吃饭去了,菜鸟们从木条上慢慢地下来。他们已经身子酸痛地不行了,只得慢慢来。他们一步一步地向着食堂走去,要是以前,他们是奔跑着去的,只是实在是没有精力了。

    “靠,”邹子龙突然大叫了一声,他这是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怒。战友们都奇怪地看着他。

    这时,后面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可怕又甜美的声音,“你靠什么啊。”李思菱对着菜鸟们的背影大声地说道。

    “哦,没什么,我是想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邹子龙灵机一动赶紧笑眯眯地转过头来说道。

    李思菱看了他一眼,然后她就在特训基地四周散步了。菜鸟们加快了进军食堂的速度,何晨心指着邹子龙小声地说道,“子龙,请你以后不要多嘴了,害人害己,你刚才没事好端端的靠什么靠啊。”

    邹子龙听了,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刚才的“靠”是对李思菱的抗议,她刚才不是说说她是忘记了才让我们在这里挨饿受冻受折磨的吗,根本她就是故意的。”

    “呵呵,其实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只是你以后不要这么大声地说出来,人家是蛇蝎美人,这样对我们不利”何晨心搭上了邹子龙的肩膀,然后笑眯眯地说道。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食堂。

    今天食堂里的饭菜很丰富,但是菜鸟们都累得没什么胃口了,尽管他们已经很饿了,他们也只是随便扒拉了几口,然后一大帮人就回寝室了。

    回到了寝室,看见了自己的床,何晨心什么都没洗,就直接趴到了床上,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我终于回到我最想念的床上了,我还以为从此以后就见不到它了呢。”

    战友们一一效仿何晨心的动作,什么都没做,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原来并不觉得怎么舒服的军床,(在军队里的床简称军床),在此刻让人觉得是那么得舒服。

    寝室外,夜一片漆黑,只有天空三三两两的繁星,李思菱在走过来走过去地散步着。在此刻,她好像也回忆起了她的过去,她的过去和菜鸟们的很相似。也是在一个大号的特训基地上,一群穿着军装的人整整齐齐地站着,而她就是其中的一员,在她们的前面也是一群穿着迷彩军装的人,他们正在严肃得看着她们。她仿佛听到了训练场上训练时发出的嘶吼声。当年的她们也是这样地被自己的教官无情地折磨着。不知不觉,李思菱居然走到了菜鸟们的宿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