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143章 夜半哨声响起
    金鹰特种大队士兵宿舍里,菜鸟们睡得正熟。从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就可以判断出来了。何晨心睡着睡着,突然翻了一个身,说起了梦话,“丹丹,丹丹,不要,”突然他醒了过来,一个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但是没有一个战友醒过来,他们都太累了,睡得正熟。这时有一个人说了一句话,“队长,你太可恶了,你简直就是在折磨人,看我以后不教训你。”何晨心听出了那个说话的人是姚小亮,他叫了一声,“小亮。”但是没有人回答他。

    何晨心苦笑了一声,看来姚小亮是在说梦话,可自己呢,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要知道这可是在冬天诶。刚才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邵丹被一群黑衣人抓走了,黑衣人还留下了一句狠话,“要想她没事,就不要轻举妄动”,他眼睁睁地看着邵丹被抓走却无能无力。这个梦是那么的真实,何晨心到现在还有些后怕。在以后的某一天,也许这个出现在梦里的险情会在现实中发生。

    何晨心大口大口地深呼了几口气后,慢慢地平复了心情。于是,他又睡了下去。可是刚一睡着,突然外面就响起了一阵集合哨。何晨心揉揉惺忪的顺眼,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大多数战士也醒了过来,他们快速地穿着衣服,眼睛却还是闭着的,但是他们的衣服却没有穿错,这一点还是值得佩服的。他们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嘴里还在不停地埋怨着。

    何晨心看着他们笑了笑,自己两三下就把衣服穿好了。但是还有几个战友还在呼呼大睡,其中包括自己的好哥们潘犇和姚小亮。“快醒醒。”穿好了衣服的何晨心跑到了他们的床边叫醒了他们。

    此时还是在半夜里,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夜静得有些吓人。

    不一会儿,特训基地,菜鸟们已经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了。但是却没有教官和大队长的出现。他们就放松下来了,何晨心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王忆东连打了几个哈欠。

    就在这时,金鹰特种大队大队长邱启明带着姚大东和猫头鹰两个人出现了,他们几个依旧是那么得精神。菜鸟们相对于他们来说还真是菜鸟。可接下来发生的更是让菜鸟们不满。

    菜鸟们见大队长和教官来了,赶紧站好。他们虽然对这三更半夜集合表示很不满,但是他们也不敢惹怒大队长,毕竟他们已经领教过大队长的厉害了。

    邱启明看着眼前穿戴还算整齐的菜鸟们,满意地笑了笑,“菜鸟们,你们的机动反应能力还算不错,我看了一下时间,从你们起床再到这里集合只花了一分多钟,这对于你们还是菜鸟来说还算不错了,不过下次必须保持在一分钟之内,这次突然集合呢,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考验一下你们的机动反应能力,这也是很重要的么,我们是特种兵,既然是特种兵就得讲究一个特字吗,我对这次集合还是比较满意的,下面回去睡觉吧。”

    “,这是耍我们吧,”何晨心在心里暗暗地想着,不过他没有说出来,他可不想受罚也不想连累了大家。可就是有一个人他大义凛然。“报告首长,请您以后不要再叫我们菜鸟了,这有点伤我们的自尊了,”朱光灿义正言辞地说道。

    “晨心,菜鸟具体是什么意思啊,其实我不太懂,”潘犇小声地问道。

    钱暴发听到了,笑了笑,“菜鸟都不懂,你不玩游戏啊,就是新手,生手的意思。”潘犇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是一种鸟的名称呢。”姚大东瞪了他们一眼,他们赶紧闭上了嘴巴。再看大队长,他好像被朱光灿说得有些生气了。

    邱启明来到了朱光灿的身边,笑了笑说道,“菜鸟,这个词语难道不正适合你们现在吗,想当年我也是菜鸟。”似乎邱启明对他以前是菜鸟感到很光荣似的。是的,每一个人都是由新手再到老手,从不熟悉到熟悉的,所以当你处在一个菜鸟的阶段,还是很光荣的。因为成功都是要经过菜鸟这个时期的。

    朱光灿听了,还想再说什么,被旁边站着的邹子龙制止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邱启明见朱光灿不再说什么了,也就算了,“菜鸟们,你们可以去休息了,明天一早你们就要进行体能训练,可一个都不可以迟到哦。”说完,邱启明就带着姚大东和猫头鹰走了。

    菜鸟们也边交谈着边回到了宿舍。“光灿不是我说你,你和大队长较什么真啊,还好大队长没有很生气,不然我们就又得受折磨了,”邹子龙拍拍朱光灿的肩膀说道。

    朱光灿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子龙,我这不是较真,他说我们菜鸟就是伤我们的自尊了吗,好歹我们也是各部队挑选出来的精英吗。”朱光灿开始侃侃而谈了,邹子龙用手捂捂嘴巴,打了几个哈欠走开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下了。朱光灿见没有人听他说话,也知趣地回到了自己的床边,躺下了。

    “晨心,你说大队长是不是故意耍我们啊,”王忆东小声地问着睡在旁边床位上的何晨心。

    何晨心点了点头,“谁说不是呢,就是耍我们吗,这么半夜三更把我们叫起来,真是太坑爹了,你看狗都听不见叫一声,都睡得正熟呢。”

    “晨心,特训基地上有狗吗,”潘犇问了一个挺白痴的问题。”不过何晨心还是回答了他,“当然有了,军犬吗,你今天进来的时候没看见吗,那么大的狗都比人都大了。”

    潘犇点了点头,“晨心,我实在是不行了,先睡觉了,晚安。”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

    何晨心和王忆东还在那里埋怨着,这时,一向没说话的邹子龙说话了,“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大队长这么半夜三更把我们叫起来也是训练我们的机动能力吗,也是为以后的作战需要吗。”

    “你少来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懂大队长的心意了啊,其实你心里也有很大的不满的吧,”何晨心看着邹子龙笑眯眯地说道。

    似乎被姚大东说中了,邹子龙不再讲话了,而是装睡觉了。一时间,大家都不讲话了。何晨心也闭上了嘴巴,开始酝酿起睡意了。

    不一会儿,宿舍里就响起呼噜声了,但是何晨心却是没有什么睡意,很久都没有睡着,后来还是用高中老师教给他们的那套数饺子的办法才勉强地入睡了。

    不管是谁,大多数的人都能感觉到睡梦中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也可以说黑夜都是短暂的,人们一闭上眼睛,很快就天亮了。当然也少不了那些无心睡眠和失眠的人,他们总是会说这么一句话,“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何堪,何堪。”

    天很快就亮了,菜鸟们更加残酷的训练马上就会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