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天亮了
    车子在道路上飞快地行驶着,把军用越野车的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车子里,何晨心,王忆东,潘犇三人各怀心事,邱启明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断地朝过头来看他们,有时嘴角还会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不过何晨心他们三个都没有发觉,他们正在考虑接下来要面对的任务呢。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行驶了很远的距离,马上就要上高速了。何晨心他们不明白车子开这么远是带他们到哪里去。过了一会儿,车子已经行驶到了高速公路上,这下子车速就更加快了,车窗外的风景随着车子的驶去一瞬即逝。

    “首长,您这是带我们上哪儿啊?”何晨心忍不住问道,同时潘犇和王忆东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可是,邱启明只是微微一笑,说了一句,“等下你们就知道的。”

    邱启明说得有些神秘兮兮,这一方面更让何晨心他们充满了期待,同时让他们心里的不安也莫名多了几分。车子里又恢复了沉默,突然车子在高速路上的休息带停了下来。自然何晨心他们是感觉到了的。“何晨心下车,”邱启明回过头对着何晨心说道。

    虽然何晨心有些不解,但是还是果断地走下了车。“何晨心你就在这里呆着,过会儿有人会来找你的,邱启明看着站在车外的何晨心说道。“开车,”随着邱启明的指示,司机重新发动了车子。只留下何晨心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站在这里等候。

    来来往往的车子在飞速地行驶着,何晨心在这里焦急的等待着。突然,迎面开来了一辆银白色的面包车,面包车最终在距离何晨心一米的停车带上停了下来。何晨心好奇地看着这辆面包车,“难道接他的人来了吗。”

    面包车停下不久后。车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衣便装的男子从车子里走了出来,他还带了一副墨镜。这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了这是黑社会的装束。那个黑衣男子向着何晨心渐渐地走近,何晨心打量着他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警惕。

    最终,黑衣人走到了何晨心的面前停下了,他摘下了墨镜,看着何晨心说道:“你就是何晨心吧,我是上级派来接你的,上车吧。”说完,他又重新戴上了墨镜,坐回了车里。

    何晨心站在原地稍微愣了一会,“原来是接自己的啊,怎么搞得像个黑帮分子一样的,还摆出一副挺拽的样子,我以为要开战了呢结果是虚惊一场。何晨心叹了一口气,然后也坐上了车。车子很快便发动了,它朝着高速公路的分叉口驶去,虽然何晨心心中充满了疑问,但是他也不再多问了。因为那个黑衣人自从刚才讲了一句话后就不再说话了,摆出一副冷漠的表情。这让何晨心不禁联想到了姚大东,看来在部队里话是不能太多。同时何晨心知道等到了目的地,黑衣人会告诉他需要做什么呢,何必急呢,还是躺在车上好好的睡一觉吧,充分休息养足精神后再面对考验吧。不一会儿,车内就响起了微弱的呼声。黑衣人看了看已经闭眼的何晨心,无奈地摇了摇头。车子继续保持着80千米每小时的速度向着前方驶去。

    军用越野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着,马上就要下高速了。潘犇和王忆东还在车里坐着,与其说他们是坐着的还不如说他们是睡着的。终于车子下了高速,进入了市区。在一块公交站牌边,邱启明示意司机把车子停了下来。“潘犇你可以下车了,”邱启明回过头来对着还在熟睡的潘犇和王忆东大声地说道。

    潘犇揉揉惺忪的睡眼,突然一坐了起来,“首长,什么事。”

    邱启明玩味地说了一句,“天亮了,该做事了。”潘犇听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邱启明见潘犇一脸疑惑,“该你下车了,你看见公交站牌下那个穿着白色运动服手里拎着白色皮箱的人吗。”潘犇顺着邱启明说的往车窗外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一手拎一只皮箱,一手插在裤袋里的陌生男子。

    “看到了,首长,”潘犇回过头来回答邱启明,但是他有些不明白,“首长,那个人和我有关系吗,我好像不认识他诶。”

    邱启明微笑着说道;“那个人就是你接头的人,现在下车吧,下车后去找他,它会告诉你接下来干什么的。”

    潘犇听了,没再多问,他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这时王忆东也醒了,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到了吗。”说完,他就要下车。邱启明有些哭笑不得地制止住了他,“是的,是到了,不过不是你到了,是潘犇到了,你的目的地还在前面。”

    “哦,不早说,”说完,王忆东又继续睡了过去,刚才他的行为在人的眼里好像是在梦游似的。邱启明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司机,“继续开车吧。”

    车子继续在市区的道路上行驶着,它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带到目的地,然后无情地抛弃他。

    与此同时,几辆军区大巴也在道路上飞快地行驶着,不时,它就会停下来一下,把一个或者几个士兵扔下,然后无情地离去。

    就在前一分钟,大巴又停了下来,钱暴发和姚小亮走下了大巴,开始了他们的征途。下一分钟,下一个路口又会有几个士兵被车子无情地扔下。然后,他们就开始自己的未知之旅。

    镜头切换,潘犇走下了车子,然后径直走向那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子。这时,男子也注意到了他。由于潘犇他们都是穿着军装的,所以这样更能让人可以认出他们来。还没等潘犇走到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子身边,那个男子就主动走过来了。

    “你好,请问你是,”潘犇见男子主动地走近了,就先打招呼道。哪知这个男子一言不发,就只对潘犇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就把皮箱交给了潘犇,之后就离开了。

    潘犇拎着白色皮包,眼睛望着那个男子渐渐地消失在视线中,这一刻,潘犇突然感觉到了有一种无间道的感觉。

    待那个男子走远后。潘犇迫不及待地准备打开皮箱。可就在他准备打开皮箱的时候,不知从哪里窜过来了一个人,从他的手里抢过了皮箱,然后没命的向前跑着。

    过来一会儿,潘犇才意识到皮箱被人抢了,赶紧拔腿追了上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小偷,有种你再跑快点,这年代军队叔叔的东西都敢抢了,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路上的行人就像在看一个傻子似的看着他。可是他又哪里知道抢皮箱就是考验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