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97章 有种我们单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距离那一个小时还远着。

    终于,姚小亮吃不消了,倒在了地上。

    何晨心他们都看向了班长,期待班长可以将他扶起来。可是,让他们失望了。

    姚大东走到了姚小亮的身边,他不仅没有扶它起来而且还大声地喊道:姚小亮,你给我站起来,这点苦都吃不了,你来当什么兵啊,我看你是一个懦夫。

    姚小亮被姚大东说得委屈死了,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真是丢我们男子汉的脸,快给我站起来,”姚大东毫不留情地骂着。

    这让何晨心不禁怀疑姚大东到底是不是姚小亮的表哥啊,一点情面都不留。

    姚小亮实在是觉得自己无法再坚持下去了,再加上脚又很痛,他干脆赖在地上不起来了。

    姚小亮的做法彻底激怒了姚大东,他怒吼道:快给我站起来,不然就不要待在这里了。

    姚小亮怨恨地看了姚大东一眼,姚大东见姚小亮还是没有反应,就干脆过来拽他了。

    又有一个战士站得吃不消了,同时他也对眼前班长对对待姚小亮的做法看不下去了。

    这个人便是钱暴发,“报告,班长,你这是在虐待我们,我要去告诉连长,”钱暴发解下了身上的砖块不满地说道。

    姚大东:“好啊,有出息了,告诉你吧,这是连长授权给我的,让我对你们进行严格的训练。”

    钱暴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惩罚我们啊,你不就是比我们早两年当兵吗。”

    何晨心他们看着钱暴发一阵惊讶,没想到钱暴发居然敢这么勇敢地站出来,敢这么跟班长说话。于是,他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钱暴发的身上,以至于他们暂时忘记了蹲马步的痛苦。

    “好,那你觉得要怎么样才有资格教训你们,当你们的班长啊,”姚大东似笑非笑地说道。并且他的人走到了钱暴发的身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看着姚大东冰冷的眼神,钱暴发有些不淡定了,不过他还是说着:“除非你向我们展示一下你们的实力,证明你比我们强,那我们就认定你有资格。

    姚大东不屑地笑了笑,“你这是向我下战书吗。”

    “没错,有种我们单挑,”钱暴发终于鼓起了勇气说道。

    何晨心,王忆东他们没有想到钱暴发会这么说,一个个都惊奇地看着他。

    姚大东笑了笑说道,“好,我奉陪,你想单挑什么。”

    “我要和你比摔跤,”钱暴发仗着自己的身材比姚大东高大,就选择了这项看似对他有利的。

    ”摔跤,行啊,如果你输了你们大家都要乖乖地蹲一小时的马步,姚大东自信地说道。

    钱暴发狂傲地说道:放心我不会输的,如果你输了你就不能再这样对待我们,而且要应我们的要求给我们足够的休息时间。

    姚大东:没问题。

    钱暴发见姚大东答应地这么痛快,觉得有些不妙了。但是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实力,“如果我输了的话,就听你的。”

    “报告,这样对我们不公平,他一个人和你比赛,最后输了要我们一个班的承担,这”潘犇就是喜欢这样实话实说。这也是他的老实憨厚之处。

    “是啊,这有些不公平,”王忆东说道。

    何晨心提议道:班长要不这样我们选出三个代表来和你进行比试,采取三局两胜制,如果你输了就答应钱暴发地条件,如果我们输了就乖乖地蹲一小时的马步,并且以后都听你的,绝无任何怨言,你看这样如何?

    姚大东听了,这怎么好像自己被动了啊,自己可是班长诶,什么时候轮到战士们做安排了啊。

    不过姚大东还是答应了,尽管看起来有些吃亏,单挑貌似变成了群挑。

    “好吧,你们哪三个人上,分别跟我比什么?姚大东笑着说道。

    何晨心莫名有一种不安。

    钱暴发:我跟你摔跤吧。

    潘犇:我跟你比蹲马步,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何晨心:我跟你比武。

    姚大东听了突然笑了起来,这让战士们感到不解。“好,那我们就开始吧,不过我们要找个裁判。”说完,他朝着九班的班长马云飞喊道:阿飞,过来一下,有事找你帮忙。

    何晨心他们都朝着姚大东叫喊的方向看去。

    马云飞便是九班的班长。他和姚大东可是铁哥们,他们一起进入新兵连,又一起进入尖刀连。

    马云飞听见姚大东在叫他,转过身来看了姚大东一眼,“等一下哦,我交代一下我的战士们。”

    姚大东朝着他做了个OK的手势。

    不一会儿,马云飞跑了过来,“大东,有什么事?”

    8班的战士都看着他。眼前的9班班长人长得高高瘦瘦的,从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军人的英气。而且他面带微笑,一看就是个很随和的人,跟8班班长姚大东一看就是两种类型的人。何晨心不明白这两种性格的人居然可以相处得这么好,而且是好兄弟。

    姚大东笑眯眯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这几个小子不服我想找我挑战,想请你做个裁判。尽管他是笑着说话的,但是在何晨心他们看来这个笑并不是很自然。

    马云飞听了,笑着说道:没问题,这种事我最乐意做了。

    既然有了裁判,那单挑就可以开始了。先是由钱暴发和姚大东比赛摔跤。

    除了钱暴发其他的战士都让到了一边,给钱暴发和姚大东一个施展的空间。

    8班的其他战士都殷切地看着钱暴发。他们现在算是把自己以后幸福的三分之一都交给了钱暴发。

    只见钱暴发把训练服外套一脱,只穿着一件背心,强健的身体把背心撑得紧紧的。他先做了一会儿热身运动。而姚大东则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笑眯眯地站着。在别人看来这无非是在装B。

    钱暴发和姚大东两人面对面地站着,钱暴发的眼里是浓浓的战意,但是从姚大东眼里却看不出什么,显得很平静。裁判马云飞站在了姚大东和钱暴发的中间。

    战争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