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96章 附送折磨
    十圈一万米跑下来,8班的战士已经累得不行了。

    这一晚,何晨心刚躺下,就进入了梦乡。实在是太累了,不一会儿,呼噜声就响了起来。不单单是何晨心,8班所有的战士都累得一塌糊涂。你可以想象的到,就连何晨心身体素质那么好的人都累得趴下了,更何况是别人呢。但是偏偏就有一个人没有入睡,那个人便是姚小亮,他的脚因为磨破了皮,疼痛难忍。巨大的疼痛让姚小亮一时无法入眠,他一边痛苦地呻吟,一边在那里埋怨着“这个表哥也真是的,不知道照顾一下表弟,看我不跟姑姑说。”

    寝室里非常热闹,呼噜声此起彼伏,还伴随着梦话,磨牙齿。

    姚小亮实在是受不了了,本来就睡不着,再加上这交响乐的袭来,就更睡不着了。这时,他想到了一个可以自我催眠的办法,那还是高中的一个老师教给他的,不过他并没有实践过。平常他都能很轻易地入睡的。今天他决定试一试。

    方法是这样的,就是嘴里不停地数着一只水饺,两只水饺,因为水饺和睡觉谐音。当你在数水饺的时候,潜意识里会觉得是睡觉。

    于是,姚小亮就一只水饺,两只水饺地数起来了。直到数到500只,这时也已经深夜了,姚小亮渐渐的有了睡意,上眼皮和下眼皮在一上一下地打架,终于,成功地闭上了眼睛,成功地入睡了,疼痛也暂时忘记了。很快他就进入了梦乡,梦到自己正在吃一盘韭菜馅的饺子,口水顺着他的嘴角不断地流出来,打湿了枕头。

    也不知睡了多久,姚小亮感觉自己的床上好像坐了一个人。他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啊”的一声惊叫,“钱暴发你怎么坐在我的床上。”还好寝室里其他的人睡得都够熟,没有被吵醒。

    钱暴发并没有回过头来看他,而是继续坐在姚小亮的床上。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钱暴发突然站了起来,爬回了自己的床。他是睡在姚小亮的上铺的。

    姚小亮被钱暴发异常的行为吓到了,他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直到钱暴发的离开。疲倦让他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他又睡了过去。而对于钱暴发的异常行为,事后,他才知道原来钱暴发有梦游的习惯。不过,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天慢慢地亮了,战士们睡得正熟的时候。一阵讨厌的哨声响起。

    “吵死了,怎么这么快就天亮了,”何晨心坐起了身子,眼睛半闭半睁。他揉揉惺忪的睡眼,终于睁开了眼睛。他伸了一个懒腰,发现手脚是那么的酸痛。看了一下时间,才只有5点30。“这可恶的班长,害我手脚那么酸痛,”何晨心一边埋怨着一边不情愿地穿起了衣服。

    陆续地,大家都开始起床了,每个人都是一副痛苦的表情。姚小亮半闭着眼睛,胡乱地穿着衣服。不过神奇的是,他并没有穿错。他穿好了衣服,正坐在床边穿鞋子。这时,钱暴发一咕噜地爬起来,快速地从床上爬下来。没曾想到姚小亮正弯着腰穿鞋子,一只脚不小心碰到了姚小亮的头。

    钱暴发赶紧表示了道歉,姚小亮正要开口骂道,见钱暴发都表达了歉意了,也就算了。

    这时,集合哨又响了起来。战士们加快了速度,快速把被子叠好,把鞋子穿好,匆匆忙忙地跑出了寝室。

    “晨心,你们等等我啊,”后面王忆东手里拿着一根皮带一面系着一面跑了出来。

    姚小亮也落在后面,他的脚因为疼痛一瘸一瘸地走着。

    王忆东看见了,就过来搀扶着他。“谢谢,我自己可以走,”姚小亮感激地说道。

    “没事,我扶着你这样可以走得快一点,”王忆东微笑着说道。

    姚小亮一阵感动,“嗯,谢谢。”

    于是,姚小亮就在王忆东地搀扶下向前走着。前面不远处何晨心他们停在那里等着他们。

    王忆东扶着姚小亮走到了何晨心他们的身边。

    集合哨还在继续吹着,何晨心,走过来对姚小亮说:小亮,我来背你吧。说完,他就要把姚小亮往上背。

    姚小亮摇了摇头,“这怎么好意思呢。”

    何晨心:没关系的,我背你,这样能快点,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姚小亮:可是。他话还没说完,何晨心就背上了他。

    大家快走吧,不然就要被班长骂了,何晨心说完,加快了速度。战友们也随之加快了速度。

    何晨心背着姚小亮,但是速度丝毫不比王忆东他们差。

    不一会儿,八班的战士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集合地。班长姚大东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何晨心放下了姚小亮,再看班长的脸色,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这次好像更加地冷厉了。

    八班战士迅速站成了一排,他们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袭来。

    姚大东看着这班迟到的士兵,严厉地说道:你们怎么迟到了,你看9班的战士早就到了。他还指了指旁边9班。

    “报告,班长,他们都是因为我迟到了,因为我的脚受伤了,是他们帮助我过来的,”姚小亮勇敢地站了出来,大声地说道。

    “哦,是这样啊,那你的脚受伤很严重吗,要不要休息几天,”姚大东缓和了口气说道。

    战士们见班长语气缓和了,就暗暗放下心来。

    “报告,班长,我的脚没事,我能坚持训练,”姚小亮大声地回答,同时他的心里有点喜滋滋的,“这个表哥还是挺好的吗,这么关心我。”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彻底否定了姚小亮的想法。

    姚大东听了姚小亮的话后,满意地笑笑,“既然你没事,那就和他们一起参加训练吧,介于你们刚才迟到了,你们就手脚都负上砖块蹲马步站一个小时吧,以此作为对你们的惩罚。”

    此话一出,姚大东在战士们心目中的形象又坏了几分。刚才还以为他会放过他们了呢,没想到他们极不情愿地在手上脚上分别负上了一块砖头,蹲马步站着。

    才站了一会儿,姚小亮就因为脚痛吃不消了。

    何晨心看着姚小亮摇摇晃晃的样子和痛苦的表情。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报告,班长,姚小亮的脚受伤了,吃不消站了。

    姚大东看了何晨心一眼,说道:这点苦都吃不了,你们当什么兵啊,趁早给我回家吧。

    何晨心还想再说什么,姚小亮打断了他,“晨心,没事,我能坚持住的。”

    此时,他心里对表哥充满了恨意。

    何晨心见姚小亮都说没关系了,就闭上了嘴。

    姚大东站在旁边用冷竣的眼神看着他们。

    8班的7名战士负重蹲马步站在了训练场上,这成了尖刀连早晨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站在旁边训练的士兵不时看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