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39章 智斗歹徒
    后备箱里的何晨心憋得很难受。四周一片黑暗,嘴上又被胶布封上。一时间,何晨心也慌了起来。但是越是这种危险的时候越紧张越没用,只有冷静才能想出办法。聪明的何晨心有着勇敢的精神,他脑子里的鬼点子相当多。

    现在何晨心决定静下心来,运用自己聪明的大脑想着一切可以自救的办法。但是,照现在的情况,逃出去是不大可能了,只能静观其变了。一个8岁多的小男孩能在危险面前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

    何晨心开始注意起外部的环境来。他侧耳倾听,先听到了一阵挖掘机挖东西的声音,接着又听到汽车站里广播的声音,后来又听到了火车轰隆隆的声音。从这些声音里,何晨心判断出现在歹徒已经带着他们驶出了市区。接着,车子开始剧烈摇晃起来,更是验证了何晨心的判断。因为市区里的道路都是很平坦的,只有那些乡间,去郊外的小路才会让车子如此颠簸。

    何晨心现在就是要找机会把这些信息告知给他人。但是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些信息传递出去,何晨心陷入了沉思。小脑袋瓜里开始不断涌现出一些想法。

    与此同时,王忆东在麻袋里也是憋得难受。但是他并没有想着如何自救。巨大的恐惧感已经袭满了他的全身,他现在就担忧是否还能见得到自己的妈妈。想着自己妈妈温暖的怀抱,王忆东流出了泪水。现在要不是他的嘴已经被封住了,他肯定会嚎啕大哭起来。但是这是在遇到危险时最愚蠢的行为。

    车子行驶到一座废弃的桥下,带刀疤的歹徒停下车。两个歹徒先后打开了车门走下车,来到后备箱。带刀疤的歹徒打开后备箱,然后和还有一个歹徒把装有何晨心和王忆东的两个麻袋拎出来。两个人一人一个,都把麻袋扛在了肩上。

    何晨心感觉到自己好像在别人的肩膀上,这下,应该是快要到歹徒的老穴了吧。何晨心想着。

    “叔叔,我要上厕所,”何晨心对着扛着他的歹徒说道。现在可是一个逃离的好机会,错过了,等这两个歹徒把他们扛到了家里,那逃出去的机会就很小了,所以何晨心假装要上厕所,借机逃跑。

    “憋着,”那个歹徒恶狠狠地说道。

    “不行,我要拉出来了,如果你不让我去的话恐怕要拉在你的头上了,”何晨心假装很急地说。

    那个歹徒怕何晨心等会真的拉在自己的头上,那恐怕得要臭死,就把他放了下来,给他松了绑,不耐烦地说:“快去吧,你这小鬼事还真多啊。”歹徒们觉得这么点小的孩子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的,就让何晨心一个人去了。

    何晨心快速跑到了一个草丛中,假装把裤子脱下来,蹲下。一蹲下,何晨心就马上把裤子拉了上去,然后弯着腰小心翼翼地往前爬。

    大约过了好久,何晨心还没有回来。

    “看来,这个小鬼还真是要上厕所,这么久都没回来,不会是便秘吧,”那个没带伤疤的大汉笑着说道。

    “小心为妙,你去看看,这个小鬼挺机灵的,他不像一般小孩子一样,他见到我们居然不怕,”带刀疤的歹徒对着眼前的小弟说道。

    话音刚落,这个小弟歹徒就来到了何晨心上厕所的草丛中,可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他马上意识到了刚才的那个小鬼跑掉了,就马上叫着自己的老大“老大,不好了,那个小鬼逃跑了。”

    “那还不快去追,蠢货,”带刀疤的歹徒怒骂道。

    小弟歹徒听了,赶紧去追。他沿着那个草丛里的那条小路追踪着。一路上都是被人践踏的痕迹,这让这个小弟歹徒一阵窃喜,“这么小的脚印,肯定是那个小鬼的,那个小鬼又不认识路,肯定走不远,”这个歹徒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便加快了脚步。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大草堆,很明显就是被人动过的,这个歹徒绕过了这个草堆,嘴里还自言自语“还想设计我,小孩就是小孩,连个陷阱都做不好”。就在他绕过了这个大草堆,继续往前走着,走着走着,突然,就掉了下去。是他低估了这个小孩,小孩居然用刚才那个大草堆做诱饵,没想到真的陷阱就在前面不远,而且这个陷阱做得比较隐秘,他没注意到,就摔了下去。现在,他只能认栽了。

    他摔下去的那一刻,何晨心就出现了。突然,何晨心有一种感觉,只见他来到了那个歹徒面前,然后对着他,放了两个屁。这个歹徒见何晨心敢对着他的面放屁,便怒骂起来“你这个小鬼,居然敢对着我放屁,老子饶不了你。”说完,他就要往上爬。他一只手伸在坑上的泥上,正要往上爬。哪只何晨心找来一块石头,往他的那只手上用力一下。歹徒缩回了手,然后就摸着自己的手在那里痛苦的叫着。

    何晨心见歹徒这个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他对着这个歹徒吐了吐舌头,便准备转身逃跑。哪知,就在他准备逃跑的时候,那个带伤疤的歹徒赶来了,一把抓住了他。何晨心挣扎着,想要挣开歹徒的手,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带伤疤的这个歹徒把何晨心绑得结结实实地放在一边,然后走到这个陷阱边把自己的同伴拉了上来。“蠢货,这么个小鬼都抓不住,要不是老子来,恐怕你今天就只能呆在这个坑里了吧,”又是一阵怒骂,刀疤歹徒边骂边走到何晨心的面前,然后把绑得严严实实的何晨心扛在了肩膀上,阴笑着说:“小鬼,够聪明的啊,竟敢骗我。”后面那个小弟歹徒,紧跟着自己的大哥。“虽然大哥经常骂自己是蠢货,但至少跟着大哥这几年,都是吃香的喝辣的,所以自己能忍就忍了吧,”这个小弟歹徒心里想着。

    何晨心又被抓住了,这一次,再要逃跑就不能么容易了。

    两个歹徒扛着何晨心和王忆东两个人来到一间破屋子前。刀疤男踢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还有那个歹徒扛着王忆东也走了进去。两个歹徒进去后,把大麻袋放下,然后把何晨心和王忆东放了出来。此时,两个歹徒已经精疲力尽了。而何晨心和王忆东也被憋得满脸通红。还好歹徒给麻袋上扎了几个小孔,不然两个小孩就要被闷死了,到时钱就拿不到了,还要背上个故意杀人罪。刀疤歹徒在那里庆幸着自己的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