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38章 突遇险境
    这天下午,何晨心和王忆东刚走出校门,就被班主任叫住了。

    “你们两个等一下,刚才你们的妈妈打电话给我,说她们今天有点事,让你们在学校里等一下她们,她们要晚一点过来接你们,”班主任对着何晨心和王忆东说。

    “不用了,老师,我一个人可以回去的,”何晨心眨巴着眼睛对着班主任说道。

    “那好,既然你们可以的话,那就先走吧,我等下打个电话给你们妈妈,”班主任刚说完,就被年级主任叫去了,说是要开个什么会。自然她电话也就没有时间打了。

    何晨心便准备迈开步走,他期待这一天已久,每天都是妈妈接送他上学,让同学们都嘲笑了。每当何晨心看见同学们都是一个人上下学,就是一阵羡慕。于是,他也跟妈妈说。但是,被妈妈否决了,原因是他还小,一个人走不安全。尽管他会说:“有忆东和我作伴的,”但是妈妈还是不同意。今天,终于有这个机会了,何晨心自然很兴奋。

    “晨心,不太好吧,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王忆东对着正准备向前走的何晨心说道。

    “忆东,放心好了,我可是有功夫的哦,”说完,何晨心还晃了晃他那小拳头。

    “可是”王忆东还是担忧道。

    “你不走我可走了,胆小鬼,”何晨心不满地说道。在何晨心的眼里,王忆东是一个很瘦小的伙伴,经常被别人欺负,而自己总是帮他。

    何晨心向前迈开了步子。王忆东见何晨心还是走了,便也跟了上来。何晨心见王忆东跟上来了,拍拍他的肩膀:“这样才对吗,我们是时候学会独立了。”何晨心的口气,就像是一个大人一样。

    王忆东点了点头,随着何晨心的脚步快速地向前走着。

    他们两个人在街道上行走。一路上,形形色色的各类事物吸引着这两个小学生。

    这种一个人的滋味真是舒服啊,何晨心觉得天气仿佛都变得更好了。平时妈妈跟着,总是很不自由。风儿迎面出来,就像抚摸着孩子的脸颊,旁边花儿绽放,就像是在庆贺。何晨心的心情很好。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向他袭来,而旁边的王忆东自然也没有感觉到。

    何晨心回家必须经过一条偏僻的巷子,今天他像以往一样走进这条巷子,只是今天他没有妈接送,只有王忆东的陪伴。

    “你们两个小鬼给我站住,”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叫住了何晨心他们。

    何晨心转过了头,看见对方丑陋的嘴脸,便知来者不善。正想要拉着王忆东快速穿过巷子,突然又一个大汉挡在了他们前面。只见眼前的这个大汉比刚才那个大汉还恐怖,头上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小鬼,还想跑”。说完,他就要过来抓何晨心。

    王忆东见到这场面,早就吓得动弹不得了,而何晨心就显得镇定的多。虽然何晨心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但是他的表现不免让眼前两个大汉有点吃惊。

    其中一个大汉指着何晨心问道:“小鬼,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吗。”

    何晨心嘻笑道:“你们又不是鬼,我害怕什么啊。”

    “那这样你怕不怕啊,”只见那个有刀疤的的大汉亮出了一把匕首,在何晨心眼前晃来晃去。

    这时,一边的王亚东已经吓得脸都紫了,直拽着何晨心:“晨心,他们有刀,我害怕。”

    何晨心这时心里面也隐约有点害怕了,但是还是故作镇定地说:“两位叔叔,你们想干什么啊,我们两个小孩子可没有什么钱啊。”

    两个歹徒见何晨心他们都害怕了,就大笑起来,“你这个小鬼,说对了,我们就是要钱,你们是没钱,那你们的爸爸妈妈总有钱吧。”

    说完,两个歹徒阴险地对他们笑着。同时,两双大手向他们伸过来。

    “停”,就在那双大手快要抓住他时,何晨心叫了起来。那个歹徒被眼前孩子莫名的一叫给惊住了,他的手停在了半空。那个歹徒有点不耐烦了,“你想干什么啊,现在好像不是你说了算的吧。”

    “歹徒叔叔,你不是想要钱吗,可是我们家没有什么钱的,”何晨心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少废话,我绑了你们,看你们爸妈会不会给钱,”说完,两个歹徒就把两个孩子抓住了,何晨心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又看看这条偏僻的巷子里实在是无法求救,只好乖乖顺从。只是,他的脑子还在飞速地旋转着。而王忆东则是傻傻的站着,他已经被这两个歹徒吓傻了。

    两个歹徒把何晨心和王亚东绑了起来。王忆东已经在哭了,一边哭着,一边嘴里还在叫“妈妈”。

    “别吵,一个歹徒的一声怒吼,吓住了王忆东。王忆东继续哭着,只是只有嘴巴在那里翻动,不敢发出声音。

    而旁边的何晨心知道现在哭喊已经没有用了,就安慰着旁边的王忆东,两个歹徒不放心这两个小家伙,尤其是何晨心,就用黑胶布把他们的嘴给封住了。接着,两个歹徒把两个小家伙装入了随身携带的大麻袋,扛着他们走向了停在巷子外的一辆白色面包车。

    两个歹徒打开了面包车的后备箱,把装有何晨心和王忆东的大麻袋扔了进去。然后,便关上了车门。很快,车子便发动了。

    车里,那个脸上有伤疤的大汉驾驶着车。旁边,那个大汉笑眯眯问道“大哥,你看我们今天是不是捞到了一大笔。

    “也许吧,等一下打电话给他们的父母,我说个价钱看他们的反应吧,”那个带有伤疤的大汉猥琐地笑道。

    “还是大哥聪明,我这辈子跟着大哥真是跟对了人,”那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大汉开始拍马屁起来。而那个刀疤男倒是听得非常舒服,直夸旁边的大汉聪明。

    两个歹徒一面说着,一面笑着。车子向着郊外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