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特种兵归来之铁骨军魂 > 章节目录 第34章 为己所用
    陈善明不幸牺牲了,但是,行动还没有结束。红细胞小组的特战队员们还需要把沧海国和朝云国的军事基地摧毁。

    何晨光来到了一架战斗机前,看着眼前的战斗金,突然,有一个想法涌入脑海“飞鹰不是会开飞机吗,让他开着敌人的战斗机然后炸敌人的飞机坦克,岂不是更好,又省力又高效。”于是,何晨光把正在坦克下安放炸弹的宋凯飞叫了过来。

    “猎鹰,怎么了?”宋凯飞疑惑地看着何晨光问道。

    何晨光笑而不语,伸出手指了指眼前的战斗机。

    宋凯飞感到不解,问道:“你指着战斗机干嘛,又不是我们的,难道你想把战斗机搬走啊,上级不是命令我们把敌人的军事基地给摧毁吗,再说就是要搬我们也搬不动啊。”

    何晨光摇了摇头,笑眯眯地看着宋凯飞说道:“飞鹰,你不是飞行员吗,你觉得战斗机是拿来干嘛的啊。”

    “战斗机当然是拿来轰炸的,”宋凯飞不解地说道,刚说完,他顿时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开着敌人战斗机的战斗机炸敌人自己的东西吧,这个想法真是妙啊。”宋凯飞继续说道。此时,他的脸上满是兴奋。

    何晨光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这样。”

    宋凯飞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没问题,这是我的强项,那我准备开始了,你和大家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吧,离得远一点。”说完,宋凯飞爬上了战斗机。很快,他便发动了。

    何晨光见状,马上把自己的战友叫齐,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他们很快,便跑到了安全区域,远处的树林里。他们可不想被自己人开飞机炸死。而徐天龙早就背着陈善明来到了这里。

    宋凯飞见队员们都离开了军事基地,便准备起飞了。飞机在宋凯飞熟练的作下,很快便飞到了空中。宋凯飞惬意地驾驶着飞机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后,就开始干正事了。毕竟正事不能忘啊,宋凯飞驾驶着战斗机从军事基地上飞过,不断向着基地发射炮弹。炮弹落在地上炸开了花,基地上的飞机和坦克在炮弹的猛烈轰击下,不情愿地化成一堆废铁。

    轰炸还在持续,现场一片壮观的景象。宋凯飞不断按着发射键,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整个军事基地变成了一片火海,基地上的飞机和坦克在一眨眼的功夫便全部摧毁。基地上还不时发出几声人痛苦的哀嚎声,那都是中枪还没死的敌人发出的。但是,很快爆炸声便盖过了这些哀嚎声。

    现场的火爆场面,让特战队员感到很振奋。当然,何晨光也没有忘记发射信号弹。信号弹飞上天空,发出耀眼的光,那是胜利之光。

    宋凯飞还在接二连三地发射炮弹。好像还不过瘾。突然,飞机一阵颠簸。原来是飞机的油箱爆了。情况很是危急,如果不能马上降落,飞机就会爆炸。那到时,宋凯飞恐怕连尸骨都没有了。可是,现在安全降落是不可能了。就在这危急时刻,待战斗机飞到远处的林子上空,宋凯飞从战斗机上跳了下来。随着他的下降,降落伞打开了,宋凯飞慢慢落下,最后挂在了一棵树上。而那架战斗机则是撞上了远处的山峰,坠毁了。“还好,跳得快”宋凯飞心里想到。

    “好险啊,”大家都为宋凯飞捏了一把冷汗。宋凯飞自己也有点胆战心惊的了。

    何晨光和队友们把宋凯飞从树上救了下来。接着,由何晨光背着陈善明的遗体返回部队。虽然他们成功地完成了任务,但是陈善明的牺牲让他们的心情无比悲伤。

    一路上,红细胞小组的成员们都沉默着。

    雪狼突击队这边看到发射的信号弹后,知道红细胞小组成功了。吕翊也兴奋地马上发射了一枚信号弹。

    龙岩镇外围军队大部队,他们终于等到了信号。一个个都燃烧起了强烈的斗志。在首长的命令下,军队大部队开始攻击了。

    战士们像猛虎下山,朝着敌人进攻。一时间,枪声四起。

    沧海国和朝云国的军事基地被摧毁,指挥部被端,让这些沧海国和朝云国的士兵们都丧失了斗志。他们军心涣散。很快,军队大部队便攻入了龙岩镇,把属于龙朔国的领土夺了回来。而这些异国的侵略着知道胜败已分,都放下了枪,乖乖地投降了。

    龙岩镇重新插上了龙朔国的国旗。这个龙朔国的资源大镇又被龙朔国人民军队夺了回来。

    此时,天也已经亮了。军队战士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龙岩镇的百姓锣鼓喧天,好一片喜悦的气氛。

    正在逃亡的沧海国指挥官金正雄听到了这锣鼓喧天声,知道大势已去,再怎么执着也没有用了。现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回到沧海国,但是龙朔国人民又怎会轻易地放过他这样的侵略军呢”。不过,沧海国指挥官看了看旁边的崔馨,脸上露出了坏笑。

    这时,雪狼突击队的吕翊和陈勇追上了沧海国的指挥官。雪狼特战队员端着枪对准了敌人。“不许动,放下武器,龙朔国军队优待俘虏,”吕翊对着眼前这个肩扛将星的沧海国指挥官说道。

    同时,敌人也举枪对准了吕翊他们。那个沧海国的指挥官还卑鄙地拿崔馨做人质,用枪顶着崔馨的脑袋,威胁着龙朔国特战队员。

    沧海国指挥官还叫嚣地说道:“有种你们就开枪。”说完,他顶着崔馨的枪更加用力地压着她的脑袋。

    吕翊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虽然他不知道眼前这个被挟持女人是什么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个女人肯定和自己的国家有某种联系,不然这个沧海国军官是不会拿她来做人质的。这个沧海国军官还没有愚蠢到这个地步。

    就这样,两方对峙着。吕翊不敢开枪,敌人就更加不敢开枪了。就这样僵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