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同人动漫 > 替嫁狂妃惹邪王 > 第704章 晔与蓝姬终成眷属(四)

第704章 晔与蓝姬终成眷属(四)

    她是殿下的属下,而闻人晶妙是殿下的女人,蓝姬漂亮的眼眸低垂着,她静静地等待着百里晔的回答。

    只要他一声令下,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殿下,妾身也是为了蓝姬好,她一个女子,都十八岁了,还没有人家,妾身想给她找个好夫君啊!“

    闻人晶妙尽捡好听的说,她杏仁眼中波光粼粼,楚楚动人的脸带有一丝委屈。

    “行了,闻人晶妙,本宫的人不需要你管。”百里晔不耐烦地打断闻人晶妙的话。

    闻人晶妙给蓝姬找婆家,他心头为何会有一丝莫名其妙的难过。

    难道他对蓝姬的感情已经变质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他爱的人是小霜儿,不是蓝姬。

    百里晔用力地甩头,他想甩掉他心中的想法,他被他的想法吓了一跳。

    “殿下,您别责怪闻人侧妃,都是蓝姬的错,蓝姬确实不应该呆在太子府了。”

    蓝姬瞧百里晔的表情阴晴不定,她有些失落。

    她要的不是百里晔处罚闻人晶妙。

    处罚闻人晶妙有何用呢,只不过是增加闻人晶妙对她的厌恶罢了。

    贱人,真恶心,谁让她求情了,闻人晶妙淡漠地瞪了蓝姬一眼。

    “谁让你离开了!”

    百里晔听闻蓝姬要离开,他又莫名其妙地生气。

    殿下可能爱上这个贱人了,瞧他的模样,像是和情人吵架赌气的模样。

    此时此刻,闻人晶妙把蓝姬和百里晔二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心里越来越感觉得到害怕,如果蓝姬嫁给了她的男人,她将怎么打败蓝姬。

    “殿下,我。”

    蓝姬垂眸,不敢看百里晔那张发怒的脸。

    她不明白百里晔为何生气,她离开,不是他希望的吗?

    一向缠人的她离开也是好事啊!

    在场的还有蓝姨,她是过来人,她从百里晔的言语中,得知百里晔对她的女儿并不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这是转机吗?

    蓝姬那么爱殿下,殿下似乎也对蓝姬有所改观。

    百里晔意识到他的失态,他收起冷冰冰的表情。

    稍微缓和地说道:“蓝姨,你们先休息。”

    “闻人晶妙,你跟我走。”

    言罢,他把闻人晶妙叫走。

    走出妍灵居后,闻人晶妙一直慢吞吞的,她总和百里晔保持一定的距离。

    今日,她来找蓝姬,确实有些鲁莽,她真应该听语蝶的话。

    当时,她发怒,也是因为蓝姬刺激到她,换成是任何人,面对自己的情敌,都不可能淡定的。

    “闻人晶妙,本宫不希望你做第二个马锦绣,如果你想在太子府呆一辈子,就好好听话。”

    以前,殿下为了胡染霜,处罚了马锦绣,如今,他为了蓝姬,喝斥她。

    无论是胡染霜,还是蓝姬,在殿下心中都有位置。

    她闻人晶妙呢,在他心中到底处于什么地位?

    闻人晶妙眼神黯淡,酸楚的情绪涌上喉咙。

    “殿下,您如果喜欢蓝姬的话,妾身祝福您!”

    闻人晶妙假装大度,她故意试探百里晔。

    闻人晶妙无意的一句话唤醒百里晔内心深处的情感,他在反问自己,他爱蓝姬吗?

    为什么蓝姬说她要离开,他会着急,会难过,难道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喜欢上蓝姬吗?

    “其实,妾身看得出来,蓝姬姑娘对您情深意重,妾身之所以找蓝姬,也是嫉妒她。”

    百里晔不说话,闻人晶妙再次开口。

    “你回去吧!”

    百里晔缓神,他让闻人晶妙退下。

    妍灵居!

    蓝姨坐在桌边,她轻咬嘴唇,叹息道:“今日一闹,我们和闻人侧妃之间没那么融洽了。”

    “娘,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悄然离开,殿下也不会为难。”

    蓝姬自责地道,她是女人,她理解闻人晶妙。

    门口,小黑笑着走了进屋,他奉染霜之命,前来百灵国撮合蓝姬和百里晔。

    刚才妍灵居发生的事儿,他都知道了。

    “蓝姬,晔太子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蓝姬母女见小黑忽然到访,她们笑着起身迎接。

    “小黑公子,你什么时候来的?”

    蓝姬嘴角抿起一抹微笑。

    “我刚到啊!我本想先找晔太子的,但我想起蓝姨煮的饭菜,便想先过来蹭饭。”

    “灵公主他们都还好吗?”蓝姬又问。

    “好着呢,她不放心你和晔太子,让我过来看看,其实我美女师父希望你和晔太子在一起。”

    小黑坐下后,他笑着端起散发出清香的茶盏。

    灵公主希望他们在一起吗?

    蓝姬仿佛看到了希望,刚才小黑说殿下喜欢她,这是真的吗?

    “蓝姬,你为晔太子做了那么多,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今日,晔太子生你的气,说明他在乎你,如果他心中没有你,他干嘛要生气啊!”

    小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蘑菇头。

    “小黑公子,我去你准备吃的。”

    蓝姨微笑着让小黑和蓝姬聊,她亲自去准备膳食。

    “娘,告诉殿下一声,说小黑公子来了。”

    蓝姬想把小黑来太子府的消息告诉百里晔。

    。。

    小黑在妍灵居待了一刻钟后,他又去见百里晔。

    见到老朋友,百里晔很是高兴。

    “小黑,小灰呢,他没和你一起来吗?”

    小黑摇头。

    “小灰桃花源修炼,我是奉我美女师父之命过来监视你的呢!”

    霜儿让小黑监视他做什么?

    百里晔疑惑地看着小黑,等待小黑解惑。

    “监视你的婚姻大事啊,你身边没个贴心的女人,她不放心你,你也知道我美女师父只有你这么一个哥哥,你现在连个太子妃都没有,她自然担心你啊!”

    他明白霜儿啥意思了,霜儿是想让他和蓝姬在一起。

    “对了,晔太子,我美女师父说,希望她孩子满月的时候,你能给她带去好消息。”

    在小黑和魅的面前,百里晔没有隐瞒,他把他复杂的情绪告诉他们二人。

    他们二人觉得这是好事。

    “殿下,属下认为您和蓝姬在一起的话,是我们百灵国的福气,蓝姬深明大义,聪慧机智,是太子妃之人选。”

    魅拱手作揖道。

    “魅,你真觉得我和蓝姬合适吗?”

    百里晔认真地问。

    “我觉得非常合适,您想想看,有那个女人会不顾自己性命,为您做那么多事情。”

    小黑附和道:“蓝姬嫁给您,她会是一个很好的妻子,她会帮助您匡扶江山,替百姓造福。”

    用完膳食已经天黑了,小黑和魅二人一起商量如何撮合蓝姬和百里晔。

    蓝姬那边倒是没问题,最主要的是搞定晔太子,只要晔太子点头,这桩婚事准成。

    小黑灵光一闪,他忽然想到一个主意。

    “魅,如果想要晔太子和蓝姬在一起,那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魅好奇地问。

    小黑双手靠在桌子上,身子往前倾,用极低的声音道:“生母煮成熟饭。”

    “小黑,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把他们弄在一起,然后让殿下对蓝姬负责吗?”

    魅明白小黑的意思,他大体转述一遍。

    小黑正是这个想法,只有这样,才会让害羞的二人勇敢地面对他们的感情。

    某个风高月黑的夜晚,小黑和魅二人开始秘密进行,他们负责找百里晔喝酒,等把百里晔灌醉之后,小黑用法术把蓝姬弄晕。

    他们精心布置一番,造成蓝姬和百里晔也发生关系的假象,待到第二日,百里晔醒来,他揉揉眼睛,发现自己身边有个半裸的女人。

    他十分吃惊。

    蓝姬怎么在他的床上。

    此刻的蓝姬还在昏睡中,根本没醒来。

    蓝姨进屋找蓝姬,她手里的铜盆连同温水顿时落在地上。

    哐当一声,水花四溅。

    糟糕,蓝姬怎么和殿下睡在一起了。

    蓝姨真不知道该退出去,还是该叫醒蓝姬。

    门外偷窥的小黑和魅正高兴呢!

    。。

    过了会儿,蓝姬醒来后,她也感到惊讶!

    百里晔早已穿好衣服,站在她的床前。

    蓝姬脸颊火烫,殿下出现在她的屋内,到底怎么回事?

    “你岂穿戴整齐,我在外面等你。”

    百里晔已经知晓怎么回事,小黑和魅干的好事,虽然他没要了蓝姬,但他碰过她的肌肤。

    虽然被人设计不开心,但他也明白了他的心,他是喜欢上蓝姬了。

    既然如此,就娶了蓝姬吧!

    如果他不娶蓝姬,将来也要娶其他女人,蓝姬对他极好,和她一起生活,也不会乏味。

    蓝姬穿戴好后,她来到妍灵居前厅。

    百里晔认真地对她道:“蓝姬,我愿意负责,我会娶你。”

    “殿下,我们之间没什么啊?”蓝姬摇头,她想不起发生什么事儿。

    妍灵居没外人,百里晔把小黑和魅联合起来设计他们的事儿告诉了蓝姬。

    同时,他也表明他的态度,他娶蓝姬是真心的。

    幸福的泪水从蓝姬的眼眶落出,她等到花开了,殿下娶她,不光是为了负责,而是有点喜欢她。

    “殿下,您请慎重,蓝姬身份低微,配不上太子妃之位。”

    蓝姨知道如果百里晔要娶蓝姬当太子妃,很多人会反对。

    “蓝姨,我决定的事儿没人敢反对。”

    百里晔不在乎蓝姬的身份,既然选择了蓝姬,他便会护蓝姬周全。

    整个百灵国,是他百里晔说了算,就算是闻人晶妙的老爹也不敢阻拦他。

    蓝姬等待的爱情之花开花了,她从平民变为尊贵的太子妃。

    百里晔坚持娶蓝姬,百灵皇上一点也没反对。

    朝中大臣虽然有怨言,但一想到蓝姬背后还有个祁月皇后撑腰,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为难蓝姬!

    (亲们,离殇新书已开,书名:《弃后不承欢:邪帝滚开》;他是腹黑霸道的东陵帝王,同时也是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暗夜魔尊;她是现代世家女强人,却惨遭迫害,失足穿越成他的弃后,一朝风云变,她被打冷宫,本想决心韬光养晦,带着空间过逍遥日子,却惹来他的纠缠不休!她隐忍咬牙抗议,“冷宫弃后没有伺寝义务!”他长臂一伸,邪笑着将她揽入怀中,“那就重新入主中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