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最狂野的都市婚姻:合同夫妻 > 章节目录 第50章 网络奇缘
    一个星期后,苗苗作为公选新上任的副处干部,派到青海市干部学院学习,为期一年。

    苗苗去青海干部学院学习后,杰瑞总会隔三差五的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苗苗,但苗苗却没有了原来那般雀跃、欢喜心情,每次接到杰瑞的电话,苗苗的声音都显得异常冰冷和平静。

    青海干部学院的学习安排紧松适宜,上午三个半小时课,下午一个半小时的讲座,晚上自由活动。

    每到晚上,同学们都三五成群的打扑克或玩麻将,苗苗这几年疏于这类游戏,也就没兴趣参与,更多的时候,苗苗就是一个人呆在宿舍里上网。

    这一天,学友们如往常一样,吃完饭早早的开桌玩牌、打麻将。

    “苗苗,打不打牌?”同寝室的学友章岚风寻问道。章岚风是与苗苗一起公选上来的副处干部,现任江海市物价局的副局长。

    “不了,你们去吧。”苗苗摆了摆手,拒绝了寝友的邀请,一个人立于阳台处,观望夕阳西下。

    天边白云似粼,泛着金色的光芒,辉映着整个大地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黄晕,远处群山葱郁,近处小桥流水,苗苗一个人落寞的欣赏这黄昏的美景。

    不知在阳台处站了多久,苗苗才回到了寝室,听到隔壁和周围传来的“唰唰”的麻将声和三五成群的谈笑声,苗苗突然感到陌名的寂寞,打开电视,六点半时分,不是新闻就是广告,苗苗烦闷地又关了电视,打开了电脑,登入、上线。

    苗苗一上线,就看到了杰瑞的头像亮着,看到苗苗上线,杰瑞很高兴,立即就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来。苗苗想到杰瑞与张炫那段感情,想到张炫还怀了杰瑞的孩子,苗苗心里就一阵酸痛,她觉得她与杰瑞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她必须疏远与杰瑞的关系,她要遗忘他,忽视他,直到不再爱他。

    苗苗不仅没有回复,还把杰瑞拉进了黑名单,删除。

    “铃铃铃——”,苗苗的手机响起,一看来电,是杰瑞打来的,苗苗没有接,丢置床上,任其一遍遍的呼叫。

    苗苗百般无聊的进入一些聊天室,看到个个聊天室活跃沸腾、不停的滚动着各种字幕。

    “有谁找聊吗?”

    “有寂寞少妇吗?”

    “征聊:成熟风趣高素质男士”

    “今夜无眠,今夜无眠,如果你想聊伴,请务必找我”

    “大家好,我是新成员,刚学会上网,今夜很烦,我想找个聊伴。”

    看到聊天室的聊天框里不停滚动着这类似的聊天语言,苗苗才明白,这个世上寂寞无聊的人不是只有自己一个,而是有太多人像自己一样,灵魂无处寄存,四下飘荡。

    苗苗又退出了聊天室,纷杂的聊天内容,不过是孤独与寂寞的对话。

    苗苗知道,沉限于这样的聊天室,只会让自己更加迷惑和无助,快餐式的情感节奏,难以产生琴萧合一的共鸣,这种纯欲望的释放和排泄,会让灵魂更加无以安放。

    苗苗需要的是心跳、心动、心怡,这就需要思想的共鸣和志趣的相投。

    苗苗又如往常一样,开始踩空间,苗苗很久没有踩人家的空间,直到步入一个叫“瑞玉”的空间,才驻步停下,瑞玉的文章有一种傲世的苍凉美感,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渲泻,词句绚丽磅礴,内涵深刻寻味、情深百转千回。

    “擦肩而过的感动,犹如来自深海的畅意呼吸,在我即将窒息的时候你倾吐着来自肺腑的温馨,四目相对的柔情我却看不见你的眼神到底含蕴了多少凄凉的故事。

    你真要走吗,就在尚未转身的瞬间邂逅,你真的无法停留吗,就在我泪流满面的月光中。

    我知道

    你知道

    我没有理由

    你绝不回头

    哭吧哭吧不是罪

    笑吧笑吧真是累

    唯一的只有期待

    我成为守株待兔的注解

    唯一的却是离开

    你成为掩耳盗铃的释怀

    是你吗

    咫尺天涯

    是我啊

    天涯咫尺

    无法拒绝

    独自期待

    梦里相思

    枕边徘徊

    期待是一种罪

    回来是一种醉

    为罪

    唯醉”

    苗苗读到这篇诗句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深深的被这篇文字所打动。

    苗苗正想着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时,左下角弹出一条请求加为QQ好友的信息,并有一行文字提示:高山流水,知音何求?

    苗苗好奇的点开了对方的资料,网名叫瑞玉,再点开其空间,原来正是自己所驻步停留的空间。

    苗苗很惊喜,不加思索就点了同意,苗苗的好友栏里立即跳跃着一个叫“瑞玉”的网友。

    打开聊天框,弹出一行字:互访了你的空间,很清晰。

    “随意涂鸦,难登大雅,有幸拜读你的大作,更是羞煞。”

    “这是心语的独白,琴萧合奏的渴求。”

    “萧声鸣呜、百鸟哀叹,自引来无数凤吟”

    “曲高寡和,但求知音醉。”

    “独孤求醉”

    “是你吗?”

    “是我吧!”

    “你的眼里写满忧伤,我的心间装载愁肠,孤独与寂寞的对话,铸造开启心门的钥匙。”

    “茫茫夜色,何处停泊飘荡的游魂?”

    “一叶孤舟静侯寂寞的心语。”

    “茫茫网海,跳跃着无数孤独的灵魂,一叶小舟能装载几回?”

    “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滔滔江水,奔流不息,何以分辨要取的那瓢在何方?”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文字是心曲的无意泄露。”

    “也许只是一个无意的闯入者。”

    “但却是天意邂逅。”

    “你我素昧平生。”

    “但感觉神交已久,时间不是开锁的必要条件。”

    “酒香需要时间的酝酿”

    “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于坛边守望。”

    “花开花落,这是第几春?”

    “春夏秋冬,本是季节的轮回。”.......

    这一晚,苗苗与这个叫“瑞玉”的网友一直聊到凌晨两点,同样的孤寂和苛求完美,让两人瞬间谱写了共同的心曲,苗苗很久没有这样和一名陌生男子通宵达旦聊天,他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呢?他是做什么的呢?苗苗带着满腹的疑惑和新奇,关机、下线,躺进了被窝里。

    从认识这个叫“瑞玉”的网友后,苗苗那颗悲伤的心慢慢得到了修复,不再总回想着杰瑞与张炫的过往。杰瑞虽然隔三差五会拨打苗苗的电话,但苗苗总是冷淡回答几句,就挂了,破碎的爱情,难以修复,又何必执留不放呢。

    上完课后,苗苗没事就上上网,苗苗上网的兴致越渐浓厚,因为总会在线上与“瑞玉”不期而遇。

    “瑞玉”很忙,苗苗是知道的,“瑞玉”有些喜欢她,苗苗也是知道的。

    心的再次雀跃,让苗苗对未来憧憬万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又过了半年,在这半年时间里,苗苗与叫“瑞玉”感情急骤升温,心的沸腾、血的热涌,让两人每分每秒思念着对方。

    苗苗至今都不知“瑞玉”是做什么的,“瑞玉”也从来没有问过苗苗是干什么的,苗苗只知道“瑞玉”在南海,苗苗见过“瑞玉”的视频,很男人味的一个北方汉子,博学多才、超凡脱俗、卓尔不凡,苗苗在“瑞玉”是眼里也是一个千娇百媚、情感细腻小才女,苗苗与“瑞玉”是相聊倾心,情趣相投。

    学习培训结束,苗苗带着满心的欢喜回到了江海市。

    下了飞机,苗苗打了辆的士,直奔家里,路过百福乐大商场时,车子从杰瑞的身边擦肩而过,苗苗一眼瞄见了杰瑞,从反光镜里,苗苗看见杰瑞正一手拿着奶瓶,一手推着个婴儿车,车里躺着一个五个月大的小孩,快一年未见杰瑞,杰瑞显得有点沧桑和疲惫,苗苗猛然发现杰瑞今天与穿行街道中的其他男人没有任何区别,原来看他身上的光环在此刻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苗苗知道婴儿车里的小孩就是杰瑞和张炫的,因为在青海干部学院培训时,就听寝友章岚风说过,章岚风的丈夫是江海市财政局李副局长,章岚风告诉苗苗,张炫在监狱里生了一个小孩的事情早在江海市财政局传开了,前一阵子,杰瑞与张炫的绯闻再次成了江海市财政局工作人员热议的话题,好在杰瑞调离了财政局,要不然又得站在流言蜚语的风口浪尖。

    令苗苗迷惑的是,看到这一幕,苗苗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心痛的感觉,苗苗没有叫的士司机停下。杰瑞推着婴儿车渐渐消失于人流中。

    苗苗到青海培训后,杰瑞的心里就空落落的,杰瑞烦恼的不是苗苗的离开,而是苗苗的心境变化,从那次看守所里打来电话,告知张炫怀孕之事后,苗苗对他的态度突然之间就变得异常冷淡,杰瑞也明白苗苗的心思,她这是由爱生怨,由怨生冷。怪不得她,只能怪自己。

    杰瑞也很矛盾,他想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去重新获取苗苗青睐,但就是无法自控的想她,忍不住地去拨打她的电话.

    半年前,张炫在监狱的医院里产下一个六斤多重的小子,生出后的第二天,杰瑞就到看望张炫,并把出生不久的小孩带了回来,杰瑞为小孩请了个保姆。周末只要有空,杰瑞就会自己推着孩子出来兜兜风,因为他答应了张炫,一定会好好的抚育这个小孩,毕竟这也是自己的骨肉。

    苗苗回到单位后,到各个部门一一打了招呼,但唯独没有同杰瑞打招呼,杰瑞是最后一个知道苗苗回来的,当杰瑞出现在苗苗办公室门口时,一脸落寞。

    “回来了,怎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呀。”

    “迟早会见到,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

    “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我接不接,并不重要,你好好照顾你的小孩才是最重要的。”苗苗的语气很冷淡。

    “你都知道了?”

    “恩,迟早要知道。”

    “我前晚打你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个事情,单位组织去南海旅游。”

    “真的?”苗苗突然兴奋的叫道。

    “恩,真的,”看到苗苗这么兴奋的样子,杰瑞心里有了一点满足和成就感,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苗苗在他面前露出开心的表情,每次面对杰瑞都是冷冷的、淡淡的,没有一丝温度。

    “什么时候去?”苗苗急切的问道。

    “这个星期四呀,你赶得最好了。”看到苗苗如此兴奋,杰瑞有点不解,苗苗出差、旅游机会也不算少呀,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激动呀,又不是第一次外出旅游。但看到苗苗开心的表情,杰瑞失落的心情也一扫而光,杰瑞哪里知道苗苗这段时间以来心理变化,他更不知道苗苗激动的原因不是因为有机会出去旅游,而是因为他们要去的城市有一个男人叫“瑞玉”。

    南海旅游?这是天意的安排?苗苗感觉他与“瑞玉”的相识就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定数。那晚,在线上,苗苗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瑞玉”,“瑞玉”也激动万分,并告诉了苗苗手机号码,叫苗苗到了与他联系,他要带苗苗去看南海最美丽的大海,一起欣赏落日余辉,这是苗苗与杰瑞在梦里无数次憧憬的场面。

    苗苗下线前,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瑞玉”,这是苗苗第二次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网友,第一次是杰瑞。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显示着刚存的名字“瑞玉”。

    “喂,你好”,苗苗有点紧张,第一次与“瑞玉”通电话,苗苗本能的用极其娇柔的声音问候。

    “你好,亲爱的。”手机里传来一个浑厚富有磁性的男性中音。

    “见面,感觉会有点紧张啊。”

    “不会的,只会比感觉更好,你的声音非常好听,像百灵一样的清脆悦耳。”

    “见了我,看到一个歪瓜裂果怎办?”苗苗打趣道。

    “歪瓜裂果才最甜,我只看背影和躯身里装载的灵魂。”

    “但愿是最美的遇见。”

    “一定,旷世之美,绝世之恋。”

    “期待。”

    “等待。”手机里一阵静默,苗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阵阵传来,与自己“砰砰”的心跳遥相呼应。

    苗苗怕对方查察到自己的慌乱,忙掩饰地说道:“那好,我挂了,南海相见。”

    “好的,静候佳音,想你,好好睡一觉吧。”

    苗苗挂了电话,坐在床沿边,默默的发呆,真得开始下一场爱情之旅吗?

    南海的金海滩,海水连天,碧波万里,无数的男男女女在海里追嬉玩耍,同事都纷纷换上了泳装,奔赴在大海里嬉闹、欢腾。

    苗苗一行人是今天下午两点到的南海,他们旅游的第一个景点就是金海滩。

    苗苗没有下海,站在海边的一个岩石上,观望着壮阔无边的大海,听着海水轻柔地拍打岸边岩石,一波又一波,缓缓地、温柔地,像是母亲在哄睡着自己的婴儿。

    苗苗的心里有丝忐忑,又很期待,苗苗在等“瑞玉”的电话,因为“瑞玉”告诉他,今天下午他得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他不能缺席。“润玉”叫苗苗安心等待,开完了会,他会第一时间打苗苗的电话,“润玉”告诉苗苗,他会来接她。

    “苗苗,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没有跟他们一起下去呢?”杰瑞不知几时出现在苗苗的身后,意外的声音把苗苗吓了一跳。

    “呵,你几时窜到我身后来了,把我吓了一跳。”苗苗用手拍了拍胸脯,平熄着受惊的心。

    “不好意思,惊了你。”

    “没事的,只怪自己太沉醉。”

    “是呀,我远远地站在你身后老半天了,你也没有发觉,想什么事这么出神呢?”

    “没有,只是欣赏风景,风景很美。”

    “是呀,真的很美,人生最好的意境就是对美的追求。”

    “纷杂世事,能有多少人抛开名利诱惑,去追求这种纯粹地美?”

    “苗苗,我们还能从新开始,共谱美的篇章吗?”

    苗苗转过了头,一脸平静的望着杰瑞,淡然地反问道:“你说,我们还可能吗?”

    杰瑞沉默了,他没有信心,也没有资格去回答。

    “我曾以为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无数个夜里,我都是默念着你的名字枕入梦乡,同居半年,我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自以为找到了一条无爱婚姻的出路,却没有想到,繁华盛宴不过是一场虚幻,这不是你一人的错,我知道,身居官场中人,你很难拒绝各种名利的诱惑,从小到大的功利教育,自上而下的浮华追风,让我们很难看清自己所思所想,要什么,追求什么?我们总是在利诱面前迷失自我。与你相处的日子,潜伏在你心中的名利欲望,总让我掠过一丝不安,生怕有一天,你会为此拂袖而去,没有想到,不长不短,半年时间,你选择了她。我是一个女人,我不求在功名上大富大贵,但我苛求一份完美的爱情,有人说人生光有爱情是不够的,但于一个女人来说,爱情是她的生命,而你却残冷的撕碎了。没有想到我们会在新单位再度重逢,这也许就是是命中定数,为我们的旅程划上一个句话。打碎的玻璃,再怎么修补,都找不到最初的美感。爱情的悲哀之处不是生死离别,也不是遥隔两地,而是你站在我对面,我眼望着你,心中却没有了一丝波澜。”苗苗说完这话,迈开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

    海风吹来,细发飞舞,苗苗知道身后有一道酸楚的眼光依然在失神呆望,苗苗知道,从今以后,身后的这个男人对自己而言就是路人甲或路人乙。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起,苗苗一看来电,正是“瑞玉”的。

    苗苗按下接听键,就听到手机里传来浑厚的男性中音。

    “亲爱的,在哪呢?我到了金滩海岸的大门口。”

    “天啦,就开完了会?你怎么没有提前打个招呼呀”,“瑞玉”从天而降让苗苗紧张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门口。

    “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让你措手不及。”

    “讨厌啊,这样子。”苗苗有点娇羞。

    “来吧,我的小羊羔,大灰狼在门口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你。“

    “怕啊,有点害怕啊”

    .......

    苗苗脸上挂着难掩的甜蜜笑容,耳贴着手机,迈着轻盈、幸福的步子,朝大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