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九歌·绿衣 > 章节目录 第29章 绿衣·樛木(4)
    “请母后饶她这一次,别再加重这宫中郁积不散的怨气了。”淇葭恳求道,“大公子年幼,不能失去母亲。孟筱虽然行事乖张,偶有犯上言行,但真正忤逆之事也不敢做。此番她是犯了大错,但若我们从轻发落,以德报怨,她也应会从此收敛,不会重蹈覆辙了。”

    太后神色一肃,扬声喝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你以为这宫里的怨气是你的德行可以消除的?怨气的源头是这宫中人那一颗颗满怀欲望的心,与你对她们的态度无关,只要你居于中宫一日,她们便不会停止对你的怨恨!”

    淇葭一怔,噤口不言。太后便又和缓了语气,道:“大公子有孟筱这样的母亲倒不如没有,否则被她教导长大,终不免会长成个狂妄贪婪的小人。孟筱换药意在夺嫡,我们必须赐她死,杀一儆百,让宫中人都看到,这便是敢存夺嫡之心者的下场。”

    当太后步入孟筱的囚所时,孟筱已哭闹得精疲力尽,此刻披散着一头凌乱的长发,正神情萎靡地坐在囚室一隅发呆,而一见太后,她暗淡的双眸又瞬间点亮,手脚并用地冲来,扑倒在太后足下,一边磕头一边道:“太后明鉴,那香料真不是我加的呀……”

    太后漠然道:“我知道。”

    “啊?”孟筱愣了愣,旋即满心欢喜地问,“太后已查明真相?那是来放我回去的?”

    太后不作声,转首一顾随行的溪荪,溪荪手托白绫上前,对孟筱道:“筱夫人指使小妤夫人侍婢私换王后药物,以致王后早产,嫡子夭折,罪不容诛。念其为王长子生母,且免车裂凌迟之刑,太后赐白绫一丈,请夫人即刻自裁。”

    孟筱坍坐在地,半晌后回过神来,哀哭道:“太后你明知我是冤枉的,为何还要我死?”

    太后冷冷道:“你也不冤罢?当初害死容夫人时,可曾想到有一****也会以同样的方式为他人顶罪致死?”

    “容夫人……”孟筱喃喃问道,“太后也知道这事?”

    “宫里兴风作浪的人多了,让我在北苑也不得安生,只好找一两双眼睛帮我盯着。”太后垂目一扫她,道:“这些年你害的宫人不止一个两个罢?我现在才跟你计较,倒算是便宜你了。”

    “几个宫人算什么?”孟筱忽地一仰首,盯着太后忿忿道,“太后你自己当年害死的人更不知有多少!”

    “没错。”太后竟然坦承,“所以我不在乎多害你一个。”

    孟筱哑口无言,须臾垂下头去,哭得越发伤心了:“太后让我顶罪,是为了婉妤么?王后明明是她害的,再嫁祸于我,太后你为何不惩罚她而要我死呀?”

    太后简单作答:“你死比她死好。”

    “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孟筱且泣且诉,“在你把持朝政时,是我陪伴在大王身边,在他读书时为他焚香,在他小寐时为他披衣,在他为你的政令感到恼怒时从旁好言劝慰……大王曾经那么信赖我,亲近我,所以你便对我心生敌意,后来故意利用王后,把大王从我身边夺走……”

    “你未免太抬举自己了罢?”太后一哂,“你有何德何能,让我以你为敌?纵然你煞费苦心地故作善解人意状,勾引子暾,自荐枕席,但生子之后,即得意忘形,那小心掩饰的本性逐渐暴露在他眼前,令他失望厌烦,这才是你失宠的原因。子暾爱王后的学识才华,也会为婉妤的温和柔顺所动,而你能拿出什么留住他?是贪婪虚荣,还是毒蛇般的嫉妒心?”

    孟筱连连摆首:“大王唯一的儿子是我生的,要求日常用度有别于其他夫人又有什么错?嫉妒心宫中女人谁没有?太后你为什么单单盯着我,这般冤我害我?”

    太后一道冰冷锐利的目光直刺进她眼眸:“你想要的仅仅是日常用度有别于其他夫人?生子对你这样的人来说真不是好事,白白给了你一个做国母大梦的枕头。我掌管先王后宫时是杀了几个人,但她们多半跟你一样,自有可杀之处,而我听政期间,促耕织,兴水利,赈灾济贫,休养生息,以此救活的臣民是我所杀人数的千万倍,最后交到子暾手里的是一个安定富庶的国家。若你做国母,必以国家为己私器,穷举国之力亦难足你一己私欲。幸而你没那命,空有夺嫡野心,却无母仪天下的胸襟与智慧。虽成日勾心斗角,思量着害人,却又愚笨如猪,连用药使胎儿由女变男这种谣言你也信,活该被人利用。我不怕与你明说,今次这事,我冤的就是你,害是就是你,因为不冤你冤谁?你不死谁死?”

    孟筱听她语意坚决,自知已无生望,呆跪片刻后,泪落涟涟地朝太后伏拜道:“太后,能让我见大王最后一面么?”

    太后干脆地答:“不行。大王日理万机,没工夫见你。”

    孟筱随即又恳求:“那让我见见我的孩子。”

    太后仍不答应:“大公子此刻在读书。”

    吩咐溪荪赐白绫后太后转身欲走,孟筱膝行上前,一把拉住她广袖袖口,泣道:“太后,求你让我见见栻儿,只见一面就好,这是我最后的心愿,请太后成全……”

    太后不理,命她放手,孟筱不肯,死死抓住,凄然哀求:“太后,太后,这孩子是我最后的牵挂,也是我的命啊!好端端的谁会愿意去害人,我所做的坏事不都是为了他么?太后既为大王母亲,应该会明白的呀!身为未嫁女儿时,谁会想到自己会变成今日的样子……”

    听了最后这句话,太后微微一动,侧首垂目瞥了孟筱一眼。

    孟筱窥见希望,又泣不成声地继续说:“现在,我只求能再看他一眼,以让我了无牵挂往赴黄泉,请太后成全,请太后成全……”

    她一壁抓紧太后袖口,一壁不停地躬身叩首,哭得肝肠寸断。溪荪见她状甚可怜,遂对太后求情道:“看在她养育大公子多年的份上,太后恩准她母子再见一面罢。”

    太后犹豫了一下,终于颔首,低声嘱咐了溪荪几句,然后对孟筱道:“一会儿溪荪会带你去见他。放手。”

    孟筱这才松手,兀自哭着,朝启步离开的太后下拜。

    溪荪随后命侍女取来洁净衣物给孟筱换上,让人给她梳妆,并小心掩盖哭过的痕迹,觉着妆容与平日无异了,再唤入太后适才遣来的医女,递一碗煎好的药给孟筱。

    “这是什么?”孟筱惊惶而戒备地问。

    “安神药。”溪荪答,见孟筱似不信,又道,“太后没必要对夫人下毒。”

    孟筱默想片刻,一咬牙,将药饮下。须臾,但觉咽喉与舌头发热肿胀,大惊之下欲问溪荪缘故,一张口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喉头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夫人别担心。”溪荪淡淡解释,“这并非毒药,不过饮下后会有半日不便说话。”

    孟筱知太后这是不欲她与儿子说任何话,心下大恨,却也不敢流露,只默默点头示意明白。

    溪荪又道:“太后吩咐,筱夫人见大公子时不能流下一滴泪,否则处以腰斩之刑。夫人记下了么?”

    见孟筱再颔首,溪荪便带她出囚所,前往公子栻居处。

    栻正百无聊赖地背日间所学的书,伏在案上几欲睡着,忽见孟筱走来,顿时大喜,连蹦带跳地跑出去迎接,拉住母亲手问道:“娘,你这两日去哪里了?我怎么都寻不见你。”

    孟筱弯下腰,抚着七岁儿子的脸,想回答却发不出声,鼻中一酸,差点就掉下泪来。记起太后的话,只得尽量睁大眼睛,止住泪意。

    溪荪从旁和言对栻道:“大公子,筱夫人嗓子疼,无法说话,这两日正在诊治。可惜宫中太医无能,治不好这病,所以夫人要出宫另寻良医治疗,会离开一阵子。”

    栻闻言问:“那我能跟母亲一起去么?”

    溪荪道:“不可。公子还有许多书要读,未便离宫。”

    栻想了想,对孟筱道:“那娘先去,我赶紧把书全念了,再去找你。”

    孟筱一恸,一把搂住儿子,埋首在他肩上,两滴终于溢出的泪悄然浸入栻衣物纹理中。溪荪恻隐心起,转首避过,也不多说什么。

    随后栻又笑逐颜开地跟孟筱说了些这日发生的事,孟筱含泪看着,不时颔首。少顷,溪荪忽觉栻不再说话,遂转头去看,发现孟筱正拉着栻的手,在他手心比划什么,而栻神情颇困惑。溪荪立时警觉,当即过去扶起孟筱,道:“夫人该启程了。”

    孟筱挣脱,两手捧起儿子的脸,定定地凝视着,像是要把他容颜的每个细节一笔笔刻入心间。

    溪荪略略提高了声音:“时辰已到,车驾在外等候,请夫人启程。”回首一顾,两名侍女上前,左右搀扶着孟筱,半强迫地带她离开了这个院落。

    回到囚所,孟筱接过白绫,原本呆滞的脸上忽然呈出一丝诡异笑容,她伸出右手,一指后宫的方向,然后立起手掌,扬起后重重挥下,做出斩落的姿势,口中含含糊糊地反复说两个字。溪荪细看她唇形,终于辨出她说的应是“报应”,便蹙了蹙眉,而孟筱朝她挑衅地一扬首,衔那抹阴冷的笑,拖着白绫,一步步走入了那间即将成为她生命终结处的囚室。

    恍惚之间,又见三春盛景。后苑繁花似锦,空气中融有植物芬芳的气息,淇葭踏着茸茸浅草缓缓前行,触目所及处,冰绡般的花瓣漫天飞舞。

    前方有婴孩啼哭声隐隐约约地传来,指引着她探入花树深处。终于她止步,眼前一位着绿衣黄裳的女子含着温柔笑意朝她转身,怀中抱着一个小小婴儿。彼时浅金的阳光自花树枝桠间梳过,而背景中那洁白的唐棣正开得惊心动魄。

    她只觉这女子面容甚熟悉,像是婉妤,然定睛一看,又惊讶地发现仿佛是自己。两人不同的眉目交替浮现又融合,令她不免有一阵迷惑。

    她走过去,从那微笑的女子手中接过婴儿。而那孩子已停止啼哭,吮着细藕般的手指,在她怀里沉沉睡去。她看着他可爱的睡态,但觉心中一片安宁。

    须臾,她抬头,那女子已然不见,而周围响起断断续续细碎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低声私语。她四处张望,天色倏地黑了,让她辨不清来时的方向。

    悚然一惊,淇葭睁开眼睛,才发现幔帐四合,自己仍躺在宫室中。

    原来只是个离奇的梦,她想。但似乎又不尽于此,那细碎私语声仍在继续。她从言者话语里依稀听到婉妤的名字,末了还有一声轻微的叹息。

    “母后,青羽,是你们么?”她问。

    幔帐掀开,她看见那帐外私语者果然是太后与青羽。

    “这么快便醒了,怎不多睡会儿?”太后和言问。

    淇葭未答,但问她:“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太后与青羽相视一眼,一时都不说话。淇葭再问,太后迟疑地看看她,欲言又止。

    “我听见你们提婉妤,”淇葭便直问,“她出什么事了?”

    青羽垂首避开她询问的目光,而太后沉默良久,终于告诉她:“她自中宫回去后一直哭泣而拒不进食,昨天晕了过去,我让医女去瞧,医女说……她有身孕了。”

    这一语听得淇葭怔了半晌,然后问太后:“她现在仍不进食么?”

    太后点点头:“今日我让人强喂她些粥,但都被她吐了出来……看她的样子,竟是不想活了。”

    淇葭默然,好一会儿才又启口唤青羽,淡淡吩咐:“你去告诉她,能做母亲是上天对女人最大的恩赐,不要轻易放弃。”

    青羽随即前往,片刻后回来,禀道:“小妤夫人听了王后的话泪落不止,然后说她希望再见王后一面,她有几句话想对王后说。”

    淇葭摇摇头:“我不会再见她。”

    青羽遂让一内人前去传话,而内人回来复命时则道:“小妤夫人坚持求见王后,说王后若不想见她,可以仍旧垂下幔帐,她在外说完那几句话即告退。”

    太后听了劝淇葭道:“那几句话不知有何重要,她一定要告诉你。你就隔着幔帐听她说罢,否则她伤心之下只怕会做出些傻事。”

    淇葭黯然一叹,颔首答应。

    少顷,婉妤在两位内人搀扶下前来,在垂合的幔帐前行了拜礼,再跪下,含泪说:“姐姐,我对不起你。即使你不说,我也无颜再见你,从今以后,我会避到你看不到的地方了此残生,绝不会再惊扰你。”

    她深垂首,不想让一旁的太后看见此刻她凄楚的神情,然后手抚上自己腹部,小心翼翼地轻声问:“但是,我可不可以把我这个孩子留下来,留在你身边?”

    太后微微睁了睁目,而幔帐内依然寂静无声。

    “这孩子我本来是不想要的,”婉妤继续说,“我对他的来临毫无准备,而且也根本不想生孩子,刚知道这事的时候我简直不知如何是好……我不知该怎样对他,我并无把握我会像爱含苾一样爱他。可就在我即将服药以结束妊娠时,忽然想起亲蚕那****上车时手护住腹部的样子,和你那时的微笑……我还是留下了他。感觉到他在我腹中一天天长大,我也发现我越来越爱他。但是现在,我已对姐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穷尽我半生亦难赎清。我爱这孩子,不想他一出生就活在母亲的罪孽中,甚至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有我这样的母亲。所以,姐姐,你可不可以帮我抚养他,就当是给我最后的怜悯?”

    她抬起泪眼静静等候,而良久都未听见淇葭答话,她失望地垂下眼帘,又道:“我自知罪孽深重,但这孩子是无辜的,他的生命还那么洁净,我不想让他跟我长大,让我身上的阴影沾染到他。姐姐,你可以接受他么?能否替我好好教导他,让他长成一个像你一样霁月光风的人?”

    仍未等到淇葭的回答,婉妤愈显悲伤,不住叩首,泣道:“除此以外,我再无所求。姐姐,请你收下他,我会用我余生的每个日夜为你们不停地祈福……请姐姐垂怜,请姐姐应允……”

    “你回去罢,”太后这时发了话,“我替王后答应你。”

    婉妤一怔,然后转身拜谢太后。礼毕又面向淇葭床榻方向,举手齐眉,再屈膝跪下,行稽首大礼。

    “此去永相别,婉妤恭祝姐姐永平安,长喜乐,福履绥成,寿考绵鸿。”她尽量呈出一点微笑,说完这句话,再起身,一壁拭泪一壁徐徐后退,退了十余步才转身朝外走,但仍不舍地频频回顾。

    将至门边时,似乎有人在幔帐内一牵,那帘幕便泛起了一层水般涟漪。婉妤即停住,满含希望地等了等,而那厢终究再无声息。

    许是风吹的罢。婉妤眸光暗淡了下来,步履飘浮地,最后一次离开这间熟悉的宫室。

    待婉妤身影消失后,太后过去看淇葭。幔帐一开,但见她斜倚在床头,颦眉闭目,颊上尽是泪痕。

    又过月余,太后见淇葭已渐痊愈,遂起驾回北苑,并命婉妤携含苾同往。

    启程之前,婉妤再去飞燕居饲燕,见院中有株乔木枝繁叶茂,而树干上葛藤蔓延萦旋,密密累结,便立于其下,看得出神。

    含苾的乳母抱着孩子过来提醒她出发,见状便问:“这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夫人怎么还这样看呢?”

    婉妤若有所思地道:“回头让人把葛藤解开罢。”

    乳母不解道:“树葛共生也是缘分,何必硬要解开?何况分开后葛藤又该如何存活?”

    婉妤不答,黯然走出这飞燕回旋处,但听两扇门在身后嘎地合拢,她微微一颤,只觉心里有什么东西也随之截断。

    半年后,溪荪怀抱一个新生的男婴自北苑来,交给王后淇葭。翌日,樗王子暾对外宣布这孩子为王后嫡子,并为其命名为“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