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男人向左,婚姻向右 > 章节目录 第53章 终点又回到起点(4)

第53章 终点又回到起点(4)

    即将分别的愁绪也堵在陆川胸口,他用力地在水池子里搓洗着小碗,小碗在他的拇指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在犹豫,他在思考,可是,他也无能为力!

    他洗过碗走出来,径直走到床头坐下。我还是紧紧盯着他,他的目光却有些躲避了。他是一个容易流泪的男人,而此刻,他没有流泪。我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脚,轻轻地踢了一下陆川,说:“不许发呆,不许沉默,不许严肃。”

    我的脚被陆川捉住,他细细地抚摸起来,这只脚真美,我都自我陶醉了。脚美得圆滑匀称,美得细腻精致,美得玲珑剔透,美得隐隐约约,美得韵味十足,白皙的皮肤,调皮的脚趾。

    “亲一口。”我慢慢把脚抬起来,伸到陆川面前,被子滑落下去,露出我雪白的小腿。

    陆川缓缓低下头,亲了一口。电流传来,袭击了身体的某处。他慌忙站起身来,对我说:“不许调皮!生病也不老实。”而我脸颊已经绯红,他急步向门口走去。

    “哥哥,你去哪儿?”我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出去抽烟。”

    “不行,不准抽!”我说着从床上下来。

    “出去小便。”

    “不行,不准小便。”我已经站在陆川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乖,有点急。”陆川躲避着我火辣的目光。

    “不准,就不准。”说着我踮起脚,用唇挡住了陆川的唇。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如果,我不去做点什么,我担心自己将来会后悔,为此,我甘愿遭受一切良心和道德的谴责!

    有些道理说出来是一回事,可是做起来,是另一回事,我只想不让自己遗憾后半生。

    陆川举起双手,想要挣脱出我的拥抱,却落下去,将我抱得更紧了。

    突然,停电了,房间里骤然一片漆黑。窗外不知何时狂风大作,啪啪地吹着窗户,仿佛是一头野兽趴在窗户上挣扎,不冲进来就会把窗玻璃砸碎。

    窗外已是一片银色的世界,在无尽的夜幕下,房顶、院落、街道、树木都成了雪的世界。

    房内,两个年轻的身体死死纠结。

    窗外,大雪飞舞。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从天空中撒下来,变成美丽的白色的蝴蝶,一只只飞着舞着歌着笑着,争先恐后地落在病房的窗户玻璃上,又忽然暗哑了,静悄悄的,一动不动地看着房内犹如春天一般温暖的景色,夏天一般火热的呼吸。

    一缕灯光,穿过窗户玻璃上爬满的白色蝴蝶,射进房内,射在床头,射在两只紧紧相扣的手上。男人的手,那么黑,那么大,那么粗;女人的手,那么小,那么细,那么白。

    两只手握紧,握紧,握紧,猛然松开,又再次握紧,并且更紧了。

    电来了,病房内又恢复了明亮。我的额头上挂着汗珠,绯红的腮边停着几颗晶莹的眼泪。陆川爬上去,想用唇温干,却被我挡住,我轻轻地说:“我自己来。”

    我擦去了脸上的泪花,冲着陆川轻轻地笑了一下:“宝贝,过来点,你肩头上有个什么东西。”

    陆川伏过来,我却猛然在陆川的肩头狠狠地狠狠地咬了一口。陆川的嘴角咧了一下,却没有叫出来,而是笑了,那笑,如同我在他肩头咬出的花朵一样灿烂。

    陆川端起这张忧郁而美丽的脸,他顿了一下,捋了捋我的头发。

    “陆川!外面下雪了,看到了吗?”我欣喜若狂。

    “嗯,看到了。丹丹,你看见白色的蝴蝶了吗?”

    “嗯,看到了,好美哦!”

    “我想唱歌给你听。”

    “嗯。”陆川把我搂在怀里,还是重复着轻揉我的发丝,眼神里浓浓喜悦掺杂着淡淡的哀愁。我低声吟唱,声音很轻,我看到玻璃窗上无数只雪白的蝴蝶翩翩起舞,像是细数着离人的憔悴。

    白蝴蝶

    破茧翩飞

    千年轮回红粉泪

    白蝴蝶

    独照风情

    春残花落叶枯萎

    白蝴蝶

    飞花点翠

    细数残菊心憔悴

    白蝴蝶

    白裙轻舞

    冷艳柔情香自醉

    风尘如昔情难追

    两鬓秋霜独妩媚

    美丽传说终扑火

    一寸相思一寸灰

    葬尽落花风尘间

    为谁相思为谁怜

    败花随水不复恋

    失魂落魄雁不归

    落叶残枝不相随

    千秋复还依轮回

    第二天,陆川走的时候,我假装睡着,我拜托静瑜去送他。

    又过了几天,我出院回家。我和陆川依然保持联系,所不同的是,我和他不再有任何暧昧,虽然他还是偶尔称呼我亲爱的或者宝,但是,我们不会再做对不起家庭的事。我们心照不宣,我们的联系更加频繁,我们一起写小说,一起讨论家庭琐事,不过真的只是像亲人一样。

    在一次空间访客里我还发现了他的老婆,我和他的老婆居然也成了朋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之前自己都理解不了的事情,居然我也做了出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和陆川真实在一起过。

    后来的日子,我和静涛依然相敬如宾,我知道,我们分开是早晚的事。可是,这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就在庆祝浩雨拿到全省少年儿童书画大赛二等奖的那天晚上,一切又有了转折。

    一家三口吃完庆祝宴,回到家浩雨就睡着了。我正在沙发上打盹儿,静涛突然抱起我,把我放到卧室的床上。他轻轻把我放下来,我闻到了他身上久违的气息,有点舍不得撒手。原来,我是如此贪恋静涛的怀抱,这份安全感能让我的心瞬间安稳下来。

    可是,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享受这个温暖的怀抱。我的眼泪再也掩饰不住,两行热泪已经纵横到我的双颊。静涛放下我刚想起身,我就勾住了他的脖子。我依然闭着眼睛,静涛可能看到了我的眼泪,他伸出手,慢慢在我的脸上滑动,我感觉出,他手掌粗糙的纹理在我的脸上游走,一寸也不放过。

    我欠起身子,双手把静涛的头按下来,我的双唇牢牢地吻住了他的。静涛丝丝地喘着粗气,我的眼泪顺着我的双颊滑落到唇边,一股湿咸的味道涌动出来。静涛的吻雨点般落下来,他像是一只啄米的小鸡,迅速吻掉我的每一滴眼泪。

    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静涛的模样。静涛的双手牢牢地撑住,把我笼罩到他的身下。我微闭双眼,两只手伸到我的文胸挂钩上,这时,静涛却摇了摇头,制止了我的动作。

    他的唇角轻轻扬起,然后两只手把我从床上捞起来,拿了一只靠枕放在我背后,给我垫好。我充满疑惑地看着他,他却微微一笑,然后说:“丹丹,你听我说,有件事,我必须说清楚。”

    “嗯。”我重重地点点头。

    静涛拉过我的手,在他的手心里轻轻捻动我的手指,他说:“我和你已经分居有快两年的时间了。我不在乎这一朝一夕,我想让你心甘情愿地给我,我想让你彻底原谅我。我真的错了,或许不应该叫错,是我始终不能真正懂你要什么。我以为我照顾你很好,你就应该快乐。我床上功夫过硬,你就应该幸福。我没能真正走进你的内心,我不求你的原谅,这一切,若不是你铁了心地离开我,我也不会懂。”

    “静涛,是我对不起你,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就在我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静涛用手捂住我的嘴,他不许我继续说下去。

    “丹丹,你做的任何事情我都能原谅,只要想到上天几次要把你从我这里要回去,一切事情,我就都能释怀。丹丹,只要有你,一切都来得及。谁都理解不了将要失去你时,我的感受。我后悔死把钱看得那么重,哎……不提了,以后咱家的钱你来管,你愿意给哪个爸妈花就花……”

    静涛说到这儿,我故意的开心地笑,然后插了一句说:“老公,真乖!奖励一个。”我在静涛的脸上迅速落下了一个吻。静涛并不理会我,继续煽情地和我说话。

    “人的一生,快乐的痛苦的事情都能体验到,那才叫完整的人生……我等你,等你真正回来……”好长的一段话,我从来没有听到过静涛如此煽情的表白。我真的想说,静涛,是我做错了,是我!可是,我不想总是提那次出轨,我知道那是男人的底线,不能总是触碰。

    我始终保持着微笑倾听的神情,一番话下来,我对静涛说:“怎么变得这么煽情啊,好肉麻……”

    静涛擦了擦他已经微湿的眼睛,又咧开嘴笑了,他说:“我之前就会煽情啊,你忘了我给你写的一摞情书了吗?”

    我站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重新站在静涛的面前。我先是咯咯笑了一阵,然后打趣道:“静涛,告诉我,这段时间闲着呢没?”我的语调里充满了情欲的色彩,声音腻腻的,充满了挑逗。

    静涛不说话,他只是嘿嘿地笑。

    “那你是怎么解决的?实话说!”我把静涛扑倒在床上,之后就嘻嘻地笑起来。

    “高科技的充气娃娃呗。”静涛的笑也充满了诡秘的色彩,他居然害羞得脸红起来。

    “好啊,正好梦影打电话说她要开一家夫妻用品店,我给她捧捧场买一只充气娃娃送给你!”我始终保持着轻松快乐的笑容,静涛的心情明显也大好。

    “好啊,要会叫的。”静涛拿了一只抱枕,挡在额前,意思是我肯定要拿东西砸过去,他好做好防范。

    “不行哦,会叫的太费钱了!这样吧,买个便宜的,我负责叫!”说完,我笑成一团,静涛也哈哈大笑起来。

    静涛还陶醉在我们俩毫无芥蒂的打闹中,他轻轻在我脸上啄了一下,说:“丹丹,你能这样,真好!”是的,有些事不是非要挑明了说,我这样做的态度就是告诉静涛,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把握现在很重要。

    日子转瞬即逝,忙活过年,忙活走亲访友,我和静涛如年轻的情侣一样,形影不离,真的找到了当年热恋时候的感觉。就连浩雨都嫉妒了,有时候故意挡在我和静涛之间。

    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正月的喜事连连。我的《半夏之恋》被一个出版社看中,速度惊人地和我签约出样书,让我着实得瑟了一下,但是,这仅仅限于我和静涛之间的快乐,对外,我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太多了。

    彻底结束了这段不该的背叛,我像是卸下千金重担。电压力锅停止工作的信号“滴滴”地响起来,我赶紧跑过去看,排骨炖好了,一股肉香四散开来,紧接着我又开始照着菜谱,手忙脚乱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