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男人向左,婚姻向右 > 章节目录 第52章 终点又回到起点(3)

第52章 终点又回到起点(3)

    “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快点,我有点急了,忍不住了。”我使劲推了推陆川。

    “我就是不出去,我不会像他那样听你的话,上个厕所怕什么?”陆川又开始嬉皮笑脸了。

    “懒得理你。可是,我求求你了,别人在,我真不好意思,以后慢慢适应,好不好?”

    “哈哈!好吧。”

    陆川站在洗手间的外面,当他听到抽水马桶的水声,他大声说:“我进去了,开门。”我懒得和他斗嘴,就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接下来,刷牙、洗脸,甚至我稍稍地打扮了一下自己。陆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笑嘻嘻的,倒是不多一句话。可是,我刷牙的时候,一阵阵地恶心、干呕,他慌乱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一手扶住我,一只手下意识给我按摩脊背。

    “丹丹,这是怎么回事?一直这样吗?”他只顾着用宽大的手掌在我的背部来回摩挲,其实他的按摩没有啥作用,可是,我没有拒绝。我满嘴牙膏,由于恶心眼泪都出来了,我说不了话,只是摇了摇头,示意陆川别说话。

    梳洗完毕重新躺到床上,我还是有点恶心,腹中空空的,也许吃点东西会好一些,经验这样告诉我。

    “陆川,去打饭吧,我想吃粥、吃咸菜。你吃什么自己买吧。”

    “为什么会这样恶心呢?每天都这样?”

    “不是每天,这是药物副作用,最近的气雾剂用量比较大而已。”

    “只能忍着?不能采取点措施?”

    “已经在用药水漱口了,可能没有更好的办法。没事的,这不算什么。”这倒是真话,每次的药物副作用,不仅仅是干呕,还有药物对胃的刺激,我也经常会呕吐、反酸、胃疼。再就是大量用激素导致钙严重流失,四肢疼痛、走路无力。严重的时候还会有比疼痛更难受的烦躁不安,那感觉更是痛不欲生。胳膊、腿放到哪里都不对劲,站着不是,躺着也不是,那是活生生的煎熬。

    “那我去了,你自己能行?”他拿起饭盆,他不知道此刻是陪着我好,还是按照吩咐去打饭。

    “没事,我饿了,想吐也没有东西,快去吧。”我再次催促他。

    “嗯,等我。”陆川拿着饭盆出去了,临出门他还是不放心,又回头看看我。照顾残疾的妻子自己已经轻车熟路,可是面对我不一样的情况,他显然有劲不知道往哪里使,所以,他就想一步也不离开就好。

    听到了一阵电话铃声,我顺着声音找了一下,原来是陆川的电话在响。他急匆匆出去没带电话,就丢在另一张病床上了。我没有理会,任凭电话肆意地叫嚣着。我对陆川的电话从来都不好奇。

    电话停了没一分钟工夫就又响起来,我感觉到可能对方有急事,至少待会儿自己要转达这个电话打入时间吧。所以,我好奇地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果然上面跳跃着的字是:家。

    第三次电话铃声我确认是自己的电话。

    “喂,丹丹,我是陆川的老婆。我不知道陆川是出于什么原因不接我的电话,请你转告他,我焦急万分地等他的电话呢!务必转告,谢谢!还有,你身体没事的话,催他早点回来,拜托!”

    为什么陆川的老婆也有我的电话?我很好奇。可是,我没力气多想。

    “粥来喽!丹丹等急了吧?”

    “你家里的电话,很急,第三次打给我的,你快回个电话吧。”

    “哦。”

    陆川回拨了电话,对方说什么我没有注意,只听陆川说了一句:“你等我,我稍后给你再打过去吧。”说着陆川挂掉了电话。

    “丹丹,自己吃吧。待会儿陪你,我出去回个电话,不吵着你。”他边说边往外走。

    “有急事需要处理吗?很棘手,很严重?”我连忙问。

    “没有,别多想,就是几个技术问题,要啰唆好半天的,你吃吧,我去了。”不多想是不可能的,我感到真的很异样,总觉得很不对劲。虽然陆川的表情伪装得很好。

    我穿上拖鞋,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我打开门探出头,可是没有发现陆川的影子。我更加焦急,顺着陆川讲电话的声音来到了水房的门口。我伸长脖子望了望,果然是陆川背对门口讲着电话。我迅速缩回脑袋,身体贴在墙上偷偷听陆川讲电话。

    “你先别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陆川尽量平息自己的语气。

    “你说什么?儿子病了?”

    “你说什么?很严重的流感?”

    “别急,是我,是我不好,不该这个时候离开。”

    “我确定丹丹没事就尽快赶回去,好吗?”已经不必再听下去,我慢慢地走回病房,我的预感不会错,是陆川的儿子病了。从陆川嘴里我知道,他老婆是知道我的,并且是知道我和陆川的关系的,这叫我情何以堪!说不定人家是怕我寻死觅活,出于同情才允许她老公来看我的。

    我木木地躺在床上,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按了床头的铃声叫了护士给我重新扎好吊瓶。我闭上眼睛,两行热泪顺着面颊流到嘴边。细细体会着湿咸的泪水,心里波涛汹涌。

    此刻的我像是一个罪人,也像是一个小丑。我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我自认为很善良,可是,由于我的任性,陆川千里迢迢来看我,他儿子如果真有个什么好歹,叫我怎么活下去?他残疾的妻子正在独自守着生病的孩子,难道这就是我的仁慈和善良吗?

    陆川到底爱不爱我,真的不重要了。真的爱我的话,我们能冲破重重障碍在一起吗?不能。答案那么肯定,我和陆川不能单单为了自己而活,他不能,我也不能!想想浩雨,再想想他生病的儿子,我愧疚极了,自责极了。

    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和陆川只有在网上的缘分,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奔波于遥远的两地之间。我更加没有勇气抛弃我的儿子跟他远走天涯,原来,网恋离开网,真的没有恋的可能。

    我后悔对爱那么执著,那么纯粹,我混淆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分不清梦境和真实生活的区别,原来,真的是我错了。

    我给两个家庭带来了致命的灾难,我真的罪该万死!

    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样多余过,想到这里,我有立刻跳下楼去的冲动。我再一次拔下针头,走到窗前,这是三楼。我想,跳下去会不会立刻死掉呢?要不去顶楼?我木木地向门口走去,每一步都逼近死亡。我刚推开门,就看到一个护士一路小跑地穿梭于各个病房忙碌着。我想起自己曾经昏迷数日醒来时医生、护士句句鼓励的话语。那么艰难才活过来,怎么能这样轻生呢?

    不,还是不能死,如果这样死了,陆川更不能很快回去。还有孩子,我想浩雨了,不,不!我又一步步退回到床上,四肢颤抖。

    经历了几次生死,多少次死亡线上的挣扎都熬过来了,为什么这个时候这样想不开呢?我庆幸自己还能理智地面对生命,我应该比一般人更懂得生命的珍贵,怎么能说死就死呢?

    陆川回到病房,我迫不及待地说:“快回去吧,好吗?”

    “没事,刚接到电话,儿子没有大碍了,一开始的时候高烧总是不退。”陆川看着我说。

    “真的吗?”

    “真的。”

    “陆川,其实我知道有很多事你是骗我的,我不计较,但是,以后不许骗我了,好吗?”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癌症的事是假的,公司破产的事也是假的,很多都是他编出来的故事,就是为了赢得同情。不过我知道,他对我的感情不是假的。

    “我……我不是东西……”陆川抱着头,不敢抬头看我。

    我看得出,陆川想坦白一切,我打断他说:“不许说了,我知道,我心里已经很清楚。不过我也知道,你以后不会骗人了,不会骗任何人了,对吗?”

    “嗯,丹丹,真的是你让我懂得做人要善良,对人要真诚,真的。”他低着头,但我还是看见他羞红了脸。

    “不只是我,我想这次你能来,又要花钱又要耽误时间,她是知道的,对吗?”

    “嗯,一来我茶饭不思,二来她也担心你出啥事。”他慢慢抬起头,我示意他再次到我床边来,我始终看着他,他抿了抿嘴唇,移到我床上坐下。

    我抓住陆川的手,说:“嗯,替我谢谢她,也真心谢谢你。亲爱的,你能在我生病的时候来看我,说明你不是为了得到我才见我,这已经令我很知足,没有枉我爱你一场。”说完,我朝他轻松地笑笑。

    陆川依旧深情地看着我,他几乎用牙齿咬出几个字:“丹丹,我爱你!”接下来,我们又拥抱到一起,他的眼泪濡湿了我的肩膀,正如我的眼泪濡湿他的肩膀一样。

    不知不觉间,夜幕降临,窗外的路灯在寒风中摇曳着灯光,一片片的雪花落下来,随风舞动。

    我靠在床头,被子里的双手抱着膝盖,如水的眼眸紧紧盯着陆川,分秒不离。陆川举着一个蓝色碎花小碗拿着小汤勺轻轻地在碗里搅了搅,慢慢地在碗边舀了一勺稀饭,放在唇边吹了吹,又小心翼翼地喂到我嘴里。我两眼眯眯笑着,啊啊的,故意把嘴巴张得老大。看着我香甜地吃饭,陆川的眼角眉梢也堆满了温柔的笑意。

    “吃饱了。”我把手抽出来,隔着被子拍了拍肚子。

    “不行,最后两口了,吃完!”陆川站起身,双眼盯着我,装出父亲盯着女儿的样子。

    “真不吃了,饱了。”我嘟着嘴,用嘴唇抿住勺子,不让陆川拿走。

    “吃了嘛。乖!”陆川温柔地说。

    “我是乖?”我把勺子放到陆川手中的碗里,歪着头问道。

    “当然是,你不是,谁是?”

    “谁的?”

    “我的。”

    “我爱你。”

    “我更爱你。”

    陆川站在床下,我坐在床头,目光交融,有一道柔波流过彼此的身体。我看着这个男人,我打算用一生来爱的男人,心底仿佛有一把小刀在慢慢割着,转瞬间,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嘿嘿,哪么严肃干吗?洗碗去,洗干净啊,洗不干净重洗。”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也知道,这快乐就要离我而去,我的心一下下地抽动着,不滴血,却只是莫名的悸动,一种不能触碰的疼痛感袭击而来。